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多年后的夜里,你掩面哭泣,青春的灯火若即若离,是谁让你一生怀疑,是谁守着最初的誓言站在原地,谁在天堂谁在地狱,谁在年轻的梦里一直找你。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慕容雪村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那年,她女扮男装。进入宫廷,学习画画。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无人知晓她的女儿身份。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人们都以为,这只是一个天赋异禀的美少年。眉如柳,眼含星。唇上有花开。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但也只是如此。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美少年哪里都有,宫中尤其多,不算异事。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她怀揣着一个秘密,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在步步惊心的宫中,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在丹青水墨靛蓝苍黄绛紫中,过了十几年。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十几年里,她沉默着,退避着,试图活成一个影子,不夺人眼目,也不惊人心神。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平安,平安就好。”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无数个暗夜里,她放下画笔,拆下束胸,安慰自己说。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宫中岁月长。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一晃,她已入妙龄。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她的画技渐长,逐渐有了微名。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人人都说,润福的画技,快要超过老师了。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但他们不知道,润福,并不是她的名字。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她叫申润贞。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申润福。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是她哥哥的名字。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她在幼年时,冒认兄长之名,进入深宫。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她当然没有这样的野心,想对天下人,撒一个弥天大谎。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但她的父亲要。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父亲权欲满胸。但无权无势。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没有光耀门楣之路,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也没有经天纬地之才。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只剩一条路: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孩子。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他逼迫长子习画,打造一个“神童”传说,作为梯子往上爬。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被父亲利用的棋子,却以激烈的方式抗议——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哥哥上吊身亡。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小小的身子,悬在房梁上。惊悚而凄怆。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父亲奔进来,天崩地裂。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但申润福三字,已有权臣知晓。父亲的权力之路也因此已有了希望。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现在,长子自杀,提拔无望,怎么办?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他盯住了申润福的妹妹。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润福。”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男相女身。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如履薄冰。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她束发,穿阔大的男服,晚风中飏飏飘飘,宛若神仙中人。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在宫中,她是沉默的异类。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是可怜的骗子。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好在无人知晓。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她的老师,名叫金弘道。一个名画家。御赐画笔,圣宠在身。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润福入宫时,他并未另眼相看。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只觉得还算聪颖。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他教画,她习画。都不多言。几年后,倒也会赞许地看几眼,觉得孺子可教。

史上最虐情色片:情欲如谜,悲凉如雪

倘若只是如此,她也能平安。

但是——

世间万事,总有一个但是。与女人有关的“但是”,多与情有关。

不动情,往往无敌。

一动情,漏洞与伤口就有了。

那年,润福已成年。

已有女人娇态。

虽然那娇态,只是隐约的半缕、半丝。但攥着头,沿着牵出来,就是一大堆软茸茸热烘烘的情欲。

——只需有人看见。

某个午后,她遇见姜武。

那是一个铸铜镜的年轻人。

市井。

略微泼皮。

带着无所谓的微笑。

一个典型的桀骜浪子。

如果说,润福活在规矩之中,他就毫无顾忌。

他活络得像一条蛇。

引诱的蛇。

她遇见他时,他刚好被衙役追赶。撞上金弘道,两人倒下去,弄碎了一个富人的昂贵镜子。

镜主人不依不饶。

“如果能画出一幅价值万两的名画,我就不报官。”

金弘道的手摔伤了。

润福接受了这个挑战:在一分钟内,画出一幅惊世名作。

她铺纸,研墨,挥洒,一气呵成。

画意灵动。

栩栩如生。

画中是一个僧人,芒鞋,蓑衣,执杖,满世界救苦救难,画作足以抵得上万两。

她以自己的才,救了姜武的命。

那时,寂寥的远天,一轮囫囵的落日坠了下去。无人知晓,这是什么预兆。

他们在自己的秩序之中,无知无觉地生。

后知后觉地走。

金弘道做了一个决定——

为了让润福画出人间风俗、生活本色,让姜武作向导,带她到处见识见识。

她跟着姜武,到处采风。

看打铁。

看民间婚礼。

穿越花海。

看民间纺织。

看收稻舂米。

也去烟花柳巷,像男人一样,谈论风月情事。

他们在某个僻静处。

爬上岩头,看见了一幅香艳至极的图画:

