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以后,当佟振保和王娇蕊这对昔日的恋人在电车上偶遇,这重逢来得如此猝不及防。

《红玫瑰与白玫瑰》:深情的交际花遭遇薄情的现实男,到底谁更惨

王娇蕊的容颜早已不复往昔,但这个曾经在他眼里不能娶的放荡女人,如今却摇身一变成了一大早带孩子去看牙医的良家妇女,这不能不让佟振保深受震动。

《红玫瑰与白玫瑰》:深情的交际花遭遇薄情的现实男,到底谁更惨

在佟振保看来,旧情人重逢,痛哭流涕的本来必然是当年被他果断放弃的女人王娇蕊,可事实上流泪的人却是佟振保。这让他自己也着实纳罕。

《红玫瑰与白玫瑰》:深情的交际花遭遇薄情的现实男,到底谁更惨

看到书中这一幕的时候,我终于确定我们好像错会了张爱玲那句名言的深意。

《红玫瑰与白玫瑰》:深情的交际花遭遇薄情的现实男,到底谁更惨

也许每一个男人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窗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的一颗朱砂痣。

《红玫瑰与白玫瑰》:深情的交际花遭遇薄情的现实男,到底谁更惨

原以为张爱玲是在讲“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所以男人心中才永远存在着红玫瑰和白玫瑰的区别。

可现在看来,佟振保的困境,是来自在这个世界根深蒂固的男性价值观,和自己的内心之间所做选择而产生的种种痛苦,是“他人眼里的幸福”和“自己内心的幸福”之间的角逐。

《红玫瑰与白玫瑰》是张爱玲最广为人知的作品之一,表面上写得是佟振保和三个性格迥异的女人的故事,实际上揭示的却是男权社会下男女价值观在人生选择上的困境和冲突。

男权意识对男性价值观的深刻影响男权价值排序做为赤手打拼的富一代佟振保,他最后选择身家清白的孟烟鹂,其实不是他在红玫瑰和白玫瑰之间的选择,而是他在忠于男性价值观和忠于自己的内心之间所做权衡之后的结果。

像很多男人一样,在佟振保的心里,他深知自己的前程、事业、父母、面子,每一样都必须要排在女人和爱情的前头。

其实,这样的男人有很多,像《杜十娘》中的李甲,《胭脂扣》里的十二少,《西厢记》里的张生,这是为男性世界大多数人所默认的根深蒂固的价值观。

事业的大厦,是他赤手空拳打拼得来的,这是男人的根基和命脉,根本伤不得;父母作为他的天然债权人,对他投资了二三十年,正眼巴巴等着他回报,更加伤不得;而面子,苦心孤诣经营了多少年的于自己内心“对的世界”,与他人眼里“完美的好人”,自然还是伤不得。

王家卫在电影《一代宗师》里说:人活在世上,有的人活成了面子,有的人活成了里子。

在很多男人心里,光这面子就比天大。

在这个大的价值观下,大多像佟振保这样的男人,便把可以恋爱和可以娶回家的女人分得极其清楚。

恋爱的女人要热烈多情,而结婚的对象一定要清白贤惠。

就像张爱玲在书中所说:一个是圣洁的妻,一个是热烈的情妇——普通人向来是这样把节烈两个字分开讲的。

男人意料之外的选择代价可是像佟振保选择了冷淡的孟烟鹂,却又受不了她的迎合顺从和空洞无趣。此时,男人对妻子有多嫌弃,对当初的情人,就有多怀念。然后白月光和朱砂痣就产生了。

而且,男人们当时往往并不会想到,浪子也有钟情的时候,贞女也有可能变成浪女。

当佟振保发现圣洁的妻子孟烟鹂出轨猥琐的老裁缝时,他的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愤怒、震惊和耻辱。但是他一直以来固守的价值观却不容许他在外人面前发作,因为他在外人眼里一直是完美的。

