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在欧洲爆红的国产电影,宁静破尺度出演,让影片光芒万丈

噼里啪啦,鞭炮的响声不绝于耳,一个响炮踢出去落到牛宝头上。炮炸了,人没事,周边人一阵喝彩。

一部在欧洲爆红的国产电影,宁静破尺度出演,让影片光芒万丈

观炮的春枝没法儿安心坐在椅子上。见炮响了,忙站起来瞅场子中央的牛宝有没有事。见人没事,她一颗心又落了下来。

一部在欧洲爆红的国产电影,宁静破尺度出演,让影片光芒万丈

一部在欧洲爆红的国产电影,宁静破尺度出演,让影片光芒万丈

可好运没有次次落到牛宝头上,一个炮仗炸掉了他当男人的尊严。牛宝人废了,被抬下去,春枝则穿上大红喜服,嫁了蔡家大掌事满地红。

一部在欧洲爆红的国产电影,宁静破尺度出演,让影片光芒万丈

《炮打双灯》这出戏有这么几个元素:悲剧、深宅大院、封建文化、被压抑的性,生而为人的权利。

一部在欧洲爆红的国产电影,宁静破尺度出演,让影片光芒万丈

蔡家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大家族,代代做爆竹生意,附近的镇子都靠蔡家的福泽过活。春枝是被迫女扮男装的大东家,掌管蔡家基业,熟读四书五经,年纪不大,为人却相当爽利稳重。

一部在欧洲爆红的国产电影,宁静破尺度出演,让影片光芒万丈

而牛宝则是四处闯荡的穷画家,机缘巧合下来到蔡家这深宅大院给大东家画年画。故事的主角便是这对青年男女。

一部在欧洲爆红的国产电影,宁静破尺度出演,让影片光芒万丈

自打牛宝进了蔡宅画年画,就和大掌事满地红结下了梁子。牛宝人穷但心傲,宅子里的人谁见了满地红都得恭恭敬敬巴结几句。

一部在欧洲爆红的国产电影,宁静破尺度出演,让影片光芒万丈

可牛宝却不屑于此,满地红施舍的银子也不收。他觉得自己靠本事吃饭,又不是乞丐,不接受嗟来之食是理所当然的。可满地红受惯了追捧,他怨这穷小子没眼色,看他不上。

一部在欧洲爆红的国产电影,宁静破尺度出演,让影片光芒万丈

本来满地红是没必要和一个跑江湖的穷画家杠上的,但大东家春枝对牛宝的赏识却让他颇为不满。

那天,春枝闲来无事去南院坐着,顺道和牛宝畅聊起来,干活的女人们都说从未听东家笑得如此开心。一来二去,待到春枝有空她总去南院看牛宝作画,和他聊上一二。

宅中人多,耳目也多,春枝的行动无不掌握在各个丫鬟杂役眼中。大家都说,女人身上长熟了心思也就往那方面想了,东家多半是动了嫁人的念头。

嫁人本是很正常的事,但放在春枝身上就是数典忘祖的谬事,就是作孽。蔡家只育有一女,春枝一旦嫁人,蔡氏爆业就会易姓。百年荣光便毁于一旦,蔡家先祖也会泉下难安。

因此,从小被当男孩养的春枝没有资格嫁人。父亲有言,宁可绝后也不能将这份家业传给外姓人。她的责任就是守好蔡家的百年基业,延续家族最后的荣耀。

当然,春枝对牛宝的动心逃不过老管家的眼睛。一边,他叫来掌事满地红,暗示他看着牛宝和春枝,以免两人做出格之事。

另一边,他旁敲侧击,提醒春枝要始终把蔡家的事业当成头等大事。其实,就算老管家不说,满地红也早给牛宝找了不痛快。

无缘无故掀翻牛宝的画具,把他的饭喂给狗吃,但牛宝也不含糊,直接将面倒在他头上。满地红在蔡家干了许多年,手艺也学得差不多了。可他是个有野心的,不甘愿只当奴仆,内心总打着翻身做主人的算盘。

满地红在这宅子里呆了十几年,都没能喝上一口主家的上等茶,怎么牛宝这穷小子一来大东家就如此恩赐呢。

虽然他想尽办法打压牛宝,但这人是个硬骨头,怎么都不低头。让满地红没想到的是,自己还没进一步行动,春枝和牛宝就先自己窝里反了。

与春枝相处期间,牛宝对她渐渐生了情意,情不自禁得画了一幅春枝穿女装的画。春枝见了被深深刺痛。

她已经努力压抑本能,想把自己当成男人了。但牛宝的这幅画简直像在嘲讽她,两人不欢而散。后续,春枝主动来找牛宝却遭到冷遇,两人彻底闹翻。

牛宝跑到春枝住的屋扔了一枚炮。炮炸了,气得春枝浑身颤抖。蔡家规定,宅子里禁止鸣炮,之前便有伙计坏了规矩,被春枝毫不留情得家法处置。

这次,牛宝也破了蔡家风水,坏了百年规矩。春枝虽对牛宝有意,此时也容不得半点情理,即刻便让管家把人拖下去责罚。

牛宝被罚缠大鞭,此刑有些阴毒。就是把鞭炮缠绕在人的身上,再把人吊起来。旁边搁一个火盆,人要是撑不住一低头,鞭炮就会噼啪作响,把那人炸得面目全非。

罚了牛宝,春枝过意不去,赶来将他救下抬了回去。两人间的仇怨看着虽有些可笑,但归根结底还是绕不开蔡家那点封建规矩。

牛宝提醒春枝,她是个女人,可以追求自己的幸福。春枝却被祖上规定所累,没法甩开这枷锁。

牛宝气急,便向封闭的蔡宅甩了一枚响炮,示意都是狗屁规定,人有做自己的权利。但这一行为却让春枝又气又恼,忍自己一个便能保蔡家基业、养活万千依附蔡家的生灵。

春枝认为她的忍受和牺牲是有价值的。牛宝渡黄河离开前,交好之人的一句话点醒了他“要想入蔡家的门,先得会玩炮仗。”