美人在洗浴。

小和尚在树上偷窥。

后来,这一幕被润福画成经典名作,《端午风情》。

但被人发觉。

她吓得掉下来,拔腿就跑。

不慎跌入一潭深水中。

姜武二话不说,跳下去,将她救起。

上岸后,春衫湿,束胸褪去。

她的曲线背叛了她,告诉姜武一个秘密:

她是女人!

姜武也愣了。

他伸出手,握住那两团温软,以验证真伪。被润福反抽了一耳光。

她沉默离去。

脸上有泪痕。像被羞辱。像憎恨。

却在暗夜里,听见自己的心跳,噗通、噗通,像一个快要溺死的人。

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几天后,她在街上被人抢走画作,公然羞辱。他突然出现,以一敌十,将无赖们赶走。

他送她回家。

在浓甜的夜里,痴痴地看她。

情不自禁地靠近。

留下她站在那里,呆若木鸡。

他送她画笔。

为她赢下摔跤比赛。

用尽全部的温柔,为她铸了一面独一无二的铜镜。

带她一起策马奔腾。

看江山如画。

看长空万里。

他更殷勤地来,却绝口不提她的身份。

他们有了共同的秘密。

这点共同的秘密令她觉得,他是自己人。

她走近他。

在春光满地时,也在秋风乍起时。

良夜长长。

月光铺在地上,像糖霜。

天空是一张泥金纸笺。星子很淡,地上是明明灭灭的灯火。他们在长街上追逐。

花灯与人声,都成了幻觉一般的背景。

他在树下停住,看着她。喘着气。眼神炽烈如火。

“润福!”

他不由自主。

天上地下,他现在只能看见她。

他覆上她的唇。

他要她。

要那个男装之下的女儿身。

要那个躲在“润福”名字之后的人。

在长夜如水的古代,在巍峨的皇城,楼宇、树与人,都在他们身前身后忽忽掠过了。

她的世界里,只剩下他湿的、暖的、蠕动的舌。

他的叹息。

“润福!”

她在那声叹息里,与世隔绝。

而这一幕,被她画入名作《月下密会》之中,那种欲语还休,情思荡漾,尽在其中。

在画中,

女人羞色半隐。

脚却朝着情人的方向。

月沉沉,夜三更,心意欲盖弥彰。

在落日满地的仓库,

她褪下男装,恢复女儿身。

这么多年,这是她第一次做女人。

她体会到自由。

体会到疼。

她仰着脖子,在颤栗中迎向他。

小屋半明半暗,一些同样半明半暗的东西在屋里涌动,在杂物之间撞击。

情欲的大门里,到底是归宿,还是劫难。他们无从得知。

她在忘我之中,掉下眼泪。

一个女子,若灵肉合一,才会幸福到落泪。

轻浅情事,止于皮肤,终于身体,根本入不了心,无法引起这样激烈又柔软的情意奔涌。

可这样的情,也是危险的。

它必然会让他们此后的选择,都朝着一个方向:为了彼此,奋不顾身。

窗外,一双眼睛正盯着他们。

目光复杂。

有惊讶,有艳羡,有嫉妒,有欲火,有阴谋。

他们的潮汐停止时,有人默默转身离开。

那个人,就是金弘道。

她的老师。

一个德高望重的中年男人。

当他从一个窗缝里,看见有生以来见过的最美的身体,看见润福的迷离,有些东西开始动荡。

她与他,十几年一起作画。

一起工笔写意。

从无到有。

从春满人间到白雪纷飞。

他一直以为 ,自己懂他。哦,不,她。

却不成想,眼前人竟是天外客。是他不知道的存在,不知道的人。

他忽然很想了解她。

以及拥有她。

中年男人的沸腾,总是披着不动声色的外衣。

他的秘密与秘密的欲,都深埋于心,不向第二人说出口。他的言行举止,一如既往地滴水不漏。却将杀招都藏在无声无息之后。

他在熟悉的官妓身上泄欲,心里想的,却是那个掩在男装之下的人。

那个官妓,也是心思澄明的人。

更是痴恋金弘道的人。

她掉下眼泪:

