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日本的文艺片很少往晦涩难懂的方向走,你怎么看?为什么?

作为日影迷,我来说说自己的感受吧。

有人说日本的文艺片很少往晦涩难懂的方向走,你怎么看?为什么?(晦涩难懂怎么念)

首先提到日本的文艺电影,不得不提一个如雷贯耳的组织ATG,英文全称为“Art Theatre Guild”,直译为“艺术影院协会”或者”文艺电影行会“之类的意思,指的是发行并制作了大量艺术电影的日本艺术影院协会。

有人说日本的文艺片很少往晦涩难懂的方向走,你怎么看?为什么?(晦涩难懂怎么念)

这个组织在日本影史上有着举足轻重、不可忽视的重要作用。日本一大批在业界闻名遐迩的导演,如大岛渚,新藤兼人、若松孝二、寺山修司、今村昌平等等都曾是这个组织的成员。该组织的出品的电影,不以票房和观众的喜好为目的,而是致力于探讨电影的广度与深度。简单说就是为电影而电影,为艺术而艺术。

有人说日本的文艺片很少往晦涩难懂的方向走,你怎么看?为什么?(晦涩难懂怎么念)

ATG在其由盛到衰的几十年间,诞生了一大批之后永载史册的艺术电影。这其中自然不乏一些晦涩难懂,让人摸不到头脑的纯粹硬核艺术电影。所以说,说日本文艺片很少往晦涩难懂的方向走是完全错误的,可能是没有接触到这类硬核文艺片。

当然文艺片也不是说非要往晦涩难懂的地方走才算文艺。许多文艺片也是很容易看懂的,但也不会有损它的艺术价值。但日本文艺片的确有很多在国际上都令人叹为观止的硬核片,有些不止是晦涩难懂,甚至是完全看不懂。比如寺山修司的片子,绝对是硬核影迷都难以啃下的硬骨头。

所以说,日本文艺片绝对不乏晦涩难懂的硬核作品。不过这样的作品,永远都是少数人追捧,多数人无法接受的存在,但这就是艺术,总有别样的东西,才显得百花齐放,个性张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