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冷门的经典港片,两个人展现了香港三十年的变迁

香港离我们有多远,今天来说毫无意义,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香港仿佛一座天堂般的城市,虽然一江之隔,但是因为特殊的历史情况,那个时候,它离我们好远好远。

这部冷门的经典港片,两个人展现了香港三十年的变迁

然而,这座一百多年前的小渔村,恐怕不会想到,有一天会成为亚洲四小龙,也不会想到,有一天会成为东方好莱坞,一度影响整个亚洲的娱乐业。当然更不会想到,这些曾经的风华,如今都逐渐褪去,剩下无数回忆。

这部冷门的经典港片,两个人展现了香港三十年的变迁

这部冷门的经典港片,两个人展现了香港三十年的变迁

在我们开始改革开放以后,八零后有机会大量接触港台文化,虽然粤语并不是主流,然而通过当年那些精致的港片,特别是熟悉的国语版配音,香港文化无形中给予八零后和九零后太多影响了。

这部冷门的经典港片,两个人展现了香港三十年的变迁

当然今天这种影响已经基本不会有了,年轻一代的人不会再被港台文化所洗礼。而我们这些八零后、九零后也不再把香港当作天堂,更加冷静的看待这座城市,然而至少在沽酒客心中,依然有很多美好的回忆跟这座城市有关。

这部冷门的经典港片,两个人展现了香港三十年的变迁

这部冷门的经典港片,两个人展现了香港三十年的变迁

虽然,至今我都没有去过这座城市,对他的了解几乎都是来自于当初的影视层面,还是八九十年代的出品为主,但是我觉得够了,有些东西只适合停留在记忆里,有些东西永远不要靠近。

我突然想起了一部冷门的港片,我估计看过的人并不多。大概因为电影表现的超乎寻常的一种关系,而让人难以启齿。但是它拍摄的却并不露骨,甚至我一度恍惚,这不是偷情,是超越友谊,是真爱?

我并不想跟大家谈论一些关于香港娱乐记忆,但是今天我想跟你们聊聊这部《年年有今日》,假如它可以发表成功,并且你还能坚持读到这里,我希望你们能看完下面的文字。

1964年的大屿山,因工作关系钟有诚(梁家辉 饰)需要到大屿山一趟。因台风的关系要在岛内留宿,在这个时候他认识了同样被困的少女慧心(袁咏仪 饰)。有诚跟慧心深知他们是无法摆脱家中的一切相守到老,但又觉得对方的聆听是自己心灵的一种解放,便决定每年的这天都来这个小岛相聚。之后无论天雨天晴他们都会重回旧地,直到第二十一次相聚,有诚告诉慧心他的妻子已决定举家移民,这可能是最后一次的相聚……

故事就是如此,九十分钟的电影,一如既往的有港片的快节奏模式,但是它虽然有一些喜剧的元素,但它真是一部伦理文艺片。

明年此日的话剧版

这不是没有暴力,没有武侠,也没魑魅魍魉,总之它是香港导演高志森一部独特之作,其实这并不是原创,它的灵感来源或者说抄袭了,美国舞台剧《明年此时》。

如果伦理道德层面来谈,那么这个事情,完全不值得探讨,关于道德,我们尊重,但是有些时候,还可以尝试心平气和的去谈论一些其他。比如爱情和婚姻有可能并不同步。但是婚姻以后的家庭,它是一种责任。

我不知道你有什么不好,但是我可能不够爱你,或者我在没有遇到另一个人之前,我不知道其实我不爱你。这句话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理解,丝毫不想为偷情者辩护,但是又确实存在,很多人在不合适的时候遇到了合适的人。

虽然今天离婚是非常容易的事情,然而很多人并没有简单的选择这个方式,特别是有孩子以后,千丝万缕的关系下,离婚的成本依然很高。

其实在四十年代费穆导演就曾经拍摄过一部《小城之春》,这部第一次在荧幕上探讨婚外恋,虽然画面山河残破,家庭日趋艰难,然而相互倾慕的二人,却发乎情、止乎礼。最终以男人的离开,自己老公振作起来,使得这样的情况并没有出现。

费穆并不保守,他告诉了我们一种结果和处理方式。而几十年后的人们则不这么想。

电影里最奇葩的决定让二人达成了共识,转眼数十载,每年的今日,他们推掉一切琐务,数十年间,香港天翻地覆,廉政风暴、金融危机、香港回归……这些天大的事件与他们似乎没有交集,年年的今日里,他们的世界只有两个人。

弹指间,他老了,她亦老了。这场长达几十年的“约定”,或许是他们垂垂老矣时,蒙着灰尘的记忆里不多的光亮吧。

高志森的表现,其实并不是讲述一个奇情的故事,这个外壳下,谈论香港几十年的变迁,这些变迁,看似跟每一个香港人相关,却在其回归前夕,带来更多的迷茫,其实这些事情又只是时代发展的痕迹,并没有让我们得到太多共鸣,反而两个人的世界里,才是最真实的存在。

或许,我们生活中是一个被定制好的舞台上,剧本都被写好,有的人并不愿意按照这个方式演绎下去,但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对头,等找到的时候,这个舞台已经站满了人,没有合适的位置,他们只能躲在台下。

我不知道对与错,我只是知道,假如错过了又再相遇,或许只能埋在心里,哪怕一年一次,不是人人都配当牛郎和织女。

最后补充一点:梁家辉和袁咏仪演技没得说。那个年代耍成龙的大牌,袁咏仪确实有实力。不过她在没有遇到张智霖之前,也是走了弯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