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如今,人们提起张艺谋,首先想到的是他的导演身份。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出生于1950年的张艺谋,今年已经71岁,已经拍了49年电影。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近半个世纪的电影生涯,作为导演的张艺谋夺得过两尊威尼斯金狮、一尊柏林金熊和一届戛纳电影节评审团大奖,一座金马以及多座金鸡,是当之无愧的内地影坛第一人。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不过,如今已经贵为国师的张艺谋,其实也曾跨界做过演员,而且颇为成功。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虽然张艺谋演电影并不多,但他为数不多的银幕表演经历,都足以为人所称道。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比如:1990年,张艺谋和巩俐的银幕定情之作《古今大战秦俑情》,该片是张艺谋唯一一次用演员身份和巩俐合作的电影,情节天马行空,被视为国内穿越剧鼻祖。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而作为演员的张艺谋,其实起点颇高,首次触电大银幕,就成为中国第一位获得国际A类电影节影帝的男演员,当时的张艺谋只有36岁。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影片的剧情和尺度也很生猛,张艺谋在片中的表演在那个年代绝对可谓突破。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本期「被遗忘的国产类型片」,让我们来重温一部35年前的国产老电影——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老井》Old Well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电影拍摄于1986年,由西安电影厂出品。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本片的导演吴天明是一位老导演,曾经担任西影厂的厂长,正是在他的带领下,西影厂成为八九十年代国产电影领域的重要力量,更是被尊称为:第五代导演的领头大哥。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吴天明任职西影厂厂长的6年间,挖掘培养了不少78届毕业的新导演,陈凯歌、黄建新、顾长卫、田壮壮、夏钢等人,给钱给资源给机会,其中最重要的弟子便是张艺谋。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在遇到吴天明之前,张艺谋还在广西电影厂做摄影师。吴天明看了张艺谋掌镜的电影《一个和八个》,对这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非常欣赏,便邀请他来做新片《老井》的摄影师。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后来吴天明发觉张艺谋的形象很符合电影中男主角的人设,便力排众议让张艺谋主演男主角,张艺谋自己都被吓了一跳,因为他压根没学过表演,也从未演过戏。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但吴天明却给出了三个理由: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你有三个条件,一你是学电影的,艺术修养够用了,第二你熟悉农村,你15岁就下乡了,熟悉农民,第三,你有事业心,有一股钻劲。就靠这三点,我觉得你可以演。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经不住多次劝说,张艺谋最终答应,当时演男主角的片酬是400元。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导演吴天明为了让他代入角色,早在开机之前就让张艺谋去山西农村体验生活,跟当地农民同吃同住,在开拍前两个月内减掉了20斤。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电影高潮有一段男女主角被困井下的戏,张艺谋演出角色内心的那种被压抑的饥渴感,硬生生饿了三天,粒米未进。戏一拍完,主演却晕倒了,被紧急送到医院躺了好几天。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在当时,有很多评论对吴天明选张艺谋做男主角的质疑声音,有言辞激烈地批评说: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不是吴天明疯了,就是张艺谋疯了!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没想到电影上映后大获成功,张艺谋的表演更是获得评论界的一致赞誉,不仅拿下了东京国际电影节的影帝,之后又拿下了金鸡奖、百花奖的影帝。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第一次演电影就拿下三大影帝,张艺谋可谓出道即巅峰!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张艺谋和导演吴天明获奖合影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再说故事,电影改编自作家郑义的同名中篇小说,并由原作者担任编剧。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但是从小说到电影,导演吴天明对故事的主题进行了大幅度的扩充和提炼,原小说讲述了一个世代缺水的西北农村为了打井而付出一代代人的艰辛努力,但到了导演吴天明的电影中,打井的悲怆历史不仅是对苦难的反思,更是折射出底层人民被压抑的欲望困境。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说通俗点,电影中的老井村民对水的饥渴,其实隐喻着底层人民对性的压抑。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故事发生在一个黄土高原一个偏远的小山村——老井村。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虽然叫做老井村,可村里却连一口井都没有,水资源极度匮乏。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当地村民为了吃水,每天不得不跑几公里山路去打水,也因此——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老井村的祖祖辈辈都寄望于能够打一眼井,解决当地人缺水的问题。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很多人打井打了一辈子,到了老年又把打井的希望寄托在年轻人身上,很多村里的孩子一生下来,打井就是他们的必修课。可前前后后几代人,就是不见水,还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因为缺水的问题,导致老井村的贫困问题更加严重,以至于当地的青年都娶不到媳妇。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当地更是流传一句顺口溜:勒着腰,渴死牛,有女不嫁老井沟。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男主角名叫孙旺泉(张艺谋 饰)是村里的年轻一代,他是村里为数不多有高中学历的后生,更是被家族寄予厚望,希望能够让他学成知识,帮村民打出一口水井来。

