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电影年度最佳台湾片来了,好看到骂娘

编辑:admin /

年度最佳台湾片来了,好看到骂娘

穷人和有钱人的区别是什么?

年度最佳台湾片来了,好看到骂娘

据说有钱人走进一间餐厅后会先点菜。

年度最佳台湾片来了,好看到骂娘

穷人如我则会向服务员索取wifi密码……

年度最佳台湾片来了,好看到骂娘

一项社会研究表示:有钱人家的孩子脑容量更大,成绩比穷人家的高出44%。

年度最佳台湾片来了,好看到骂娘

英国还有一项研究说:穷人比有钱人少八颗牙。

年度最佳台湾片来了,好看到骂娘

最近新出的一部电影,则有着更残酷的设定。

年度最佳台湾片来了,好看到骂娘

《大佛普拉斯》

年度最佳台湾片来了,好看到骂娘

年度最佳台湾片来了,好看到骂娘

在这部电影里,穷人的世界是黑白的,有钱人的世界是彩色的。

年度最佳台湾片来了,好看到骂娘

本片导演黄信尧本来是一个纪录片导演。

年度最佳台湾片来了,好看到骂娘

这部电影源自于他的一部20多分钟的短片《大佛》。

年度最佳台湾片来了,好看到骂娘

为了不重名,导演说他想了很多办法。

年度最佳台湾片来了,好看到骂娘

什么巨佛、长佛、XL佛,不过听起来太土。

年度最佳台湾片来了,好看到骂娘

当时正值iPhone6 plus上市,导演索性把这部长片也起名《大佛plus》。

年度最佳台湾片来了,好看到骂娘

音译成中文,就是《大佛普拉斯》。

年度最佳台湾片来了,好看到骂娘

年度最佳台湾片来了,好看到骂娘

金马奖上,《大佛普拉斯》一举斩获了最佳改编剧本、最佳新导演、最佳摄影、最佳原创配乐、最佳原创歌曲5项大奖。

年度最佳台湾片来了,好看到骂娘

豆瓣友人也打出了8.4分的高分,是2017台湾本土电影评分最高的一部。

年度最佳台湾片来了,好看到骂娘

电影开始之前,导演先来了段旁白,并且声明自己的旁白会在整部电影里适时出现。

年度最佳台湾片来了,好看到骂娘

故事发生在台南,肚财无父无母,靠捡垃圾为生。

年度最佳台湾片来了,好看到骂娘

年度最佳台湾片来了,好看到骂娘

他经常在晚上跑到工厂守门人菜埔那里。

年度最佳台湾片来了,好看到骂娘

菜埔门卫室里的破电视坏掉之后,旺财提议去看老板Keven车里的行车记录仪。

年度最佳台湾片来了,好看到骂娘

年度最佳台湾片来了,好看到骂娘

左边菜埔,右边肚财

年度最佳台湾片来了,好看到骂娘

在这个画面是车窗外、声音是车窗内的行车记录仪里。

年度最佳台湾片来了,好看到骂娘

有很多工厂老板Keven和情人的热辣对话。

年度最佳台湾片来了,好看到骂娘

他们以此替代电视,来消遣时间。

无意间,发现了工厂老板Keven杀害了自己的情人叶小姐。

并且,把尸体藏在了佛像里面。

这部电影就通过这样一个荒诞的故事,对社会、人生层层深入的思辨。

首先,是穷富之间鲜明的对比。

正如开头“穷人和有钱人的区别是什么?”

