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豆》是张艺谋导演拍摄于1990年的中日联合电影,改编自刘恒的小说《伏羲伏羲》,原著故事的时间线是从清末民初,民国三十三年到文化大革命结束,与原著不同的是《菊豆》只选取了时间线中最为模糊的叙述--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中国南方的某个山区农村,这样的做法对于当时中国的社会背景和大众接受程度是非常有必要的。

《菊豆》;封建伦理下,是违背人伦的情爱,更是农村妇女的反抗

从原著的书名可以看出作者的用意,将整个故事的语言附在远古传说伏羲之中;伏羲是中国神话中最久远且重要的神,相较于女娲造人伏羲的故事才是起始,传说伏羲与女娲是一对亲兄妹,在传统的伦理道德还没有建立时,孩子也就是子嗣是比神更高的上苍对于爱情婚姻的认可和祝福,伏羲与女娲的结合创造了人类,开启了上古文明,是一切的始祖。

《菊豆》;封建伦理下,是违背人伦的情爱,更是农村妇女的反抗

如此可以理解作者刘恒对于小说中王菊豆和杨天青的情爱是认同赞成的,其在作者那里没有违背伦理道德。而张艺谋导演的电影将片名直接赋予了主人公菊豆,这非常明了的看出,菊豆是影片主要的叙述对象和情感输出,更让菊豆这一角色拥有了更多的主动权。

《菊豆》;封建伦理下,是违背人伦的情爱,更是农村妇女的反抗

《菊豆》;封建伦理下,是违背人伦的情爱,更是农村妇女的反抗

一、人伦道德,宗法秩序是菊豆悲剧人生的牵引在刚刚结束长达数千年封建统治的中国社会,即便是上世纪二十年代仍然有中国传统宗法制度中的尊卑有别,长幼有序,贵贱有差,男尊女卑,饿死是小,失节事大,存天理,灭人欲,百善孝为先,万恶淫为首等封建伦理道德。其中故事中的杨金山就是一直沉溺于百善孝为先的礼法中,因为自身的天然生理缺陷,无法生育,他不仅不敢正视,还推卸责任,用扭曲变态的方式发泄不能完成“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信条。

《菊豆》;封建伦理下,是违背人伦的情爱,更是农村妇女的反抗

在纳妾王菊豆前,杨金山娶过两房妻妾,但这两个姑娘的命运都是被杨金山虐待致死,所谓的无法延续香火的理由也是可笑至极。菊豆是杨金山花了二十几亩地纳回来的妾,杨金山对于菊豆更是发挥了地主阶级主的人性本质,在生意上处处算计就算了,对于这个他花重金买回来的生育机器当然要榨干菊豆身上的全部价值,白天杨金山让菊豆在杨家染房里作长工,晚上菊豆就是杨金山发泄欲望和疏解扭曲变态心理的工具。

《菊豆》;封建伦理下,是违背人伦的情爱,更是农村妇女的反抗

这样的悲惨生活菊豆深陷其中,在当时的社会伦理下嫁夫随夫又能怎么样,再加上杨金山天天在祠堂前祈求菊豆生个男婴,可菊豆根本没有反应,这也让菊豆在杨金山的淫威下一忍再忍,身体心理遭受着双重打击。但菊豆与前两个姑娘不同,更与山里其他妇女不同,菊豆一直在隐忍,俗话说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风姿犹存又天生逆反的菊豆怎么可能让自己灭亡,她或许一直等待着,等待那个可以解决自己身体和心理的人。

《菊豆》;封建伦理下,是违背人伦的情爱,更是农村妇女的反抗

关于这个机会与原著不同,原著中菊豆被解救,而影片中这个机会和人都是菊豆自己创造和争取的,在那时的环境下这无疑不是菊豆对于杨金山的折磨和周遭环境的无声反抗,但却犯了“万恶淫为首”的大忌,更是悲剧故事发展的牵引。

二、违背人伦情爱是菊豆悲惨人生的反抗基调《菊豆》 中关于主人公王菊豆面对不公生活的措施,就是和杨天青开启在当时最不被饶恕的不伦之恋。杨天青是杨金山邻居家的儿子,因为从小家里贫苦,父母又遭遇不幸,杨金山便收养了杨天青,说是收养不如说是一个管吃管住的苦力,杨天青在杨家染坊是白天干长工,晚上干琐事,这一干还干了将近几十年,可想而知他在杨金山这个大家长之下生活的也没有多好,但总比流落在外强。

