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版《蝴蝶梦》差评,希区柯克永远无法被超越

瑞贝卡,这个名字自带一种悬疑神秘的色彩,相信看过希区柯克导演版《蝴蝶梦》的人会对这个名字更多一层心理上的畏惧。而2020年的新版《蝴蝶梦》竟然能够在这种阴霾之中营造出不一样的氛围,不论其内容质量如何,只能说确实不易。

2020版《蝴蝶梦》差评,希区柯克永远无法被超越

2020版《蝴蝶梦》差评,希区柯克永远无法被超越

2020版《蝴蝶梦》差评,希区柯克永远无法被超越

2020版《蝴蝶梦》差评,希区柯克永远无法被超越

即使有些版本将其翻译为《蝴蝶梦》,但是如果选择直译则是《瑞贝卡》,也正是曼德利庄园前任女主人的名字。可以说,她作为隐藏在背后的线索,是真正的“主角”,也是让故事蒙上一丝恐怖的主要原因。

2020版《蝴蝶梦》差评,希区柯克永远无法被超越

2020版《蝴蝶梦》差评,希区柯克永远无法被超越

2020版《蝴蝶梦》差评,希区柯克永远无法被超越

2020版《蝴蝶梦》差评,希区柯克永远无法被超越

剧情梳理:曼德利庄园中的爱恨情仇

2020版《蝴蝶梦》差评,希区柯克永远无法被超越

在展开细说瑞贝卡其人之前,让我们先梳理一遍整体的剧情。新版的演绎大体上遵从了原著的剧情安排和人物设置。

2020版《蝴蝶梦》差评,希区柯克永远无法被超越

2020版《蝴蝶梦》差评,希区柯克永远无法被超越

由莉莉·詹姆斯饰演的主人公“我”是全片的叙事者,家庭出身并不好的她是凡·霍珀女士的雇佣女伴,在一次旅行中结识了马克西姆·德温特。两人相恋之后,“我”与马克西姆很快订婚,攀上高枝的“我”在喜悦之余,也得到了凡·霍珀的警告——曼德利庄园永远不会走出前任女主人瑞贝卡的阴影,而你只是一个为了让马克西姆感到心安的工具。

2020版《蝴蝶梦》差评,希区柯克永远无法被超越

2020版《蝴蝶梦》差评,希区柯克永远无法被超越

2020版《蝴蝶梦》差评,希区柯克永远无法被超越

2020版《蝴蝶梦》差评,希区柯克永远无法被超越

这些警告很快成为了现实,在回到曼德利庄园以后,“我”发现生活中处处都是瑞贝卡存在的痕迹,不被准许进入的旧房间,写着她名字的书信,连女管家丹佛斯都是瑞贝卡的忠仆、处处为难新人。此后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让“我”感到恐惧,觉得无容身之地,而且马克西姆情绪的多变更是让“我”感到绝望。

2020版《蝴蝶梦》差评,希区柯克永远无法被超越

2020版《蝴蝶梦》差评,希区柯克永远无法被超越

2020版《蝴蝶梦》差评,希区柯克永远无法被超越

2020版《蝴蝶梦》差评,希区柯克永远无法被超越

但是事件突然发生了转机,瑞贝卡尸体的找到让德温特惹上官司,也不得不讲出自己将瑞贝卡杀死的真相。旁观者都以为马克西姆对于瑞贝卡的离去耿耿于怀是出于爱情,而实际上,是出于对瑞贝卡的憎恨和自己失手杀死她的不安。

2020版《蝴蝶梦》差评,希区柯克永远无法被超越

当然,他们此时并不知道,连被杀死都是瑞贝卡精巧的安排而已,目的仅仅是为了让德温特在任何时候都不得安宁,让曼德利庄园永远在她的阴影下存在。

隐藏在幕后的瑞贝卡

虽然没有在电影中出现,瑞贝卡这个人物却几乎主导了所有事件的发生。她在别人口中是一个几乎完美的形象,美丽动人、善于交际,连小动物都会爱上的女性,尤其是在丹佛斯夫人的心中,瑞贝卡是唯一值得尊敬、值得爱的对象。

而在马克西姆的口中,瑞贝卡则完全是“完美”的反面,她放荡、控制欲强,把复仇和欺骗作为乐趣,她热衷将所有事情都安排成自己想要的样子,甚至于控制丈夫的所思所想,可以说,几乎到了苛求的境地。

在电影中,女主人公第一次走入瑞贝卡曾经的房间,所有的东西都按照原样放置,没有丝毫改变。多次给到花体字“R”的镜头即是一种暗示,瑞贝卡的特征被无限强调,能够体现出她在死后也牢牢掌控着曼德利庄园中的每一个角落,也会带来心理上的压迫感,电影中的“我”更是惶惑不安。

