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胎》台湾首支手机拍出来的电影,怪胎恋爱:神经病也能懂你,有何不可?

靠着手机和“选择性坐轮椅”,廖明毅导演拍出《怪胎》这部佳作

这部2020年8月7日在台湾上映的电影,竟是用iPhone拍摄出来的!

靠着手机和“选择性坐轮椅”,廖明毅导演拍出《怪胎》这部佳作

靠着手机和“选择性坐轮椅”,廖明毅导演拍出《怪胎》这部佳作

而廖明毅,就是那个曾经拍出了《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吃吃的爱》《六弄咖啡馆》等极高口碑青春、剧情片的执行导演.

靠着手机和“选择性坐轮椅”,廖明毅导演拍出《怪胎》这部佳作

对于这部台湾首支iPhone电影,他更是兼任编剧、摄影师和剪辑师。

靠着手机和“选择性坐轮椅”,廖明毅导演拍出《怪胎》这部佳作

他运用摄影器材iPhone XS Max的独特性,以及镜头的巧妙变换,加上融入奇幻与写实风格,将这部电影呈现在大荧幕前,不仅满足了观众们的期待,还获得了豆瓣7.2的高分。

靠着手机和“选择性坐轮椅”,廖明毅导演拍出《怪胎》这部佳作

靠着手机和“选择性坐轮椅”,廖明毅导演拍出《怪胎》这部佳作

《怪胎》的男主角陈柏青(林柏宏饰)和陈静(谢欣颖饰)两人都是严重神经性强迫症患者,有非常严重的洁癖。

靠着手机和“选择性坐轮椅”,廖明毅导演拍出《怪胎》这部佳作

每月的15号是柏青唯一一天出门的日子,在某一天的15号,他遇见命运中的她,老天爷将这两个“同病相怜”的怪胎的红线连在了一起,相遇后的他们仿佛不再害怕会一直孤独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靠着手机和“选择性坐轮椅”,廖明毅导演拍出《怪胎》这部佳作

然而这对命运般的眷属,却在柏青的强迫症突然消失之后,他们的关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究竟爱情的承诺,是否会一直长久下去?

片头的画面使用了1:1的正方形比例,是典型的置中构图。

一方面将视角聚焦于男主角身上以及他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行为;一方面让人感觉到镜头的压迫感和空间的狭窄;另一方面画面似乎散发着诡异的味道,不协调感牵引着观众们的紧张心情。

后面的比例突然变得正常,视野便变宽阔后剧情发展也慢慢地推向了高潮,角色之间的冲突也越来越明显。

不得不说,这样大胆的构图方式确实令人望而生畏但同样令人沉浸于此中。

林柏宏和谢欣颖在剧中要演绎出严重神经性强迫症患者的性格特点,所以导演安排他们在剧中几乎无时无刻不在戴口罩、戴手套、穿防尘衣、反复洗手、消毒,一切都是避免细菌上身。

这个剧情安排,是不是与现今的疫情很相似呢?

影展方看完《怪胎》后也表示:

“虽然这部电影的两个主角害怕与人群接触,又有强烈的洁癖症,让人联想到这几个月的疫情,但其实本片是在疫情爆发前拍摄,不会让观众因为担心疫情而影响观影的情绪,电影本身很幽默、有微微的悲伤,有着深刻的情感,更让人有所共鸣。”

在爱情的世界里,我们都是怪胎。

影片开头就介绍了什么是强迫症,它的英文学名是[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简称OCD,意指不断强迫自己重复做某些事情,进而达到预期的标准,否则心中会产生强烈的焦虑及不安全感。

就像影片中反复出现的镜头:把东西摆放得整整齐齐、不停地洗手、一直怀疑瓦斯没关、一定要在某时某分准时睡觉及起床、皮肤暴露在空气中太久会起红疹、偷巧克力不吃只是为了过把瘾、出门有一定的时间限制……

患有OCD的人每天重复着同样的事情,被人认为是“怪胎”也是情有可原的,也正因为如此,他们非常需要一个懂自己的人陪伴,一起消磨掉这些无聊繁琐却非做不可的强迫行为习惯。

电影里最让人印象深刻的一句话,就是那句:“你懂我”,这句简短的对白道出了多少有情人的心声。

不论是谁懂谁,要知道,从古至今知音难觅,有一个知音般的爱人更是难得。

只要你懂我,就足够了。

听起来温暖得就让人很有安全感,他们恋爱的样子也同样很可爱亲切。

通过强迫症患者,解析了爱情的深层含义,在这个世界上,试问谁才不是“怪胎”呢?

就因为病理缺陷遭到社会排斥,我们身上的毛病或许比他们还多,是不是也要遭到冷眼相待呢?

我们命中注定的令一半,说不定也是个“怪胎”。

错过的终究不再重来,我们从约定好不许为自己的OCD反悔的那一刻起,就已经结束了。

原来曾经的快乐,都是因为遇见你之后,把憧憬的未来想得过于美好。

我们都把自己包裹在爱情的温室里,丝毫不知现实的残酷。

柏青的病突然好了,这意味着他变成了一个正常的人,可以做正常人能做的一切事情,包括上班、购物、乘地铁、旅游和交友。

就算不出门,也可以邋邋遢遢地待在家里看电视,困了就睡,参加庆功会到半夜都不回家也可以……

而陈静变得像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从早到晚照料着家里的所有事情。

渐渐地,柏宏陪伴她的次数越来越少,饭桌上两人也只有苍白的一段对话。直到第三者的出现,两人的关系最终还是破裂了。

是不是很像现实中分手后的情侣呢?

“你超懂我”到底是有多懂我,就像影片后半段的压抑氛围,剧情猛地反转,换成女主恢复成正常人后的发展,用男主的视角赤裸裸地把与女主相似的“悲伤”展现给观众看,变成了这部电影一大特色。

导演的这种处理方法,很好地化解了男女不平等的尴尬局面,恋爱中的双方没有绝对的对与错,重点是彼此有没有对方的存在,有没有重视对方的心里感受。

电影真的“很懂我”:到底什么才是正常,什么才是不正常,爱情里的“对”与“错”怎样衡量才是最好的,改变真的有这么可怕吗?

说实在的,没有唯一的答案,也许在复杂多变的世界里,只有自己亲身经历过才会懂得,这就是电影所要传达给我们的人生观、价值观与爱情观所在。

《向左走向右走》里有一句话:你生命中充满了巧合,两条平行线也会有相交的一天。

爱情里的“强迫症患者”,愿你们在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一个真正懂你的人。

#强迫症#

#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