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声小品演员跨界电影,已经成为一种常态。

冯巩才是被小品耽误的演技派,演精神病医生这段堪称经典中的经典

但是,笑星们在大银幕上的笑果显然不及主业,他们电影作品的成绩也都不太尽如人意。

冯巩才是被小品耽误的演技派,演精神病医生这段堪称经典中的经典

有一些,完全就是灾难。

冯巩才是被小品耽误的演技派,演精神病医生这段堪称经典中的经典

大家现在可以自己脑补那些烂片。

冯巩才是被小品耽误的演技派,演精神病医生这段堪称经典中的经典

但是在这之前,还真有一位算是转型成功、作品靠谱的演员——

冯巩才是被小品耽误的演技派,演精神病医生这段堪称经典中的经典

冯巩

冯巩才是被小品耽误的演技派,演精神病医生这段堪称经典中的经典

冯巩才是被小品耽误的演技派,演精神病医生这段堪称经典中的经典

一提到这个名字,大家脑海中首先浮现的,对,当然不是颜土豆老师。

冯巩才是被小品耽误的演技派,演精神病医生这段堪称经典中的经典

而是每年春晚上那句“我可想死你们了”。

冯巩才是被小品耽误的演技派,演精神病医生这段堪称经典中的经典

然而在相声演员这个身份之外,冯巩其实从90年代开始,就在一系列现实题材的作品中塑造过许多相对严肃的经典角色。

冯巩才是被小品耽误的演技派,演精神病医生这段堪称经典中的经典

比如《没事偷着乐》中的贫嘴张大民,《谁说我不在乎》里“妻管严”的精神科医生,还有《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中老实热心的三轮车师傅。

冯巩才是被小品耽误的演技派,演精神病医生这段堪称经典中的经典

冯巩才是被小品耽误的演技派,演精神病医生这段堪称经典中的经典

你会发现,冯巩参与的电影,有个特别有趣的特点,那就是片名多是些俗话俚语,生活气非常浓。

冯巩才是被小品耽误的演技派,演精神病医生这段堪称经典中的经典

而在这些作品中,他的角色也都是接地气的平凡百姓。

冯巩才是被小品耽误的演技派,演精神病医生这段堪称经典中的经典

在细数冯巩的电影作品之前,首先还得聊一聊小市民喜剧。

冯巩才是被小品耽误的演技派,演精神病医生这段堪称经典中的经典

小市民喜剧是喜剧片中的亚类型,而冯巩参演的电影基本属于这一类型。

所谓市民喜剧,影片的主角往往是市井阶层的小人物,讲的故事都是市民们经历的日常琐事,呈现出来的,也是社会生活的百态千姿。

这个类型的电影,不存在色彩鲜明的大善大恶、大是大非,只存在人性复杂,行走在灰色地带的普通人,所以每个观众或多或少地能从其中找到代入感和戳心的共鸣。

市民喜剧充满着活泼俚俗的市民趣味,既有喜剧的明快节奏,也有对现实鞭辟入里、细致入微的描写和揭露。

影片生活化的情节和台词,能酝酿出属于老百姓的人生智慧和生存哲理,时不时也透露着讽刺现实的辛辣味道,以及关注底层人群的悲悯精神。

观众最熟悉的市民喜剧,当属冯小刚早期的贺岁喜剧,《甲方乙方》《不见不散》《没完没了》里,全是小人物的生活,嬉笑怒骂之间,也表达了小市民对生活的态度和时代背景的变迁。

