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艺术的表现手法谁知到

  首先我举几个例子来说这个话题。空对空地说不清楚。

  意识流手法的电影《野草莓》将现实、幻觉、回忆中的梦境组合成无序列、无逻辑的结构,使观众看到了孤寂的阴影在时间的维度上渐渐移动和扩展,随着阴影的移动和扩展,表达垂暮之年的主人对未来死亡的预感、恐惧和迷惘。在这部电影中让人费解的地方甚多,有时感觉闷的很。

  《广岛之恋》通过手指颤动的意识流方法,表现了个体情感的疯狂和人类政治的疯狂之间微妙的联系。

  《去年在马里昂巴德》中雷乃企图从潜意识境界去分析人的行为,潜意识成了影片的基础,因而影片把过去与现在、现在和回忆、现实和幻想、梦境和现实交相混杂,导致情节扑朔迷离,意义含混不清。

  《维罗尼卡的双重生活》以漫不经心的生活流为结构组织电影,灰蒙蒙的散光为主,创造出全片的沉闷压抑的悲剧气氛。女主角那无表演的表演在长镜头中突出了叙述的完整性,表意的丰富性。如果观众理解不了维罗尼卡的心理,就会看得云山雾海。而且一些看似无关紧要的景物,如一缕阳光破云而出、一片树叶飘然而下,也让人很难理解,尤其是还有文化的隔膜在内,这就更难看懂了。

  法国新浪潮电影大部分故事情节简单,但在电影手法上多种多样:镜头衔接主要用切入,甚至自由跳接,令人莫名其妙,却符合存在主义的要义——存在既无理由也无必然。电影手册派的导演的艺术生涯就是在电影表现手法上充分发挥自由度和能动性的过程。

  这就形成了艺术电影的一些特点:艺术电影存在永久的和被压抑的空白;显示是滞后的,而且相当分散;叙事越来越缺少普遍的动机。

  即使人物自己还对其精神懵然无知,观者却一定要时刻留意人物是如何在行起坐卧和布景道具之间逐渐露出真面目的,艺术电影为揭示人物的内心世界形成了一套场面调度提示法:静态的姿势、偷偷摸摸的窥视、似有若无的微笑、漫无目的的行走、饱涵感情的景物、一些与故事有关的事物。

  艺术电影在叙事中往往显示的是巨大的省略——更确切些,是巨大的空白。一连串复杂的行动被缩减成三四个简单的片断,与它们所要表现的现实比起来,它们本身一省略得不能再省。观众必须因此而忍受比通常观看古典电影时更持久的原因空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