但他还是控制不住要发泄心中的痛苦,因为他一直觉得自己的牺牲理应受到这个世界更多的嘉奖,世界仿佛也欠了他的,然而不过是他必然要为自己的选择所付出的代价。

他开始更加放浪形骸地流连于烟花柳巷,而这一点小小的瑕疵,又恰巧于他的价值观无甚实际的害处,反而一直被隐蔽的默许甚至纵容。

但最后,佟振保还是选择悬崖勒马,继续做回那个众人眼中艳羡的对象。他已经伪装了那么久,付出了那么多,往昔的一切沉没成本,都拉着他继续走回那条表面完美的路上,否则前功尽弃代价就太大了。

尽管痛苦着,可大多数人必须继续装下去,因为这痛苦原本就是他应得的。

男人的虚伪和龌龊但佟振保最虚伪的地方便是,在隐蔽工作做的好的时候,也希望将价值观里那些顶重要的和不太重要的东西,兼而得之。就像王娇蕊一开始就是朋友妻,可他还是欺了。

你这才明白,他们所谓的好人形象和光明磊落不过主要是给别人看的罢了。

他们是贪婪的,只是佟振保的贪婪可以被他割舍得更快些。因为佟振保所拥有的那些东西,比李甲、十二少不同,他的是赤手空拳自己打拼出来的,而别人是因投胎投得好而坐享其成的。

这种男人更龌龊的一点是,当他们选择要割舍掉某个女人的时候,往往还要找出许多冠冕堂皇的理由,而且这理由必然是出在女人身上。

就像佟振保一早就把王娇蕊定义为猎艳的不可以娶的女人;李甲也被盐商孙富忽悠着认为杜十娘难保不会重操旧业;而大才子元稹则对初恋崔莺莺的始乱终弃,酸出了最高境界——大凡天之所命尤物也,不妖其身,必妖于人。

男女价值观的冲突和困境当时王娇蕊爱上了佟振保,这甚至也出乎她自己的预料。她是往日惯会跟男人们逢场作戏的,可这一次却动了真情。

女人动了真感情,就有了最大的软肋。因为大多女人的价值世界里,感情可以被毫无悬念地排在第一位。

而佟振保虽然也动了真情,但他的这份真情跟很多他认为顶重要的东西相比,就瞬间成了身外之物。

与男人的价值观刚好相反,男人可以因为一切放弃女人,而女人动了情,却可以因为男人放弃一切。

正如徐訏所说:在爱情里,女人是彻底的,但男人往往是妥协的。

像王娇蕊这样的女人,即使能够冲破一切世俗的偏见和印象,勇敢追逐自己的内心,但在男性价值观的审视之下,终究也难逃被嫌弃和边缘化的命运。

事实上,佟振保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她抛诸脑后了。

而表面迎合男性价值观的妻子孟烟鹂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符合了男人对于妻子的诸多条件的限制,但因为一味地顺从、忽视自己的需求、压抑着真实的内心,也难以活出一个女人更好的样子,找到自己的真正价值。

而且,尽管得到了妻子的位子,但男人的心却永远盘桓在那个真正让他们心旌摇荡的女人身上。

作为男性价值观的维护者的佟振保和孟烟鹂,得到了世人的赞誉和他人眼里的幸福,可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因为不能获得真正的里子的幸福,在不可知的深夜里,他们各自不时地咀嚼着痛苦。

但不论是作为反抗者的红玫瑰,还是作为顺从者的白玫瑰,最后都成了男权价值下的牺牲品。她们一个得到了里子,一个得到了面子,却永远都不能获得那种圆满的幸福。

而以佟振保为代表的男人,自然也只能选择她们之中的一个,而且通常注定是符合他们面子的那一个。

所以,他们娶的妻子注定难以成为他们心目中的白月光。

把爱情当成次要的东西,也放在次要的位置,然后失去它时,还有自欺欺人地找出种种理由,让自己深信是对方的不好。窃以为是选择了对的世界,可是真在人世经历一番,才发现所谓的对的世界未必是那么回事。

剩下的就是对曾经唾手可得的爱情的一种深刻的妒忌和不甘。所以,在属于佟振保和王娇蕊的久别重逢里,他毫无预见地哭了。

谢谢关注#夜莺的玫瑰#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