冯巩自带天然的亲和力,非常适合市民喜剧中的角色形象。

让他在电影领域最先崭露头角的,是90年代初黄建新导演的《站直啰,别趴下》。

在上世纪末的文艺浪潮中,一部分第五代导演将镜头转向现实,用电影记录下当时的社会以及人们生活的变革。

黄建新就是其中最出色的导演之一,90年代问世的《站直啰,别趴下》《背靠背,脸对脸》以及《红灯停,绿灯行》,都是现实主义题材的市民喜剧。

也构成了他的“都市百态三部曲”。

这三部电影,现在看过的人可能不多,但却是公认的三部现实主义题材杰作。

这些电影围绕着某个固定圈子里的普通人展开,故事表面通俗易懂,却不乏挟带着诸多隐喻和暗讽的春秋笔法,情节讲究以小见大,总是能从微言中读出一些大义。

《站直啰,别趴下》是三部曲中首部问世的电影,冯巩在片里饰演性格软弱的作家高文。

电影最开始,他和妻子一起搬进了新居,却摊上了两个性格截然相反的邻居。一个是待人温和有礼的刘干部,一个是火爆蛮横的地痞无赖张勇武。

邻里间难免会有摩擦,但因为一起养狗扰民的纷争,张勇武和刘干部的矛盾上升到了肢体冲突,而高文也加在其中不得安生。

没过多久,张勇武辞职回家干起了个体户,随着他生意越做越大、越来越红火,楼道里各家各户的地位,也悄悄发生着变化。

影片里丰富的生活细节,被稀疏地摊开在观众面前,看上去平淡轻盈,实际上却有着力透纸背的尖锐。

高文、刘干部和张勇武的从对抗到联合的周旋中,反映出中国社会特有的人情世故、微妙复杂的人际关系和流转发展的时代变革。

曾经地位较高的官员和文人,在经济改革的浪潮中,被挤到边缘地带,反倒是不被看好的个体户,取得了社会地位和身份尊严。

冯巩饰演的高文,既保持着文人的孤高和道德洁癖,又在人情角力的夹缝中小心翼翼地生存,不试图左右逢源,只求安身立命。

这个人物的身上,既有小人物的正直和圆滑,也有小老百姓软弱劣根的一面。

在“都市百态三部曲”中,黄建新导演尝试揭开了时代巨变下,社会根深蒂固的顽疾和现实的荒诞。

凭借这三部电影,他描绘出了一幅真实细致的社会横切面,也撕开了人性的桎梏与短板。这一系列作品,可以说是奠定了当时市民喜剧的风格基调。

相比之下,黄建新的老搭档,杨亚洲导演的《没事偷着乐》,在写实方面的锐度就显得柔和许多。

影片改编自作家刘恒所著的小说《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

故事发生在张大民居住的逼仄胡同房,讲述的是生活在这个屋檐下的一大家子人,在日常遭遇的种种不如意,以及他们在困境中始终坚持的乐观生活态度。

冯巩出演的就是没事爱耍贫嘴,但爱岗敬业爱护邻里的胡同“老炮”张大民。

这个角色大部分时间浸淫在鸡毛蒜皮的家庭细琐中,有着普通人身上常见的质朴、善良和随遇而安的性格。

冯巩的演绎,让张大民底层市民的形象,上升到了生存的高度。

影片里张大民和他的亲人们的命运始终被现实所压制,这也让角色和故事,在轻松幽默的基调外,更多了一抹悲剧性的色彩。

进入2000年后,市民喜剧对社会的敏锐嗅觉和尖利讽刺,逐渐变得圆滑起来。

黄建新在“城市百态三部曲”后拍摄的“心理三部曲”——《说出你的秘密》 《谁说我不在乎》《求求你 表扬我》——则明显缺少了一份当初的辛辣。

不过在冯巩主演的《谁说我不在乎》中,还是能发掘出一些与现实相关、值得玩味的深度。

冯巩饰演的遭遇婚姻危机的精神病医生顾明,在故事中有着自己的七情六欲,同样也坚守着在家庭中作为丈夫与父亲的根本原则。

这也是冯巩在大银幕上,另外一个让人印象比较深刻的小人物形象。

到后来,冯巩开始自己当起了导演,而他选择的题材也都是市民喜剧。

从2005年开始他一连拍摄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和《别拿自己不当干部》两部作品。

这些电影吸收了以往市民喜剧的精髓,围绕着不同小群体的故事中,讲出了处世的智慧。

《别拿自己不当干部》里,冯巩演绎的是纺织厂的工长王喜,他手下管着两百多人,平时严于律己,也要求他人甚至家人执行同样严格的标准。

在这部看似主旋律的电影中,冯巩的角色虽然是个谋求大局,无私奉献的好人形象,但他在管理车间工人的过程,也能涵盖几分为官为人之道,以及生存的无奈。

最近几年,市民喜剧早被抹去了棱角和锋利,观众很难再从中获取到会心一笑的共鸣,或当头一棒的觉醒,而这一类型也在电影产业的调整和发展中,失去了市场主流的位置,甚至有些许式微的趋势。

类型缺席的背景下,淡出大银幕11年的冯巩今年再度扛起了市民喜剧的旗帜,他在自导自演的新作品《幸福马上来》将又一次回到他熟悉的领域和擅长的风格中。

不知道这部新作,能否再现当初小市民喜剧的精彩?

可是,我突然在演员表里看到了“岳云鹏”的名字(岳云鹏定律),心里当时咯噔一下,你懂的。

电影通缉令™️独家稿件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