是黑白与彩色的区别。

肚财和菜埔唯一可以窥视有钱人的彩色生活的机会,是通过行车记录仪。

他俩在门卫室的日常,就是一起吃着超市扔掉的过期食品,翻翻肚财从垃圾堆里捡的色情杂志。

这个摄影师应该有得诺贝尔奖。

而此时工厂老板Keven此时,在和政界权贵们声色犬马。

穷人生活里的枯燥压抑,与有钱人的灯红酒绿对比鲜明。

这部影片又不仅是穷富阶级的简单二元对立。

穷人与穷人之间,富人与富人之间,也是暗藏阶级相互欺压。

肚财平时在外边对人唯唯诺诺,但当他来到门卫室,面对比他更加弱势的菜埔,却显得高高在上。

吹嘘着外边的世界,与自己贫瘠的见闻。

菜埔的小叔虽然也只是个小摊贩。

却三言两语,轻易的骗走了菜埔几百块。

而工厂老板Keven,面对他那些政界朋友时也是低人一等。

请客吃饭、陪酒,唯唯诺诺极尽讨好。

宇宙一直在变,人间始终如一。

千百年来,科技不断发展,文化不断革新。

三六九等的阶级,阶级之间的相互欺压,依旧还在。

但不论身处哪个阶级,承认与否,都个个孤独。

肚财的另一个流浪汉朋友释迦,独自住在废弃的海边灯塔里。

三年前他来到这个小镇,不知从何处来,也不知为何来。

在这个小镇也只有肚财一个朋友。

整部影片就只有一句台词:“逛一逛。”

对于自己的未来,也有着清晰的认知——

死在灯塔里,腐烂成一滩尸水都未必有人发现。

不仅底层,片中的工厂老板Keven,也同样如此。

他和菜埔聊天的时候,摘下了自己的假发。

一边抚摸假发,一边说到:

“这才是我的真头发,我现在如果一天不戴,整个人就觉得不安。”

用于隐藏自己的那个面具,到最后反而成为了真正的自己。

而菜埔在旺财死后,去到肚财的家里。

看着墙上贴的杂志海报,和满屋子旺财抓来的娃娃。

才发觉自己对这个每天相处的朋友其实所知甚少。

「我想虽然现在是太空时代,人类早就可以坐太空船去月球,但永远无法探索别人内心的宇宙。」

而人的孤独,和人类社会暗含的阶级本质一样。

都如同推着巨石,周而复始的上山的西西弗斯。

无论怎么对抗、反复努力,都显得徒劳无功、毫无意义。

片尾曲里,轻轻的吟唱着「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

导演用这句出自佛经的话,同时指向大佛。

本应满怀慈悲的大佛,被当作藏尸之地。

即使是佛,即使是看起来再不可质疑的东西。

凡有所相,皆是虚妄。

还有导演纪录片式的旁白,不时地出现,提醒着观众这只是一部电影。

他戏谑的口吻下,诸如社会问题、人生疾苦,通通归于荒诞。

而这种处理手法有强烈的疏离感。

影片里不断打破的旁白、数量众多的远景镜头,为观众营造出一种大佛般冷峻的视角。

让观众如佛一般,俯瞰着影片里荒诞的一切。

而影片结尾,盛大的护国法会上,佛像里穿出了了阵阵敲打声。

是被启文藏尸的叶女士原来没死?

亦或是她在佛经声声中还魂了?

影片没有出答案。

片刻之后,画面黑掉,佛像里的敲打声依旧。

一片黑暗中,观众仿佛身处佛像内。

影片之前营造的疏离感与佛般冷峻的视角,就此崩塌。

观众又被拽进了这尊大佛里面,被拽进这部《大佛普拉斯》里。

我们都一样。

每个人都在自己命运的漩涡里,都在万事皆空的荒诞里。

这部影片直指人类生活虚无的真相。

归根结底,生活就是在无意义的琐碎里消磨。

但这部电影也不是彻底的虚无主义。

虽然一切意义索然,荒诞不经。

可是影片中,肚财抓娃娃的片刻;

菜埔骑摩托车带着自己妈妈看病得片刻;

肚财车祸而死的片刻;

依然触动着观众。

或许毫无意义。

不过我们的生活、情愫,不必非要个意义。

如同萨特所言——「存在先于本质。」

如果需要意义,那就自己创造自己的意义。

青豆也越发相信「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旧热爱生活。」

同样如同推石头,周而复始的上山的西西弗斯。

直面自己命运的荒诞。

明明知道劳而无功,但还是一次又一次的将巨石推上了山顶。

以此嘲笑着惩罚他的神。

若是因为荒诞、没有希望,便感到绝望。

才是真正对命运的屈服,对高贵的鄙弃。

和西西弗斯一样,有人也会选择怀抱着英雄主义。

选择直视虚无,在难捱的清醒里,与其近身肉搏。

用各种各样的事情,抵抗着虚无。

「不自量力的还手,直至死方休。」

如同抵抗,其他看起来没有希望的一切。

不过,英雄很少,你我皆凡人。

对生活,或许谈不上热爱与否。

选择逃避,选择麻木。

选择收回目光,假装从未看到。

这些无可指摘,人之常情。

只是不要在黑暗里,偷笑西西弗斯们的徒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