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碎片》:开头一段30分钟生孩子的戏,居家分娩酿成悲剧

去年的威尼斯电影节上,有两部影片备受瞩目,一部是华人女导演赵婷的《无依之地》,一举斩获了最高大奖金狮奖;另一部则是《女人的碎片》,拿下最佳女主。

《女人的碎片》:开头一段30分钟生孩子的戏,居家分娩酿成悲剧

今天就给大家讲讲这部影片——《女人的碎片》

《女人的碎片》:开头一段30分钟生孩子的戏,居家分娩酿成悲剧

《女人的碎片》:开头一段30分钟生孩子的戏,居家分娩酿成悲剧

影片女主由“白寡妇”凡妮莎·柯比出演,这也是她的主演首秀,凭借一段长达30分娩戏份,凡妮莎一举拿下威尼斯电影节最佳女主。

《女人的碎片》:开头一段30分钟生孩子的戏,居家分娩酿成悲剧

《女人的碎片》:开头一段30分钟生孩子的戏,居家分娩酿成悲剧

这是一部纯粹的女性视角电影,讲述女性生育后承担的一系列丧子、婚姻、亲情上的各种痛苦,探讨了女性如何面对生活中的难关。

《女人的碎片》:开头一段30分钟生孩子的戏,居家分娩酿成悲剧

故事发生在波士顿,玛莎和肖恩是一对普通的美国夫妇,他们即将迎来自己的女儿,两个人商量好不去医院,而是选择了较为小众的居家分娩。

《女人的碎片》:开头一段30分钟生孩子的戏,居家分娩酿成悲剧

《女人的碎片》:开头一段30分钟生孩子的戏,居家分娩酿成悲剧

简单交代了人物背景之后,影片就开始了一段将近30分钟的分娩戏,从羊水破了开始,影片也就迅速进入高潮。

《女人的碎片》:开头一段30分钟生孩子的戏,居家分娩酿成悲剧

见红、破水、开指、宫缩……全部在片中清晰呈现,玛莎的呼喊一声比一声凄厉,面部表情也越来越狰狞失控。

《女人的碎片》:开头一段30分钟生孩子的戏,居家分娩酿成悲剧

《女人的碎片》:开头一段30分钟生孩子的戏,居家分娩酿成悲剧

丈夫肖恩赶紧打电话给之前约好助产士,可她正在帮别的产妇生产,没有办法前来,于是推荐了另外一位助产士来帮助玛莎生产。

《女人的碎片》:开头一段30分钟生孩子的戏,居家分娩酿成悲剧

这位助产士看起来是专业的,为缓解疼痛,让玛莎坐进浴缸,指导玛莎如何呼吸,如何用力,监测胎儿心率,确保她是健康的。

《女人的碎片》:开头一段30分钟生孩子的戏,居家分娩酿成悲剧

《女人的碎片》:开头一段30分钟生孩子的戏,居家分娩酿成悲剧

但意外还是发生了,婴儿在落地前心率不正常,助产士一边让肖恩去打急救电话,一边指导玛莎尽快把孩子生下来。

《女人的碎片》:开头一段30分钟生孩子的戏,居家分娩酿成悲剧

《女人的碎片》:开头一段30分钟生孩子的戏,居家分娩酿成悲剧

在救护车赶到之前,玛莎的胎儿刚刚落地,刚开始安安静静,所有人的心都揪了起来,随后发出了啼哭声,大家终于松一口气。

《女人的碎片》:开头一段30分钟生孩子的戏,居家分娩酿成悲剧

但是很快,助产士就发现胎儿啼哭声逐渐变小,开始全身发青,然后是变紫,出生几分钟之后,胎儿就离开了人世。

《女人的碎片》:开头一段30分钟生孩子的戏,居家分娩酿成悲剧

《女人的碎片》:开头一段30分钟生孩子的戏,居家分娩酿成悲剧

再见到玛莎,已经是数日后,她失去了女儿,但仍需要进行产后恢复,在生理、心理的双重折磨下,她整个人已经变得麻木。

《女人的碎片》:开头一段30分钟生孩子的戏,居家分娩酿成悲剧

《女人的碎片》:开头一段30分钟生孩子的戏,居家分娩酿成悲剧

生理上,产后的各种症状,几乎让她崩溃,为了防止漏尿,她必须穿特定的孕妇内裤,穿轻薄的衣服时,还会有乳液渗出。

《女人的碎片》:开头一段30分钟生孩子的戏,居家分娩酿成悲剧

《女人的碎片》:开头一段30分钟生孩子的戏,居家分娩酿成悲剧

心理上,玛莎既要承受失去女儿的痛苦,还要处理和丈夫、母亲的矛盾,还要在“朋友们”的关心下,被迫想起那段惨痛的回忆。

失去孩子后,丈夫只顾沉沦在自己的悲痛中,对玛莎毫不关心,也从未想过帮她走出阴影,在玛莎拒绝和丈夫亲密后,丈夫竟然和母亲找来的律师滚到了床上。

母亲极力撺掇玛莎去起诉那个助产士,让她给出相应的经济赔偿,可玛莎觉得这一切都于事无补,拒绝进入法庭指控。

在商场碰到母亲的牌友,她一上来就对玛莎表示关心和同情,但对玛莎来说,这一切只会让她被迫想起失去女儿的痛苦。

自从孩子夭折后,玛莎始终处于一种被抽空的孤立状态之中,她无法向其它人分享和表达自己的悲伤,只能一个人咀嚼着失去的痛苦。

商场里,她看到小女孩会忍不住的盯着看,小女孩也盯着她看,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的胸口湿润了。

影片后半部分,给人一种很直观的感觉,在丧女这件事上,别人是“动起来”的,愤怒和关心都很生动,玛莎则彻底“静了下来”,犹如一滩冻冰的湖水,她需要慢慢开冻。

母亲在得知女婿出轨家暴后,给了他一笔钱,让他离开自己的女儿,而这个时候,玛莎也平静地接受了丈夫的离开。

在失去女儿的时候,玛莎的一颗心碎成碎片,这之后,她和肖恩的关系,和母亲的关系也都一度破碎,整个生活全部破碎。

可到最后,帮助玛莎走出痛苦的,还是那个被她拒之千里之外的母亲,她对玛莎讲述了自己的母亲逃离集中营,偷东西喂养她的日子。

在那段日子里,母亲学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昂起头颅,如今,她希望自己的女儿在被命运扼住喉咙时,也能昂起头颅。

从祖母到母亲,再到玛莎,这是一代代女性相传的力量,而在漫长的伤痛中,玛莎也一点点把破碎的生活拼凑,坚强的昂起了头颅。

在法庭上,她宣布了撤诉,她自认无权去审判助产士,在家生产就意味着承担风险,助产士已经足够专业尽职,剩下的不该是她的错。

玛莎讲完后,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助产士如释重负,就连一直希望她作证的母亲,也露出了笑容。

原来,母亲最在意的从来不是赔钱,而是女儿是否能真正从伤痛中走出,如今女儿终于走出来了,这才是她要的结果。

故事的最后,春天到来,万物复苏,玛莎的人生进入了新阶段,曾经珍藏的苹果籽,逐渐长成了苹果树,而树上偷摘苹果的小女孩,带给了玛莎新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