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Hello!树先生》:到底是谁逼疯了树先生?

《Hello!树先生》是王宝强很早之前的作品了,比他第一次大火的《泰囧》还要早。近年来饱受家庭争议的宝强哥,原来也曾经文艺过。

解读《Hello!树先生》:到底是谁逼疯了树先生?

电影是贾柯樟监制的,同样在电影里面的还有当时不红的谭卓,她的走红比宝强还是要来得慢一点,要等到药神。

解读《Hello!树先生》:到底是谁逼疯了树先生?

当然这是后话,关于喜剧片和文艺片之间的关系,叫好不叫座的电影也远远不止《Hello!树先生》这一部,关于被喜剧片框住的演员,也从来不只有宝强哥一个。都是为了吃饭,也都要吃饭。

解读《Hello!树先生》:到底是谁逼疯了树先生?

解读《Hello!树先生》:到底是谁逼疯了树先生?

"先生"与"树"《Hello!树先生》的情节很简单,王宝强扮演了一个村里的单身青年,就像是他前几年扮演的《天下无贼》中那样,是一个有点傻气的人,不过不幸的是,这次不会再有王丽们来保护这位傻子了。

解读《Hello!树先生》:到底是谁逼疯了树先生?

树先生经常去和"朋友们"闲逛,手上有点钱就会去和"朋友们"喝喝酒。一次意外改变了他,他修车受了伤后,在医院里直接被老板解雇了,而和他一起长大的伙伴,一个个地成了老板、校长,在村里,也因为两件小事丧失了自己做人的意义。

解读《Hello!树先生》:到底是谁逼疯了树先生?

随着村子里煤矿毫无节制地开采导致的地面下沉,整个村庄不得不迁往别处。树先生跑到了省城打工, 在那里他遇到了自己的爱情——聋哑女孩小梅。结婚之后,树先生变得越来越疯癫,小梅再也无法忍受,离开了树先生。

解读《Hello!树先生》:到底是谁逼疯了树先生?

树先生此后越来越神经质,经常说一些胡话,可恰巧村里发生的很多事情都验证了他的预言,在故事的最后,树先生成为人们信服的预言家,老板和大款匍匐在他的脚下,他也真正意义上得到了"树先生"这一称号。

这部电影其实和《狂人日记》有点像,都是讲的是那种身边奇奇怪怪的人。狂人是疯子,在他身边的所有人却在对比下,比他更像疯子。树先生不是,在他的对比衬托之下,身边的每个人都比他更聪明。

在农村像树先生这样的人其实很多见,自己是身无分文,却总是把身边人的取笑和揶揄听成和自己无伤大雅的玩笑,一厢情愿的认为"咱们是兄弟""我们俩很铁"。

小时候"树先生们"被叫成小朋友,稍微大一点"树先生们"被叫成大朋友,结果只有在面对被"小庄们"刮花了的车子的时候,才终于明白,其实没人把你当朋友。

先生本来是个很严肃的词汇,我们以前叫主席叫"教员",也会叫一些有身份的文人"先生",最不济,在农村,也得是舞文弄墨的教书匠。树先生如果按照这么几个标准,其实无论如何都和"先生"这个词搭不上边。

他是被开了的工人,他也是丧失了面子和底子的在社会上的无用的人,在农村,他唯一的价值,就是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阿Q说"和尚摸得,我摸不得?",树先生比阿Q要好一点,最起码在人们的揶揄里,还是个"先生"。不带姓氏,只是单一个"树"字的先生。

总是被嘲笑的傻子有多心酸,在这个残酷世界里,没有人在意不会表达的人,包括生他养他的父母,都只是觉得累赘罢了。

树先生那些曾经一起长大的人,一个个功成名就,一个个混成老板,混成校长,最差的也有一份足以养家糊口的工作。他们不堪,他们糜烂,但是他们掌握了解释这个世界的最好用的工具,金钱和地位。这没办法。

人间百态这部剧其实要是没有耐心,很难让人喜欢起来。文艺文故意的那种朦胧感,还有导演编剧那种情绪化的表达,再加上细节的反馈,黑暗的现实真的会让你喘不过气来。

树先生成长在梦魇之中,他永远忘不了自己的哥哥,是怎么被自己的父亲活活吊死的,是的,吊死在一棵树上。他之后再也没有忘掉这个场景,他在结婚的时候,想到了自己的哥哥带着嫂子回来了,还给他唱八十年代的歌《冬天里的一把火》,也想到了自己的父亲,也是梦魇般的出现在自己的婚礼上。

这是他走向疯魔的前兆。哪怕是在小梅主动和他做爱的时候,他想的还是哥哥被吊死的场景。沉重的父权,一次又一次的成为了树先生人生上难忘的记忆,也成为了他的枷锁。电影印象深刻社会结症还不止这一点。