“我知道你想要的,不是我。”

浓酽如酒的情事,一场接一场。

他们进入彼此。

进入仙境。

霞光万里,落英缤纷。

她在他光滑的背上,点墨,画上兰花。然后贴上去。他的背,她的腹,兰花湮散。

端肃的、清雅的,在人间最燎烈、最真实的欲中,无法立足。

而这些真实,就是润福的渴望。

她困在男装中,困在虚假身份和王宫礼仪之中,动弹不得。如同笼中鸟,一直渴望某扇门的开启。

现在,姜武来了。

门开了。

她的飞翔也开始了。

她穿上久违的女装,和他一起去远郊。

她骑马。

他牵马。

相视而笑,如同一对凡俗夫妻。

也去寺庙,觐见佛,同时借机偷欢。

世人以为,寺庙是清净之地。却不知,多少痴人怨侣,把这当成天堂——不受干扰,随心随性。

而一些夫人、贵妇,难捱多年寂寞,也会借由拜佛之名,来寺中与人交欢。

随处可闻的呻吟。

荡漾的欢娱。

古佛之下,一边是欲,一边是空。

而另一边杀机腾腾。

有人向官府举报,这里有人聚众淫乱。

衙役成群结队而来。

凶神恶煞。

他们冲进寺门,踢开每扇掩上的木门,见到赤裸交缠的人就抓。

喘息声停止了。

取而代之的,是尖叫声,哭声和呼救声。

情欲的底色从来都是黑的。

它的销魂噬骨,都因死亡打底,衬托出亮与烈。

短暂的璀璨。

漫长的黑。

润福和姜武套上衣服,开始逃命。

可外面,处处都是火把。

为了保全她,他一个人,跑到衙役面前耀武扬威,吸引大家的注意。

他把自己当成靶子,吸走所有的箭矢。

他被捕。

润福成功逃出。

可事情的发展,比他们想象的更残酷。

姜武因为激烈抵抗,也因为有伤风化,更因为有人要他死,他成了头号罪人。

他背上这个寺庙多年的罪孽。

往昔的耻,今时的罪,他人的苟且,自己的放纵,诸罪并罚,他的罪,比他想象的更沉重。

很快,旨意下来了:

斩首。

姜武从不知道,一场情事,竟至于用生命为代价去换。

更不知道,这到底是命,还是阴谋。

但润福知道。

润福已不是幼女。

她心细如发,早已察觉出老师的目光里,有了更复杂的东西。

而那些东西,不该属于一个老师。

属于一个男人。

又或许,他早已觉察出她的身份。

只是未曾说出。

他教导她,引领她,当成养成系计划。

但他愤怒于,他不是那个采摘果实的人。

她跪在金弘道眼前。

求他救姜武。

只要他救,她什么都愿意。

他暴裂地撕去她的衣裳,不择手段地侵占了她。

她用她的身体,换来了姜武的命。

之后,刑场响起了那句意料之中的“刀下留人”。

姜武一身血污。

他跪在刑场中央,和润福抱头痛哭。

可未等他们擦去彼此的眼泪,离别已经来了。

死刑可免。

活罪难逃。

他被发放至苦寒之地,此去凶多吉少。

多少重刑犯,都在那条蛮荒、凶险的路上有去无回,尸骨无存——他们换了一种方式,要他的命。

而彼时,他因在狱中受尽折磨,一身重伤,没有一块囫囵的好肉,怎么经得起这样的艰苦跋涉。

等待姜武的,会是什么结局?