1986年,张艺谋大尺度表演获国际影帝,戳破底层的“性”困境

为了打井,孙家人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孙旺泉的父亲打井被炸弹炸死,孙家二叔打井的时候被困地下缺氧导致神志不清,如今打井的重任又落到了孙旺泉的头上。

孙旺泉跟上一代人不同,他并不留恋贫瘠的故乡,一直向往着去山外的世界看看。他与村里的漂亮姑娘巧英(梁玉瑾 饰)谈起了恋爱,本来青梅竹马的两人是村里公认的一对。

然而,旺泉的爷爷,却强逼着他去做当地年轻寡妇喜凤(吕丽萍 饰)的上门女婿。

恩,跟郭麒麟一样,也是赘婿!

那个年代,上门女婿本来地位就低下,更何况孙旺泉还是村里少数的高中学历

可孙旺泉的爷爷为了给旺泉弟弟换娶亲的钱,硬要他做这个上门女婿。

原来,喜凤家条件好,她看上了年轻力壮的孙旺泉。如果旺泉娶了她,她不仅不要彩礼,反而倒给他1000元钱,这样旺泉弟弟结婚的彩礼钱也就有了着落。

孙旺泉想要追求爱情自由,便打算和巧英一起私奔,没想到被爷爷给拦住了。

孙旺泉到底是个本分老实的男人,不愿意违逆爷爷的意愿,而且考虑到自家的难处,最终还是决定牺牲自己的幸福,答应做上门女婿。

就这样,孙旺全不情不愿地“嫁”去了新寡妇喜风的家里。

强扭的瓜不甜,新婚洞房之夜,孙旺泉却独自裹紧被窝睡在一边,与妻子喜凤同床异梦。

喜凤知道丈夫心里有怨气,但更让她痛苦的是,丈夫一连好几天都没跟自己同房。

那时农村,有游手好闲的光棍喜欢“听房”,以此作为长期被压抑的欲望的纾解。

可喜凤家好几天都没动静,以至于听房的光棍们都调笑说:

孙旺泉这小子真能忍!

喜凤听到外面的疯言疯语,当即感觉羞愤难当,不由躲在被窝里大哭。

孙旺泉看着一心为自己的妻子,到底是心软下来,他做了个决定——

既然已经结了婚,就好好过日子。

认命的他抱住了喜凤,那一夜,孙旺泉和段喜凤成为了真正的夫妻。

这年冬天,老井村有人发现邻村的那口井,其实是祖辈与邻村一起合挖的,理所当然也应该与老井村共用,便要去邻村讨要取水权。

可隔壁村子霸占这口井已经百年,当地村长蛮横不讲理,带头领着村民与老井村民发生扭打,双方为了争一口井而打得头破血流。

事情闹大,当地水利部门开始重视老井村的缺水问题,并指派了专家前来勘察水源。

作为全村仅有的高学历青年,孙旺泉又被选中去县城参加水文地质学习班。

学成归来的孙旺泉成了全村的希望,于是把全部精力都投在打井上。

于是,旺泉带着自己的弟弟孙旺才,以及同样有高中学历的巧英一起,到处去附近的山里勘察水源,终日颠簸在群山之中。

山崖很陡峭,走到险要的地方,旺泉伸手想拉巧英一把,可巧英却推开了旺泉。

旺泉对巧英心里有愧疚,可如今两人又要在一起工作,相处起来多少有些尴尬。

一直忙到太阳落山,巧英把喝过的水壶递给了弟弟旺才。

没想到旺才接过水壶后喝完水,反而语带调戏地说:

咱这儿的人都活成甚了,还不如这壶嘴呢,一下午就跟你亲了好多回嘴呢!

巧英看旺才满脑子肮脏思想,于是骂了她一句,就继续跟孙旺泉一起勘察水源了。

在旺泉几人废寝忘食的努力下,他们终于成功地找到了一个井位。

就这样,老井村历史上第一口以科学方法测定的井位终于破土动工,全村人都自发地加入了钻井的队伍。他们不分昼夜地干活,井也越打越深,旺泉几人一直在井底观察水位。

村民们连日连夜挖井都很辛苦,于是孙旺泉决定让村民们放个假,并请来了一伙盲人戏班来唱大戏,可台下的光棍们却各种起哄,非要让戏班唱一些荤段子,美其名曰解压。

听着那些三俗歌词,女人们面红耳赤,男人们却激动得手舞足蹈高声附和。

而这恰恰就折射出了,老井村民的精神与生理的双重饥渴困境。

因为缺水,导致村里出现太多的光棍。

而水的匮乏,又直接导致了男人们对于性的饥渴。

无法解决的欲望困境,造就了当地男人们畸形的欲望。

比如:孙旺泉的弟弟,因为被压抑太久,就开始偷女人的内衣。

大哥孙旺泉得知了弟弟的缺德癖好,愤怒地打了一巴掌,可弟弟孙旺财却委屈地说:

你自家占着一个,外边又霸一个,想跟谁睡就跟谁睡。

我活这么大,连个女人味都没闻过,我活得还算个人吗?

