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女电影武侠小说里最文艺的人名是哪个?

编辑:admin /

武侠小说里最文艺的人名是哪个?

芷若,是金庸笔下最美丽的名字之一。芷为白芷、若为杜若,都是古代香草名。古代多把香草和美人、志向高洁之士并喻。描写最多的是屈原的楚辞:“扈江离与薜芷兮,纫秋兰以为佩。”“杂杜衡与芳芷”,“沅有芷兮澧有兰”、“采芳洲兮杜若,将以遗兮下女”、“畦留夷与揭车兮,杂杜衡与芳芷,”……顺便多说两句,这里还可以看出黄药师之妻子阿衡这个小名的出处,“杂杜衡与芳芷”,杜衡也是香草,可见阿衡之名也是拿香草来比拟绝代佳人。“怀兰蕙与衡芷兮,行中野而散之”,衡与芷也是并称的!可见金庸笔下,芷若是与阿衡一样优秀的女子!“芷”是香草最多描写入诗句的一种,经常和兰花并提,“岸芷汀兰,郁郁青青”,有趣的是,确实有种芷草叫做薛芷,屈原有诗:“扈江蓠与薛芷兮”,而周姑娘曾提到“家母姓薛”,这被许多人当成把周女比喻薛宝钗的证据,看过本文之后,周迷要记得毫不客气的反驳他们,红楼梦出自清朝,人家芷若早在几百年之前,怎么可能与之有丝毫相同之处?“家母姓薛”,从名字上来猜测,正确的联想应该是她的母亲叫薛芷,本名就与香草相符,而把女儿取名为“芷若”,就像南兰的母亲把女儿取名为“若兰”一样。不过大家千万不能把芷若的‘若’也当成好象的意思,以为芷若就是“若芷”,那可就错了。因为这个若--杜若香草也有她自己独特的个性。  杜若个性刚烈,一夜间灿然绽放,隔日便悄然凋零。其花貌似坚强,实则柔弱,它绽放得太过刚烈,虽然枝叶强韧,但花瓣脆弱,一旦全力绽放,便注定颓败。这就够了,因为如泰戈尔所说,“毕竟在天空中留下痕迹。”作为武侠小说之“集大成者”与“创新者”,金、古二人洋洋洒洒的几千万字的作品中,涉及到的人名真可谓不少。在对人物的取名上,二人皆妙笔生花,各有千秋。  (一)朴实与华丽  作为起初的一个历史学者,金庸身上承载的更多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积淀,在取名上更中正持平一些,人名大多朴实敦厚,如郭靖、杨过、令狐冲、乔峰、狄云、陈家洛、袁承志、陈近南……一个个四平八稳的,带有很强的仿真性,也就是说,在现实的生活中,这些名字一样可能会出现,而且几率还很高。  作为后起之秀的古龙,新武侠主义的创新者,在取名上当然就不能再落窠臼,加之古龙的浪子情怀,所以他笔下的人名往往飘逸出尘,极具诗意美感,如楚留香、西门吹雪、花满楼、叶孤城、中原一点红、花无缺、秋凤梧、萧别离……这些名字跟金庸笔下的比较,就显得虚幻了许多,像不食人间烟火似的,直楞楞地就从虚空中走出来,华袍锦服,丰神俊朗……  简言之,金庸:传统仿真而朴实;古龙:现代虚幻而华丽。    (二)男女有别  在对待女性角色上,金庸往往大度、宽容、欣赏得多。因而在对其作品中女性角色的取名时,个人感觉金老是花了大功夫的,至少比为男性角色取名时更用心。其笔下清丽脱俗的佳名比比皆是,“袁紫衣”之飘逸,“木婉清”之灵气,“王语嫣”之俏兮,“周芷若”之淡雅,“小龙女”之高贵,“霍青桐”之清幽、“程灵素”之脱俗、“苗若兰”之娟秀、“凌霜华”之冷寂、“岳灵珊”之轻盈……字字珠玉,为我们打开一幅群葩争芳的佳人图。  古龙则是一个十足的大男子主义者。他的小说跟吴宇森的电影一样,更多的是在讲述男人们的故事,兄弟情、生死义,女人永远只是点缀。“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在这种信条下,古大侠对笔下的红颜之名,往往显得漫不经心,随意而为。如:苏樱、丁灵琳、红袖、甜儿、朱七七、铁心兰、林仙儿、田思思……一看就是可爱的邻家女生。相比金庸考究的态度来,显得内涵底蕴不够。但也有一些不俗的名字,高雅如林诗音(感觉在借用林微因捏)、沈璧君;空灵如明月心;飘逸如蝶舞;诗意如翠浓……  在对女性角色的取名时,金庸引用了许多古诗词等传统文化典故,如:  袁紫衣——鲁迅之“月光如水照缁衣”,紫衣即缁衣,暗示了袁紫衣的最终命运  木婉清——《诗经?国风?郑风》“有美一人,婉如清扬”  王语嫣——“语笑嫣然”  周芷若——《汉书》“衡兰芷若”,芷为白芷,若乃杜若,皆是香草。