命运如此不公。

深情一场,碍了谁?伤了谁?

没有人给予答案。

而江湖浩淼,他们身不由己,只有各行其路。

他在莽莽黄沙中挣扎。

她如同孤魂,一个人行走千山万水。

他倒在沼泽之中。

奄奄一息。

她看见曾被放飞的白鸽,惨死于荒野。

原来,并非所有的飞翔,都能看见天高海阔。

当一个人不自由;

当ta太过孱弱,不足以抵抗风刀霜剑;

世界不过是另一个巨大的笼子。

逃离的人,处处狼奔豕突,寻不到真正的生路。

姜武命不该绝。

在濒死之时,他迎来转机。

那个艳绝京城的官妓来了。

她不再浓滟如酒。穿一袭黑纱,站在风里,眼神凄绝。

之后,她将他秘密带回王城。

只是人心深如海。

不知道她是为了救人,还是为了更深的阴谋。

在官妓的妓馆,两个历经磨难的恋人,终于重逢。

他们说相思。

说憾意。

涕泪长流。

山河之大,江湖之远,难道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处?

倘若皇宫逼仄,人心难测,不如去山水深处,寻一处风景,朝夕相伴,白头偕老。

他们决定的那个夜晚,金弘道正在宫中。

在宫门口,痴恋+深怨他多年的官妓来了。

她撩起轿帘,

告诉他真相:

“姜武回来了。你最爱的学生要和他私奔了。”

她含泪的眼睛,说明了一切:倘若现世无法成全她的等待,她要所有人都毁灭。

而金弘道、润福、姜武,都没有逃出她的算计。

动情的人多可怜。

多可怜。

明知凶多吉少,依然一意孤行。

然而哪怕如此,身处其中的人,谁又能全身而退?谁又能潇洒转身,纵情天涯?

没有。

金弘道驭马狂奔,回到家中。

家里一切如常。

润福一袭红衣,肤如淡金。正等在一颗树下。

满树繁花,她美如仙人。

他竟然一下子失语。

“怎么还不睡?”

“老师,让我最后和你画一次画吧。”

他们染墨,提笔,勾勒,着色......

红花生老树。

枯枝含春。

每一笔,都有着寓意与遗憾。

画完时,润福的眼泪掉下来。

说到底,他还是恩师。是救命恩人。她的技与命,都是他给的。

而金弘道,面对近在眼前的别离,一下子失控。

他撕掉画纸,近乎哭嚎着说:

“不要走,和他一起搬来住吧。你们还可以一起画画。”

润福扳开他的手。

温柔而坚定。

她用泪痕斑斑的脸,摩挲着他的手。

这是她最后的温柔。

也是她最后的补偿。

之后,她站起身,背着简单的包袱,走进万籁俱寂的长夜。

那个夜里,有鬼魅,还是有黎明,她一无所知。

她只知道,姜武在等他。

姜武,他大伤未愈,站在凛冽长风之中,等她。坚定不移。

金弘道更早赶到。

他骑上良马,拚命狂奔。

他要一个结局。

这个结局,润福不给,他就要姜武给。

长街尽头,姜武站在那里。回头看见金弘道。

金弘道举着毒剑,对姜武说:

“放弃吧!”

姜武当然不放弃。

他拔腿而奔,不松口,不投降。

金弘道的箭终于破空而去,不偏不倚,射中那个英俊的情敌。

姜武扑倒在地。

这是致命毒箭,一旦中箭,没有解药,必然毒发身亡。

他以为,姜武会求饶。但姜武没有。

“你会毁了他一生,如果你放弃,我给你解药。”

姜武冷笑。

“你是愿意死后拥有她,还是凭你们的回忆活下去?”

姜武不回答,反手拔出毒箭。

血流如注。

他站起来,踉踉跄跄地,向约定的江边走去。

在江边的木栈道上,他体力不支,终于倒了下去。

远处,是江河浩淼。是未知的、宁静的人间岁月。可是,他们能等到吗?