孙旺财的这番质问,无形中道出了全村很多光棍们被压抑的生理欲望。

后来,井越挖越深,结果意外发生了塌方事故,旺才被乱石砸中,死在了井下面。

而巧英和旺泉被土石困在井下,旺泉知道他和巧英恐怕很难再出去了。

眼瞅着死亡即将降临,巧英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向旺全倾吐了自己的心意,她一心只想和旺全在一起,打井也是为了旺全才来打的, 就这么死了实在不甘心。

在生命可能随时被夺走的情况下,旺泉终于冲破伦理的界限,在井下做了一次夫妻。

只有在这暗无天日见不到光的地方,两人才完成了被世道所不容的鱼水之欢。

水的匮乏,是生理上的饥渴。爱而不得,是精神的饥渴。

然而,不久后,两人被救上地面,这注定了他们的感情只能就此被压抑在心里。

旺泉出院后又继续带领大家打井,资金没了,很多人想放弃打井,认为白费力气。

这时,孙旺泉的爷爷带头捐出自己的棺材本,喜凤也将自家的缝纫机捐出来,村民们踊跃捐献,还有巧英,她甚至托人将自己准备的嫁妆全部捐出来,然后离开了老井村。

故事的最后,老井村的井,终于打成出水了。

村民们集资刻了一块石碑,石碑上镌刻着“千古流芳”和《老井村打井史碑记》,刻上了老井村几百年来为打井而死去的一长串祖辈的名字,让这种坚忍不拔的精神千古流芳。

那口老井,也成为这里世世代代的农民们的生命力的纪念与象征……

导演吴天明是第四代导演,他的作品以质朴亲民而著称,尤其擅长拍摄农村题材电影。在拍摄《老井》之前,吴天明已经拍摄了两部农村题材电影《没有航标的河流》和《人生》,前者获得当年文化部优秀影片奖,后者则改编自作家路遥的同名小说,获得了百花奖最佳故事片的荣誉。

这部电影《老井》是吴天明作品中比较具有探索性质的作品,影片虽然有一个看似朴实无华的故事,但主题内涵却较为复杂,整部电影都带有强烈的隐喻性质,既是纪录底层人民与苦难抗争的故事,但更多的是展现我们民族的一种原始的生命力。

而且吴天明导演作品中常常存在一种矛盾且纠结的状态,诸如:传统与现代之间的冲突,顺从与叛逆之间的矛盾,角色在道德与自由之间挣扎,这些复杂的人性与欲望纠葛在《老井》中被一一折射出来。

围绕老井村的打井,电影构建了一幅写实生猛的底层农村群像。

电影一边让老井村的年轻人恣意宣泄生命活力,一边又呈现了村里的壮年男性被压抑的欲望和内心的苦闷焦虑;一面是为打井村民万众一心的醇厚古风,一面是两村为争井不择手段,直至聚众械斗;一面是鲜彩杂陈的生之热烈,一面是全村被困在穷山恶水里动弹不得。

整部电影可以看作是那个年代的农村为摆脱困境而奋斗的一个缩影,老井村和孙旺泉并不是作为一个个体而存在的,它象征了中国千千万万个农村和农民的形象,也反应除了当代农村青年为了美好明天而敢于献身的精神。

《老井》上映后,反响热烈。本片在1986年第二届东京电影节上获最佳影片奖,张艺谋获最佳男演员奖。获奖之后,导演吴天明讲述了创作这部电影的初衷:

中国有5000年文化,这文化有活力,有顽强的精神,能生存下去,也负了千辛万苦……

生存,是永恒的主题。而活着,也是最平凡却值得歌颂的一件事。

值得一提的是,电影现实中的取景地是山西省左权县石玉峧村,早在电影拍摄时,便在剧组人员的帮助下找到了水源,在《老井》拍摄完成后,导演吴天明获得了10万奖金。他将这笔钱全数捐给石玉峧村用于找水打井。

2005年,石玉峧村正式改名为“老井村”,以纪念这部影片。

如今35年过去,电影《老井》和现实中的老井村一样,都成为了不能忘却的历史,它承载着中国老百姓骨子里的隐忍和不屈,一如影片结尾的那句振聋发聩的台词:

这一次打不出水,那就下一次,这一代不行,还有下一代。一茬接着一茬,总有出水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