此时“我”并不知道瑞贝卡其人,也不知道马克西姆对其的憎恶,一个出身普通甚至可以说是贫寒的单纯女孩形象就展现出来了。

而“我”不小心打碎了瑞贝卡桌上的雕像,惶恐地把碎片藏在抽屉里,手被尖锐的瓷器碎片扎破流血,这种生理上的疼痛也暗示了女主人公内心受到的煎熬,在这里的每一刻都是一种对生命的消耗。

展现一个没有出现的人物,总是电影的难处,也是容易出彩的地方。可惜的是,2020年的这版《蝴蝶梦》没有抓住机会,或许是“活在人们口中的那个形象”太难用气氛渲染去刻画了,而电影中对于“石楠花”这个意象的缺失,也让这个人物看起来更加单薄。

原著中用大量笔墨描绘了瑞贝卡种植在曼德利庄园的石楠花,火红但是根茎盘错,这种花的热烈颜色也是“我”和马克西姆的心头阴影之一。从某种程度上,这种花是对瑞贝卡人物形象的映射,看起来热烈美好,内心黑暗纠结,充满感染力的颜色也可以让表现力爆棚。电影却完全没有将这个细节表现出来,曼德利庄园的灰暗反而失去了震撼的力度,瑞贝卡疯狂控制欲的细节也不那么有说服力。

但是瑞贝卡仍然无法让人憎恨,即使她算计所有人,让真相被隐藏多年,即使她有令人不齿的婚外情并且以此炫耀,即使她将自杀演变成一场谋杀并且试图让马克西姆负罪一辈子,她仍然让人恨不起来,很多人甚至觉得这个角色是令人着迷的,陷入和丹佛斯太太相仿的境地——在知道她所做的一切之后继续选择爱她。

这也就是所谓的反面人物独特的魅力所在,她的控制欲到达病态的地步,却在结果揭露出来之后显得可以理解甚至有些“可怜”,不愿意在癌症的病痛之中结束一生,所以选择以愚弄他人的方式假装被杀死。

在生命的最后,她应该是满足的吧,想象着对方会因为“杀人”而一辈子都处于困惑和迷茫之中,大概会让她得到满足感。而事实上,如果不是“我”出现,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去寻找医生,瑞贝卡的目的完全达到了。

从现在的角度来看,瑞贝卡几乎可以称得上独立,或者说是精致利己主义者的典范,为了追求自己的目标不择手段,精准地抓住对方的弱点并加以攻击:她知道德温特对于曼德利庄园的重视和对自己姓氏、家庭的自视甚高,她完全把握住德温特真正在乎的名利并且利用这些弱点钳制他。她不过是把可笑的现实玩弄于股掌之间,让人们各取所需罢了。

德温特性格的软弱让他不得不依赖这位美丽的夫人而在社交场上打开局面、维护家族在上流社会的地位,但是这些舞会、名媛贵妇的欣赏她其实统统不在乎,完成这些只是毫不费力的消遣,而从内心上说,她只要自己的快乐和满足,海边的船屋才是让她能够释放天性的地方。

人物违和,看着他们就无法入戏

这版《蝴蝶梦》最让人失望的一点还是人物形象的违和感,要承认,主演们都很有知名度,演技也并非尴尬无脑的类型,但是从整体上看总有一种无处释放的不安。

首先是女主人公,“我”。莉莉·詹姆斯在真人版灰姑娘中的惊鸿一瞥让她的颜值被大众肯定,但是这种太过端庄成熟的五官,很难让人联想到一个除了青春美丽外表以外几乎一无所有的年轻小女孩形象。这个原本刚进入社会的羞涩女孩,在电影中更像是隔壁福尔摩斯小姐不小心走错片场,跟男主完成一场计划中的暧昧小插曲。

在进入曼德利庄园之后的那些惶恐、噩梦、呓语和总是困扰她的幻想,还是需要一点“脆弱”的样子,而不是不断皱眉头,仿佛无神论者在听周围人讲鬼故事一样。

男主人公艾米·汉莫也是过于端正严肃的样子,而且强壮的身型根本不像是能被瑞贝卡进行心灵摧残的感觉,更像是一个说一不二的固执男青年,魁梧身材带来的压迫感比瑞贝卡亡魂的压迫感更胜一筹,让人根本不相信他会被困扰,更像是仿佛一听说瑞贝卡出轨的消息就能重拳打晕她,而不是哀哀怨怨被抓住把柄沉浸于痛苦之中无法自拔。

“我”与德温特的恋爱戏也非常没看头,过多的露骨情节不免让人觉得这段露水情缘完全就是身体欲望主使,至于爱情什么的都只是昭告外人的说法罢了,这种不稳定的根基导致影片后半部分的逻辑不够严谨,不让人能够信服这两位能够同甘共苦一起漂泊。

《蝴蝶梦》本身具有的强烈神秘色彩和可以深挖的人物形象本应让它拍起来很有看点,在不同时代也能够伸展出更多内涵,但是这次的改编无疑是一次不够成功的尝试,如果剧本不够出彩拍摄也无法经验,请至少,选几位不那么违和的演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