此时,润福正穿过绿林。

穿过星光花海。

前来赴约。

她是否知道,那个山盟海誓,已成生盟死誓。

金弘道再次赶来。

“解药拿去。”

然后又是一番劝说。

他劝姜武离开。

劝他放弃润福。

劝他让润福发挥天赋。

劝他不要让润福颠沛流离,无处可依。

姜武对金弘道恨之入骨。

“你不会懂得她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没有她,我宁可死去。”

他用最后的力气,撑起身子,掐住金弘道的喉咙。

厮斗中,解药掉入江水之中。

金弘道马上扑入水中,沉入水底,去抢夺那瓶解药。

或许,这是他最后的良知。也是真正的投降——他终于认定,姜武才是润福的幸福。

可来不及了。

姜武已经不行了。

润福也来了。

可等待她的,不是一人、一月、一江湖。

不是尘埃落定,万事大吉。

而是一个血迹斑斑的惨剧。

她用生命爱着的人,此时正跪在地上。

气若游丝。

岌岌可危。

她如遭电击。

整个人懵了。

她狂奔过去,抱住只剩最后一口气的爱人。

姜武已经开始毒发。

鲜血从嘴角溢出,瞳孔开始涣散。

他大势已去。

回天乏术。

他用尽力气,看着润福。

看着他深爱的这个女子,正手足无措地大哭。

这一生,她都在虚假、禁锢中度过。

为他人而活。

假他人之名。

为他人作嫁衣裳。

只有在姜武那里,她真正为自己疼过,笑过。

可当她放弃王宫荣华,放弃画员身份,决定随他奔走时,却发现,他已经无法保护她了。

他将脸贴在她的掌心,泪水长流。

这一生,这轻浮潦草的一生,幸好遇见你。

这一生,深情难久长,遗憾无止尽。

一回首,来路苍茫,幸好曾痴心一场。不幸曾痴心一场。

他流完最后一滴眼泪,倒在润福怀里。

闭上了眼睛。

长月如刀,宁静肃杀,照得人间处处是霜雪。

她没有撕心裂肺。

只是冷。

她跪在那里,像一个雕像,一动不动。不哭也不闹。

荒郊野水,万籁俱寂。世界荒凉得如同空无一物。

他走了。

这一次,他不再归来。

也不再有人去接他回来。

在长月凄清的江畔,水雾弥散,举目四望,一片白茫茫。

金弘道已从水中爬起,远远地看着,失魂落魄。

他成功杀死了姜武。

也将自己,送上了困境。

他被放逐,驱出王城。一夕之间,从人上人,变成丧家之犬。

而润福,她因身份暴露,犯了欺君之罪,被严刑拷打。

肉身的疼,缓解了内心的苦。

她死不松口。

她承认谎报身份。

却不觉得自己的画有错。

因为,这是美的,是心动的。

“在寻找人情味的路上,我遇见一个人。”

“他让我明白,真实有着雷霆万钧的力量。”

她视死如归。

无所顾忌。

没想到,这种坦荡倒为她赢得了一条生路。

王饶她不死。

她在获释以后,没在皇城流连半晌,独自一人,泛舟远行。

曾经承诺要一起走的路,到后来,只有她一个人走。

她身着女装。

恢复身份。

站在舟子之上,穿过青山,穿过长水,奔赴自己的民间光阴。

在移动的水墨山水画中,她拈笔作画,画下一个名叫润福的人。

画她不合时宜的梦。

画她清澈的眼。

画她的低回与痛......

然后将画幅,缓缓投入水中。

往事俱成前尘。

那些起伏,俱已成了故事。

时间深处,一切都得已重新开始。

这一次,她不再女扮男装,不再叫润福。

这一次,她是女子。

肤如蜜,唇上有霞光,眼中如梦如谜。

名叫申润贞。

作者:周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