无论是树先生让弟弟向老板借皇冠所反映出来的好排场,还是树先生直接被开除所反映的劳动法在基层的缺失,树先生开始变魔怔其实是那个社会的共同影响。有很多事情,看起来很微小,但是日积月累下来,其实每一件事都是压倒树先生的那颗当初并不起眼的尘埃。

原生家庭的阴影,缺少尊重的虚假友谊,老大难的婚姻,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甚至包括婚礼上的旧俗,树先生是千千万万撑不住的普通人的一个缩影。终于在小梅的出走之后,树先生彻底陷入了神经质。

正如《狂人日记》对那个时代的批判一样,树先生神经质的背后,是时代洪流对一个人人生的无情碾过。没有对错,只有选择。没有好坏,只有生存。用一个疯子的视角,关照电影中当时年代里村镇现代化洪流中的众生像,是这部电影的深刻立意。

幻想中的世界前不久,有一部很火的剧,叫《我是余欢水》。余欢水之前是唯唯诺诺,被上司欺负,被老婆肆无忌惮的瞧不起,更是被自己的丈人家肆意凌辱。

但是以为自己得了重病之后,他突然发现,其实阻拦在他前面的,只有他自己的。他开始有勇气和上司吵架,和老婆离婚,和借钱不还的好友一刀两断,包括和自己过去的人生,开始做一个告别。

树先生是另一个余欢水。疯了之后,他的好运气赶也赶不走的来了。又是预言家,又是参加剪彩,又是大谈自己攻占月球的理想,底下的人,都用近似于崇拜的目光望着他。

电影有的时候可能只是一张桌子,上面摆着各种各样的杯具,导演们要做的只是把这些杯具渲染得五颜六色,看的人远看会觉得生活一片灿烂,但是当你真正想要拿起杯子喝水的时候,蓦然回首,其实还是稍微带点苦涩。

电影的最后,小梅回来了,树先生牵着小梅一起奔向了美好的新生活,我很希望上面那些都是真的。可惜不是。这些都是已经成为神经质的树先生的幻想。幻想中的预言大师现实中已经疯了,这往往是故事最后的结局。

树先生最后的可能只是依旧在村庄外围游荡的流浪人,他的母亲和弟弟已经进了城,他的哥哥和父亲,也只能在自己幻想中出现了。时代已经开始慢慢地改变了,别人当老板,做校长,树先生没有,别人出走村庄,树先生却缺乏勇气。

他的烟就是他掩饰怯懦的武器,除了见到小庄那次,基本上没有别的时刻,他有过潇洒的抽烟,但是还是烟不离手。至少在烟雾缭绕的时候,他还总能以"办点儿事""抽根烟"为名,在虚幻中享受那呼朋唤友的感觉。在城镇化巨变的乡村故事里,有弄潮儿,有一飞冲天者,也会有时代的弃儿们。

树先生的朋友们,脑筋灵活的去开矿,办学校,自己做老板,让自己在这巨变中攫取利益。我们的树先生,在尝试无果之后,开始不断地逃离,难忘的回忆和激烈的变革交织在一起,他成为了被遗弃的孩子,只能蜷缩在自己幻想的角落里,获取一丝喘息。

几个你到底是谁逼疯了树先生?我们当然可以不负责任地说,是树先生自己蠢笨,改革的红利,城镇化的机遇,他都没有抓住,成为了时代的弃子。

但是扪心自问,我们自己,是不是也像这样的弃子呢?伴随着春风长大,伴随着剧变成熟,这样的机遇,又有多少人抓住了,又有多少人像树先生一样,被无情碾压过去了呢?我们总是看到太多世界背弃我们而去的场景。

想要的总是得不到,追求着表面的可怜自尊,急于摆脱却最终没办法从自身找到前进的突破口,只落得一生概括为一场生不逢时,遗憾终身。于是一次又一次的打击过后,树先生在梦境中为自己建立了一个乌托邦,他绝望地把他的希望,交托给幻想,借此找到他想要的结局。

可是他在这自己的乌托邦里,依旧无法做自己的主人。树先生依旧会想起那些不堪的回忆,那些蔑视和嘲讽,甚至在乌托邦里,他才敢渴望一个健全的小梅。醒后是痛苦与绝望,可是醒不来的梦里面,是更深的绝望和痛苦。他的理想在最后一次飞渡之时失败了,跌进了现实的无尽深渊。

理想崩塌之后,目光所及,世界是一片荒原。上帝死了,尼采就疯了。而尚未落入这种极端的我们,又是否能够争取再一次的飞渡?

我们更期待的,是树先生牵着真实的小梅,在残血未消的山岗上,望着那满是人间烟火的真切的小山村。可我们始终都知道,真实,是我们无法否认的世界本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