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独电影失独之殇,谁来抚慰人生之痛

编辑:admin /

失独之殇,谁来抚慰人生之痛

前段时间,一则社会新闻打破了往日的平静。

失独之殇,谁来抚慰人生之痛

失独之殇,谁来抚慰人生之痛

广西药监局局长因其独子意外身亡,自行坠楼不幸离世。

失独之殇,谁来抚慰人生之痛

失独之殇,谁来抚慰人生之痛

有网友评论道:“可怜天下父母心,抛开职务,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妈妈。”

失独之殇,谁来抚慰人生之痛

如此沉重的新闻,将中国社会里最现实的角落之一、那些生命的不可承受之重,又展现在了大众眼前。

“失独家庭”,指独生子女死亡,其父母不再生育、不能再生育和不愿意收养子女的家庭。失独者年龄大都在50开外,经历了“老来丧子”的人生大悲之后,已失去再生育能力。

大众对失独家庭已不再陌生。据社科院研究,中国目前至少有100万多个失独家庭。而根据卫生部的数据,这个数字还在以每年7.6万的速度在增加。

人口学家预计,中国失独家庭未来将达到1000万。根据中国致公党发布的调查报告,中国15岁至30岁的独生子女总人数约1.9亿,这一年龄段的年死亡率为万分之四。

数字具象化后,是一个个在现实和情感上分崩离析的中国家庭。

在点击进入百度贴吧“失独吧”之前,每个人都能看到这句话“重新找到生命的意义,愿逝者安息,生者珍惜。”

但在这个现代媒介迅速更迭的时代里,有那么一群中老年人,始终认为逝去的生命才是意义所在,执着地在这个少有人问津的网络空间里,反复回忆、思念,痛苦地循环。

图源百度贴吧“失独吧”

谈及失独,一位参加过同龄人葬礼的朋友和我说,失独对父母的打击是无法形容的。原先精致的父母失去了往日生活的仪式感,一夜白发的父亲是存在的,哭到失去声音的母亲也是真实的。

面对那些心态随着孩子的离去迅速转变的父母,他唯能做的,便只有伸出一双搀扶的手,不敢多言。身为同龄人的每一句安慰,都像一根刺,好似要狠狠地扎向失独父母的身上。每每开口前,他都怯懦了。

三联周刊发表的相关文章表明:哀伤知识和干预的缺席,让中国失独父母们在心理上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他们并非不需要帮助。

但旁人们这种受到拘束的情感,却一直面临着难以表达的困境。如何能在心理学上更有效地提供帮助,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难题。

失独烈士家属尝试试管婴儿

面对日益严峻的失独问题,各地政府不断完善了相应的政策措施。民政部表示,失独老人将参照三无老人的标准,由政府来供养。

上海在2020年更新了失独家庭的补助新政策,其中包括:

对于上海市60周岁以上且需要生活照护的失独老人进行登记评估,根据照护等级给予每月不同单位的居家养老生活照护服务。助餐服务:有助餐服务需求的失独老人,可优先提供助餐服务。免费家政服务:上海市55周岁—60周岁单身的独生子女死亡父母,可获得每月4小时的免费家政服务、结对关爱和精神慰籍活动;70岁以上老人,可获得每月8小时家政服务。医疗保健服务:失独家庭老人,可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家庭医生签约,享受依靠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内容包括:慢性病享受基药外用药;健康咨询服务;家庭健康评估等等。 再生育支持:对于有再生育意向的家庭,提供提供取出宫内节育器、实施输卵(精)管复通等计划生育手术(治疗)服务。

这个特殊的弱势群体,正努力在社会这个大环境里,重新感受“家庭帮扶”的概念与意义。

但,经济状况尚有政府帮扶,情感上的空缺却难以弥补。

漫长的往后余生,老人们却多用来抽丝剥茧地回忆。一位失独母亲在网上留言:“每每想到女儿受的罪吃的苦,便是撕心裂肺的疼。余生也只能在回忆中苟且前行。”

另一位母亲在下方评论道:“我宁愿一遍遍的撕裂伤口,也不能忘了她。”

太多人无法遗忘、也无法释然。但我们确乎也在这个空间里看到了一些时间治愈伤痛的希望。

在一次又一次地释放情感,开始重新感受生命、尝试方向的路上,有的人内心在某一刻轰然平静了。

而这种平静,往往不是一个结果,是一个漫长且没有终点的过程。在死亡之后,这些人试着重新找到生命进行的方向。

电影《失独》剧照

回过头,我们再问:一个失独的家庭,今后的几十年要如何度过?

我们承认,这是一道在情感上无解的题目。从某个角度来说,这或许也是一个失独家庭必须接受的残酷现实:

失独父母在自我拯救的道路上,没有神明,也没有奇迹。

但仅存的自己,也能给余生一个答案。

相关数据来源于百度百科和网络

感谢Anqi创作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