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电影《基督山伯爵》?

从1913年开始,已经至少有11部电影、3部电视电影、2部电视剧和1部迷你电视剧都是改编自这一作品,并以《基督山伯爵》为名,至于那些取材于这部小说,但名字不同的更是已经无法记数了。 1998年法国版的着重于讲述复仇的过程、探索邓蒂斯的心理世界;2002年美国版的着重于人物关系,强调传奇故事和爱情纠葛。那么拍摄于1961年的这一版本,则相对突出了动荡变幻的社会背景,强调了个人命运变化和社会的复杂关系,显得更为“好莱坞化”。 我个人认为法国的《基》比较好, 法国影片明显忠于原著,而且力图从每个细节再现十九世纪的法国,无论是马车,房子还是服装,甚至连餐具都十分讲究。用现代观点诠释情感与理情性的关系,将基督山伯爵由一个疯狂的,近乎变态的复仇着变成一个充满理性,充满人道的才者的过程表现的淋漓尽致;

为什么影视作品里国民党军官都戴白手套?

这叫军官“礼仪手套”,既是军人尚武精神的一种装饰性佩戴,也是军事仪式或部队检阅时军官的的正式着装要求,不过未必都是白色的,细心的军迷应该发现纳粹德国军官的手套颜色是灰色的,与德国国防军“耗子皮”颜色的军装较搭。白色礼仪手套,国民党军队学自日本,日本军队则学自欧洲。

关于电影《基督山伯爵》?(基督山恩仇记和基督山伯爵)

关于电影《基督山伯爵》?(基督山恩仇记和基督山伯爵)

关于电影《基督山伯爵》?(基督山恩仇记和基督山伯爵)

关于电影《基督山伯爵》?(基督山恩仇记和基督山伯爵)

军官“礼仪手套”的起源,需追溯到欧洲中世纪的骑士时期,这是欧洲特有的一个社会阶层,他们戴手套有实用性和涵义性两方面原因,所谓实用性,是骑士乘马所需要的“骑术手套”,有缰绳防滑和方便持剑的作用;所谓涵义性,是传统意义上代表执行“神圣公务”不可侵犯,经过骑士阶层的使用延伸,也成为互相之间的约定俗称:摘下手套把弄,表示友好和闲暇;摘下后扔到另外一个骑士面前,这是挑战约架之意;而对手如果拾起来,则表示接受挑战,可以决斗。

经过不断的演变,“礼仪手套”逐渐成为欧洲军队的军官专用,也成为身份的一种象征,既然带上雪白的手套,那肯定不是干粗活脏活的大头兵。同时在出席授勋仪式、政府典礼、军队阅兵时,行各式军礼也显得整齐划一(毛手黑手太多),是军官装叉耍酷扮帅之必备佳品。明治维新后,日本广泛学习欧洲的军制、军令和军装,以法德为师,顺便将军官“礼仪手套”一并舶去岛国了。

日本军官使用白色礼仪手套,既是指挥手势的威权需要,也有检查军队内务的实际需要,陆军军官用手套擦拭营房门窗角落,海军军官擦拭舰船舱室陈设,有点灰土很容易查验出来,大嘴巴子就抽上去了;中国的北洋军阀时代,从军制、军校、军装等各方面都全方位学习日本,比如张作霖的奉军肩章都是竖版的,白色军官礼仪手套也流传过来,国民党黄埔系军队的老大老二蒋介石何应钦都毕业于日本军校,自然也沿用不误,黄埔军校时期已有使用。

既然是军官“礼仪手套”,实际上在战时或非正式场合,国民党军官也不佩带的,在物资并不丰富的抗战和解放战争时期,那玩意天天带天天丢也是耗费不起的,另外在战场上白花花的目标,简直就是敌人特等射手的靶子。至于影视剧里嘛,很少有人认真去考究,出场必戴,看似专业,实则装叉。比如《亮剑》里那个山崎大队长,白手套都快成黑的了,还举着战刀舞舞扎扎的,有点搞笑了。

(蒋介石陈诚阅兵时是戴白手套的)

真正在战时使用的,是二战后普及的“战术手套”,为了渐小目标暴露的可能,基本不用白色(似乎绿色和迷彩色较多),它有防滑、防寒和战场保护手部的许多作用,也不分官兵皆可使用;而白色礼仪手套仍然是军官非战时专用(礼兵或宪兵例外),警察作为准军事组织,以及交通指挥等实际作用,也佩带白色手套。

(一些非军事正式场合也不佩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