原著中有关于杨天青与菊豆婶婶初见面的描写;“雨在植物和土地上打出冷凄凄的声音,又夹杂了一些火辣辣热爆爆的响动。草丛后面的天青完全着了迷,恍惚发现了神奇的景象,死呆呆地惊住了。婶子似乎尖叫了一声。他以为婶子似乎是愉快地要么就是愤怒地尖锐咆哮了一声。天青把秃脑袋探到雨里,拼命地摆布两只湿漉漉的耳朵,结果他什么都听不到了,只体味了大雨凉冰冰的急骤的运动。

这段被称为“迎亲”,快年过半百的杨金山带着杨天青去迎娶花重金买回来的菊豆,可回来的途中下起了大雨,于是在躲雨的石堂子里将这个“众人避讳”“入洞房”的环节提前了,就是这一提前,给杨天青这个位处中年还血气方刚的汉子有了“可乘之机”,迎娶时的偷窥给 杨天青上了一堂畸形的病态性教育,为日后多次偷窥菊豆洗澡埋下了伏笔。

杨天青为偷窥婶婶洗澡在墙上掏了一个洞,并且每每还会塞上以为神不知鬼不觉,但这个洞菊豆是心知肚明的,不仅如此她还利用这个洞开启了与杨天青的情爱。菊豆在杨家染坊的生活如同水火,杨天青偷窥的举动无疑是给了菊豆生活的希望和救命的稻草,杨金山对菊豆的性虐杨天青心知肚明,但却敢怒不敢言,即便在听到菊豆悲惨叫声而激起的一时怒火下,拿起了斧子,可他也只敢用斧子弄出声响发出微不足道的警告。

这声声响像是用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大喊“住手!”一般,过后却被杨金山几句不算呵斥的话语吓退了。不过这声没有什么成效的声响却被菊豆印在了心里,或是真的孤单寂寞,或是对杨天青有爱慕之情,再或是想要“反抗”,在又一次满是伤痕的悲愤下,菊豆扯下了堵在偷窥洞里的东西,让杨天青真真实实与自己满是伤痕的酮体撞了个正着,并哭着对杨天青救助,这场“万恶淫为首”的不伦之恋正式打响。

菊豆利用这个洞将处于家里卑下地位的她转化为能牵制杨天青,拥有主动权的主体地位。与杨天青的第一次偷情更是让人不禁唏嘘,风和日丽,晴空万里,杨家染坊里染布如流水般倾泻而下,染缸的旁边菊豆和杨天青正在狂欢,菊豆不小心一脚踢掉了染机的消栓,染机一瞬间坍塌,挂在院子上空的布奔泻而下,而此时的杨金山却在离家几十里外的地方给骡子看病。

杨金山是可恨又可悲,不久便中风了,这让菊豆和杨天青那场欢愉的情爱看似一切顺理成章,没有阻碍,菊豆的“反抗”好像是有了希望,主动权又好像握的更稳了,是这样吗?一切不然。

三、违背人伦的反抗总有意外,用生命唱响反抗之歌老天总不会让人失望,菊豆和杨天青在杨金山中风后以为迎来了胜利的曙光,可是事与愿违。菊豆和杨天青有了情爱的结晶--杨天白,这个决定事情发展趋向和改变结局的关键人物,谁也不会想到是一个到结局都没成年的孩子。杨天白仿佛生下来就有自己是不道德这样的诅咒似的,该会说话的时候不会说话,对于自己的亲生父亲不闻不问,却对杨金山另眼相待,整个人根本不像那个年纪该有的样子,像个阴森的小大人。

菊豆和杨天青对于杨天白的出生肯定是欣喜不已,菊豆每天抱着杨天白教他叫那个是哥哥的人爸爸,可杨天白并不是大多数的孩子,他从小就生活在这种畸形关系的家庭中,必有大多数孩子没有的奇诡。而对于杨金山呢,中风就算了,还知道杨天白是菊豆和杨天青背着自己偷情生下的,他会气死吗,当然不会,杨金山即便摊在床上也让菊豆一家不得安宁。