牛宝走后,春枝虽顿感失落,但随着时间的流逝,除了时不时的想念,倒也无甚大碍。近来,春枝开始频繁去附近小镇的爆庄办事。因为她听人说牛宝曾在这里出现过。

不过她一次也没碰到过。就在春枝逐渐失望之际,一只响炮又飞到了蔡家大院的上方,一如当年的情景。春枝欣喜得跑了出去,她知道,是牛宝回来了。

到了院外,一众人站在那里,牛宝身上缠着鞭炮,来了一招漂亮的耍炮仪式。追求不成,牛宝改变了策略。既然他无法把春枝带到蔡家大院之外,那他就自己进来。

离开的这段时间,他苦心学炮,试图得到蔡家人的认可,光明正大的把春枝娶了。春枝激动难耐,跑去找了他。

那晚,两个有情人尽情释放对彼此的思念,在黑暗中颠鸾倒凤。次日,春枝便把束缚她多年的男装狠狠的抛在地上,换上了女子的装束。

一不做二不休,她猛得推开门,扬声对蔡家一众人说道:“我本就是女子,就算不做你们的东家了,也要做回女子。”众人大惊,千方百计要压下这件事,拆散牛宝和春枝。

人们觉得牛宝就是个妖魔,迷惑了东家,想要把大家伙吃饭的碗打在地上。于是,他们带了武器去找牛宝算账。

好在,和牛宝关系很好的流浪儿童把炮扔到院子里,吓退了那些人。另一边,蔡家请了一众妖不妖鬼不鬼的东西,在春枝屋外绕了三天三夜,硬说这是蔡家先祖来劝她回头是岸。

之后,春枝一开房门就见蔡家人齐齐跪在她脚下,大喊“东家”。那一声声“东家”,扰乱了春枝坚定追爱的心,

她知道,这个代表自己身份的东家,怕是会像一根铁链似的,一辈子把她束缚在原地。说来也怪,男婚女嫁本属正常,但在春枝这里却被人们认为是猪油蒙了心,鬼怪上身的不当之事。

说到底,某事正不正常的标准,在于它符不符合被既得利益者塑造出来的观念和文化。蔡家人真的关心春枝的人生幸福吗?

不,他们只在乎蔡家所能产生的收益,他们只想维护内心所信仰的封建文化。春枝穿回男装,含泪告别牛宝,牛宝却始终不肯放弃。

即便期间有背着包袱离开的时候,但他还是为了对春枝的爱再次归来。蔡家长老聚众商议过后决定,与其和春枝拗着,让她管事管不到心思上,不如干脆选个靠谱的人入赘蔡家,延续香火。

老管家一向看重掌事的满地红,率先替他上了提亲贴。春枝满心焦虑得翻着各方呈上来的帖子,终于等到了牛宝的。

按祖上规矩,要举行一个比炮大会,让周围人看看提亲者的本事。谁赢,春枝就嫁给谁。比炮即为玩炮仗技术的对比,谁炮仗玩得溜谁就赢。

春枝跪在祖宗的牌位边,心中忧伤难耐。比炮十分危险,一不小心人就给废了。当年父亲就是因为比炮受了伤,变成了太监,生不出弟弟。这才到了后继无人的地步,后悔终身。

说到底,再怎么渴望婚恋自由,还得乖乖走进那个古老的制度。这次,和牛宝竞争的是满地红,他也是玩炮仗多年的老手,形势至此愈发焦灼,两人互不相让。

为了能娶到春枝击败满地红,牛宝不顾危险,竟用双腿夹住炮仗。然而,这比炮的场子注定是春枝和牛宝爱情的终结场了。

一声巨响后,牛宝人废了,被抬走。春枝也坐在喜庆的轿子里,按祖上规矩嫁给了满地红。

迎亲那天,牛宝躺在床上,听着外面喜庆的鞭炮声,泪流满面。春心萌动,激情碰撞,都已过去。春枝站在深宅大院,挺着肚子,无悲无喜。

她抗争过,失败了。最后困于流言,成了风言风语的主角。所有人都说她肚里的孩子是野种,春枝已经不在乎了。但是,她需要为孩子打算,不能让孩子听到这些话。

山的那边还是山,为自由反抗过后,还是深陷牢笼逃脱不得。不管采取什么办法,那压迫人的大山永远都会横亘在你的面前。

春枝和牛宝追求过爱情,可惜封建制度和社会上压抑人性的观念阻挡了他们。当你奔向自由的时候,那不合理的人和事,仍然会千方百计的将你拉回曾经的轨道,这才是最大的悲剧。

1994年上映的《炮打双灯》在国内外获奖无数,在欧洲更是成为爆款,但豆瓣评分人数仅有2000人。

这也许和当年没在中国上映有关吧。另外,影片中宁静的演技也可谓是她从影以来的巅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