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点》|宗教光环下跨越种族的亲情

种族问题作为美国社会长期存在的问题常出现于美国励志题材电影中,有色人种与白人的冲突、和谐与融合在导演镜头的构造下呈现出美国风味的“民族大团结”。

《弱点》|宗教光环下跨越种族的亲情

电影《弱点》选取迈克尔·路易斯的小说《弱点:比赛进程》的框架与片段进行改编,讲述了一位非洲裔男孩迈克尔,原本过着风餐露宿的生活,因其超强的运动天赋进入一家基督教学校上学,正当他迷茫之际,遇到了善良的利·安妮并被其收养,在陶西一家的支持与鼓励下,迈克尔敞开内心,真正融入了这个白人家庭,并将自己的运动天赋发挥到最大,不仅进入大学学习,而且成为了一名著名的橄榄球运动员。

《弱点》|宗教光环下跨越种族的亲情

《弱点》|宗教光环下跨越种族的亲情

作为一部典型的美国主旋律电影,导演将镜头对焦黑人孤儿,而陶西一家作为典型的基督教家庭出现于迈克尔迷茫之际,并用热情与信任拯救对方,展现了爱的关怀下有色人种在歧视环境下的另一种可能。

《弱点》|宗教光环下跨越种族的亲情

《弱点》|宗教光环下跨越种族的亲情

一、宗教光环下的人道主义

《弱点》|宗教光环下跨越种族的亲情

宗教作为一个关键因素基本贯穿于整部影片。迈克尔人生中的第一个转折,便是他由普通学校转入教会学校,教会学校与普通学校的差异便在于,在宗教的光环下,进入这里的人都会因宗教的原因拥有更多的包容心,对于备受歧视的有色人种来说,是一个能够不被歧视,像白人小孩一般生活的最佳去处。

《弱点》|宗教光环下跨越种族的亲情

《弱点》|宗教光环下跨越种族的亲情

同样,也正是这样的包容与仁慈,让校长即使不满意迈克尔不堪的成绩,却依旧会因为墙壁上悬挂的“基督教徒”四字而破格将其录取。而校门上那句“人类能力有限,上帝无所不能”将影片也带向光明的方向,迈克尔在校门匾牌的祝福下走入学校,而他的人生也正如匾牌,作为人类的他对其生活无可奈何,然而上帝总会派“天使”去拯救他,因为上帝无所不能。

《弱点》|宗教光环下跨越种族的亲情

《弱点》|宗教光环下跨越种族的亲情

利·安妮一家便是上帝指引之下拯救迈克尔的“天使”,无论因为好意却反被秋千上的小女孩嫌弃时肖恩主动的搭话,大雨瓢泼的天气里无家可归的迈克尔与陶西一家的偶遇,还是训练无果时利·安妮简单却有效地点拨,陶西一家总是适时地出现在困境中的迈克尔身边,并将其带离困境。迈克尔第一次与陶西一家共进晚餐时,祈祷词的召唤下迈克尔缓缓将手伸出并与肖恩、柯林斯紧握着手,他们的命运也因此紧紧相连。

《弱点》|宗教光环下跨越种族的亲情

实际上,虽然导演将迈克尔设置为黑人形象,或者说在人物原型上他原本就是一名黑人,但是陶西一家与迈克尔的亲情连接是不限于种族的,即它适用于全部孤儿与领养家庭的故事结构,主人公之所以是迈克尔,是因为作为从小被抛弃且生活拮据,成长环境恶劣的迈克尔,在面对暴力与罪恶时,依旧保持他的至纯至善之心,虽然他拥有有色的皮肤,但他的内心却如天使一般,这才是上帝关照他的原因。

二、跨越种族的亲情连接

影片中,种族差异与种族歧视出现在每一个细节之处,脏乱差的阿拉巴马街中游手好闲的黑人小孩与教会学校图书馆中奋笔疾书的白人小孩、高级西餐厅中用餐的人们与黑人服务员以及阿拉巴马街廉价衣服超市与车水马龙的繁华街道等等,仿佛从环境到细节都在宣告世人,这是一个不平等的世界。

当利·安妮将包含迈克尔的家族照片印在圣诞贺卡上赠与朋友时,朋友们却将利·安妮收养迈克尔的行为说成是一种作为白人的内疚感,并始终对迈克尔的黑人身份表示担忧。利·安妮虽然以其仁慈与善良接纳着这个“异来者”,但这样的做法明显并不被朋友甚至社会认可,种族问题依旧存在。对迈克尔而言,正如他在学校中创作的那首诗《白墙》一样,一眼望去无论是环境还是人,是一望无际的白色,大面积的白让迈克尔恐慌甚至于害怕,他无法感受到人们的善意而压抑地生活着,于是发出“这不是迈克尔·欧尔”的无声呐喊。

种族差异就像迈克尔笔下的那堵白墙,将迈克尔困在无人岛,一个只有恐惧与不安的地方,戏剧性的是,建立白墙的人是白人,而推倒这堵墙的依旧是白人。利·安妮以慈悲之心救济迈克尔,也在看到他的纯真善良后拯救他,而拯救他最重要的一步就是给他一个完整的家,于是她用完全平等的爱将其视为儿子,给予他珍贵的亲情。

在利·安妮想要正式领养迈克尔时,在其亲生母亲处得知,迈克尔没有父亲,唯一存在的亲情(母亲)却是个十足的瘾君子,影片中迈克尔在刺激之下闪现的混乱场景片段不断出现,也最终在迈克尔对刚刚获得的亲情产生怀疑时与黑人男孩打架中全部呈现,那些噩梦般缠扰迈克尔的便是那被迫失去的亲情。

于是亲情便是打开迈克尔心门的钥匙,睡前故事、车祸后不偏不倚的关心以及选择权的尊重等等,利·安妮始终将迈克尔当做自己的孩子,正是这样的尊重与平等,迈克尔真正融入了这个白人家庭。

作为励志电影,影片中过于理想化的构建被人诟病以“假、大、空”不无道理,同时,电影作为造梦的利器,尤其在真人真事的加持下,真实与虚构互相交织,即使导演回避了很多问题与困难,但这样的影片依旧充满魅力。迈克尔是幸运的,他逃脱了黑人男孩的普遍命运,走向了一个相反的方向,宗教加持下,天使降临人间,及时拯救了这个善良的少年,也治愈了荧幕前的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