李白亦有诗云:“始向蓬莱看舞鹤,还过芷若听新莺”  程灵素——古医药典籍《黄帝内经》中的《灵枢》《素问》二章  李沅芷——屈原的《湘夫人》“沅有芷兮澧有兰,思公子兮未敢言”  苗若兰——《洛神赋》“含辞未吐,气若幽兰”  而在其不同作品中,同是被叫做妖女的几个女孩,青青、盈盈、素素,同样的聪明、任性、泼辣,其名字均出自《古诗十九首》“青青河畔草”、“盈盈楼上女”、“纤纤出素手”。  可见,金庸对笔下的女孩子是很喜欢的,取名时恐其不美不雅,引经据典的,在此就不一一列举了。  再看古龙笔下的女孩,取名上就几乎没有用什么典故,基本上都是洋溢着现代气息的名字,动感、活泼、甜美……相反,对其笔下的男性角色,取名就认真得多,甚至可以说是煞费苦心,也用典,如:  萧十一郎——唐崔郊“侯门一入深如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西门吹雪——元代诗人虞集“剑吹白雪妖邪灭,袖拂春风槁朽苏”  叶孤城——王之涣《凉州词》“一片孤城万仞山”,叶孤城的内心与他的名字一样,是一座封闭而孤独的城  柳余恨——自古多情空余恨,好梦由来多易醒。柳余恨抚钩叹曰:“离别是为了下一次相聚”  萧别离——无边落木萧萧下,杜宇啼血,不忍别离  卓东来——老子入函关,紫气东来  另外,在古龙代表作品楚留香系列和陆小凤系列中,古龙竟然用了同一种模式:三个男人一台戏,堂堂七尺女儿名——楚留香、胡铁花、姬冰雁;陆小凤、西门吹雪、花满楼。而西门吹雪和花满楼这两个名字极具画面感和审美意境。衣冠胜雪照冷月,横剑西门轻吹雪;江南三月,花满西楼。一个高远出尘的不世剑客,一座花香盈盈的悠然小楼。叹乎,惜乎!  除了画面感的名字,古龙笔下的还有些人名充满了“动感”。一如高渐飞,渐行渐远,越飞越高。让我总想起《东方不败》中的猿飞日月,在长草间如风般掠过;二如卓东来,似登高台,胸藏沟壑,东风渐至,我自岿然,一个非常大气的名字;三如萧泪血,双眸如星,浊泪似血。我似乎看到了剑庐里“泪痕”始出时,萧大师的悲喜交织的矛盾心情,数番心血,不忍毁之,泪洒名剑,滋然有声。于是萧泪血在满天夕阳下来到长安古城,去破解“泪痕”中封铸的谶语。  简言之,金庸女人名字取得好,古龙男人名字取得绝。    (三)严谨与随意  在金庸的作品中,无论主要人物的名字,还是次要人物的名字,金庸都一视同仁,皆严谨认真的取名,不会敷衍了事,即使是跑龙套的也不例外,有些小人物往往还给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如《笑傲江湖》中的“黄河老祖”,《倚天屠龙记》里的“海东青”……这是金庸一贯秉持的大家风范和尽善尽美的态度。  古龙则不然,除了主要人名他老人家费点心思琢磨外,次要的人名随意而为,打杂的跑龙套的命运就更惨了,往往以张三李四王二麻子等就打发了。在古龙看来,这些无关紧要的人物不是旋即消失在故事的烟尘中,就是被“咔嚓”掉当英雄炮灰的,不值得他老人家劳神费力。具体的例子我就不列举了,反正是小人物,说了也没有多少人知道,呵呵。  简言之,金庸:主次同等,严谨认真;古龙:重主轻次,率性而为。    (四)常用与生僻  这里指作品中人物的“姓”。  在金庸的作品中,人物的姓氏大多常见,尤其是主角的,如:张、杨、郭、李、胡、萧、陈等。而古龙作品中人物姓氏多不常见,甚至生僻,如楚、路、荆、铁、花、姬、水、明、刀……比起金庸来,古龙更喜欢用复姓。诚然,金庸作品人名中也有复姓,“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虽然只有15部作品(加《越女剑》),人名却近1500多个。涉及复姓有“司徒、端木、尉迟、上官、欧阳、慕容、令狐、东方、独孤、完颜、耶律”,考虑到金庸作品中的历史因素,将“完颜、耶律、慕容”等除外,真正金庸有意取的复姓名字也很有名气的就是欧阳峰、东方不败、令狐冲及独孤求败。古龙则不然,在他作品中,复姓多且出现频率颇高,除上述提到的,还有“司马、司空、皇甫、西门、南宫、轩辕、公孙、百里”等,尤其武林四大家中的“东方、西门、南宫、北野”中的前三者和“上官”等尤其情有独钟。哎,都是很多武侠作家的通病。如果说金庸是无心插柳,那古龙则是有心栽花。  简言之,在这点上金庸注重内容,古龙注重形式,也符合他“剑走偏锋、追新逐奇”的固有心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