杨金山刚刚中风时,菊豆和杨天青便将反抗从默默转变为公开叫嚣,他们对杨金山的监督管教进行了直面的反压,使杨金山处于被管制的地位,而他好巧不巧又失去了说话的能力,便每天生活在愤怒和仇恨之中,看着菊豆和杨天青每天肆无忌惮的在自己面前情情爱爱,以夫妻的身份相处。

可杨金山这样的人怎会任人摆布,他决定报复,利用他们的儿子报复。杨天白这个名字从起好就处于尴尬,又好像一切冥冥之中早就这样,杨天白与杨天青一样天字辈,在宗法礼制是神明的山区就注定天白和天青同辈是兄弟。而杨金山也利用这一点在杨天白刚刚懂点事时,宣布他是弟弟,杨天青是哥哥,自己是爸爸才是不可侵犯的,杨天白商量好的将迟迟不叫出口的爸爸朝着杨金山叫了。

杨天白的行为和态度彻底改变了菊豆、杨天青、杨金山的心态,杨金山这个想报复的人因为杨天白的偏爱又回归到自己当家人的地位,菊豆对于杨金山的报复第一次口出恶言的反抗,可是又有什么用呢。而杨天青呢,在菊豆要求他对于杨金山的行为有所反抗时,他退缩了,竟对杨金山有了抱歉愧疚之心,这是杨天白的态度使得他觉得这一切是违背人伦的报应。

杨天白是一个扭转机,一下扭转了故事的趋向。将故事推向了高潮,杨天青本对杨金山是充满恨意的,除去他对自己恶劣和对菊豆的同情,杨金山算间接杀死自己父母的凶手,本可以对父母施以援手的杨金山的不作为使得父母一命呜呼。本应该为中年的自己娶妻的却花重金娶了小妾,可这种种在杨天白到来后变成了抱歉愧疚,甚至是懦弱。

也正是因为杨天青的不敢造成了悲剧,事情发展到这菊豆是声嘶力竭的反抗,可杨天青不为所动,直到四岁的杨天白第一次“弑父”。杨金山的死亡是四岁杨天白黑暗行为的开端,无论是杨金山杀杨天白不成反被杀,还是杨天白有意为之,再或是无心之过。杨金山的死亡彻底撕开了这个不伦家庭的口子,杨天青既然认为是菊豆“反抗”杀死了杨金山而打了菊豆,也至此菊豆发现她根本逃脱不了,杨天青开始用杨金山的方式对她,但她已无心反抗。

当两人的奸情被杨家知道后,在杨金山的葬礼上,被“代替”杨金山的杨天白高高在上的注视着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挡棺”,一切是那么的讽刺。杨天白长大并没有抛开这些阴影反而让他更加黑暗,他对菊豆这个母亲不理不睬,感情复杂,对杨天青这个父亲更是忍无可忍,进行了第二次的“弑父”,从他对掉进染缸的父亲再补几下和无视菊豆的声嘶力竭来看,这种围绕杨家的畸形情感已经恶性循环,无可救药。

故事的最后,菊豆一生最后一次反抗,就是一把火点着杨家染坊,也点燃了自己悲惨的一生,可谓是用生命在反抗,反抗命运,反抗封建伦理道德,反抗女性的悲哀。《菊豆》诠释了在封建礼教的根深蒂固下,菊豆夫妇挣扎在封建伦理道德的苦海中,最后葬送火海,令人不禁生死封建思想的残忍和可怕。菊豆的一生都在反抗,可是她即便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还是逃脱不了封建伦理,抛开菊豆反抗行为是否道德,她的精神是可歌可泣的,在那个时代又有多少女性是被这样的人伦礼数禁锢到死呢?

菊豆的一生是悲惨的,拘泥于丈夫,情人,儿子的混乱关系中,身心备受折磨,这三个男人在宗法制度中扮演着不同角色,却都是剥夺菊豆自由和生命的刽子手,由此可以看到菊豆无法逃脱伦理道德和权力循环的噩梦,但菊豆明知结局悲惨,也选择用更悲壮的方式唱响反抗的自由之歌。影片与原著中,菊豆的结局不同,但纵观菊豆的一生,她定是农村妇女反抗意识觉醒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