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纠葛多个世纪的红白玫瑰之争,其中道尽了古今男子心中多少隐秘心思,多情亦或绝情,惹尽风流债,终是徒留一地鸡毛。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佟振保是一个有着“柳下惠”一样好名声的男人,在他读书时期,有一个叫玫瑰的天真且放浪的女人曾经向他献身,却遭到了他的拒绝。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从此他的好名声就传出去了,而实际上,振保也经常以此为荣,每当遇到类似诱惑的时候,他都会提醒自己,那一次都能忍,如今便不行了吗?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在寻常男子的一生里,至少有两个女人,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便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依然是床前明月光。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娶了白的,那么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朱砂痣。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然而在振保眼里,全然不是那样。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他自以为自己是受过新式教育的,思想进步的青年,因此自己所有一切的行为都是理智且正确的。而事实上,在所有人的眼中,振保当真便是最正经最无可挑剔的那一种人。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对亲友,没有一个人像他这样尽心尽力,对工作,没有一个人像他那般上进,他每天都兴冲冲的。也因此,在外博得了一个极好的名声。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振保有一个弟弟叫笃保,从乡下来城里读书考试,因此需要租一个房子,振保找到了自己的好友王世洪,世洪一口答应了下来。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而他肯让振保他们住下来,其实此中还另有一番内情,因为他自己的妻子王娇蕊妩媚多情,世洪怀疑她跟上一任的租客孙先生有染。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而最近他因为工作原因要去新加坡出差,因此不大放心,而振保在朋友圈里名声极好,有他住在家里,他便不怕走之后娇蕊再跟其他男人纠缠在一起。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振保初来世洪家,便只听一阵银铃似的笑声从走廊那处传来,一个成熟风情的女人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头上还沾着泡沫。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女人的声音如鸟儿一般叽叽喳喳,纯然一副天真模样,振保心中暗忖,怎么自己总是能碰上这样的女人?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一看见娇蕊,振保便觉得好似从前的那个玫瑰,又在娇蕊体内借尸还魂了似的。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娇蕊跟振保握手,滑溜溜的泡沫黏在他的手上,令他不忍心拂去。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刚刚沐浴之后的清香,洗手池中掉落的几缕头发,就像一个个暧昧的桃色信号,冲击着他的内心。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洗漱之后,便到了晚饭时间。餐桌上娇蕊娇憨妩媚的姿态令振保颇为心动,频频与之搭话。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娇蕊怕胖,但是又管不住自己,世洪笑她脸上的肉多,娇蕊却说那是她去年吃的羊肉,逗得大家开怀大笑。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娇蕊跟玫瑰一样,也是华侨,比起旧社会的妇女,思想行为上都要更加开放,而知道了娇蕊的生平经历后,在振保的眼中,她们甚至就像是同一个人。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世洪出远门了,没过几天,振保在大厅里偶然听见了娇蕊语气暧昧的跟一个男人通着话,她说下午要专门等一个男性朋友,叫对方不要来了。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振保驻足听了一会儿,正打算走开,娇蕊却叫住他要请他喝茶,两人坐在桌子旁,气氛暧昧且尴尬。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振保看见娇蕊吃盖乳,便随口提前吃甜食容易发胖,娇蕊却顾左右而言他,说自己最爱犯法。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边说着,还要让振保在她的面包上涂上一点酱,娇蕊则笑嘻嘻的只是看着振保,当振保不经意地提起下午的客人,娇蕊却假做一脸迷茫,说并没有客人。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振保便知道,这是特意在等他了。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思索半天,他想出一个缘故来,他猜测,因为娇蕊之前与那个姓孙的租客有染,趁着世洪不在她便想在房子里与情人幽会,如果她将自己也钓上了钩,那么自己总不会去世洪面前告状。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然而振保觉得娇蕊想多了,夫妻之间的事情,便是极其亲密的手足兄弟,他也绝不肯插手的。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因为这一层缘故,振保对娇蕊起了戒心。不一会儿,电话那头的那位徐先生来了,娇蕊连忙使眼色让吴妈找借口将其轰走。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那男人走了之后,娇蕊便开玩笑说,自己的心是一栋公寓房子。振保便暗示道,自己住不惯公寓房子,他要住单栋的。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两人说着平淡的话语,私底下却暗潮汹涌,你来我往,眼神汇合间便如真刀真枪般杀了几个来回。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振保当着娇蕊面的时候,摆出一副潇洒且从容的姿态,然而回到自己的房间却辗转反侧,她那极具诱惑的身体在他的心中挥之不去。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振保摇摆不定,在心中反复想着,就算跟她有一段又如何呢,反正她有那么多男人又不在乎多他一个,心中这样想着,倒是渐渐地将自己说服了。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振保打定了主意,便找了个借口让笃保去学校住宿舍,自己则伺机下手。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而娇蕊不愧是情场耍惯了的女人,自从那次没将振保钓上,这几天便老是不见踪影,不知道又跟哪个情人厮混去了。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趁着佣人不在的时候,振保终于找到机会同她搭话,然而娇蕊似乎因为之前他的不上道对他十分冷淡。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振保心里虽急却也无计可施。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一天他外出应酬回来,带着醉酒的微醺,娇蕊正在黄昏影里弹琴,振保酒意上头,来到钢琴前。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他有一搭无一搭地翻动着五线谱,直勾勾地只盯着娇蕊,情难自制,振保轻轻地亲了一下她的侧脸。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而娇蕊却不闪不避,极其熟稔地和他调起了情,两人就像饴糖似的,两股扭成一股,分也分不开。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自此以后,两人肆意亲热愈发不再避忌,就连吴妈也连叹冤孽。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面对娇蕊热情似火的爱意,振保的心里还有许多的顾忌,然而娇蕊就像是个爱玩火的孩子,不止丝毫不畏惧,反而巴不得嚷嚷出来让全世界都知道。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就是这一点,让振保既恨又爱。

男子借住友家,却与友妻暧昧,最后始乱终弃:《红玫瑰与白玫瑰》

娇蕊每天看着振保上班,倒像是送丈夫出门的妻子一样。

而有一天,娇蕊告诉他,他要的那所房子已经盖好了。她还问振保,什么时候向世洪坦白他俩的事情。

振保慌了,他只是想玩,从没想过娇蕊会认真起来,恍惚间他想起了玫瑰曾经在车里对他的极尽挽留,只好敷衍地说迟几日再想办法。

然而其实心中他却已经打定了撤退的念头,不过娇蕊却是一头扎进了爱情的旋涡,出不来了。

她告诉振保,她给世洪发去了航空信,让世洪给她自由。振保瞬间震惊,立马转身就走,任娇蕊光着脚在后面紧追。

振保慌了,走在马路上心神不宁,恍惚中他觉得所有的路人都在用谴责的目光看着他,一不小心,他被车撞了住进了医院。

振保的妈妈来了,她大概知道了儿子的事情,于是假意要娇蕊劝劝振保,实际上是想让她知难而退,不要毁了振保的大好前程。

可是娇蕊还想挽留,痴心的女人以为振保已经被她迷住了,然而她终究还是高估了她在他心中的地位。

在振保的眼里,他不过就是犯了个错误,他觉得自己跟娇蕊的这段关系是不应该的,从头到尾地不应该。

如今事发,振保希望娇蕊能够再次写信给世洪,她只是闹着玩的,这样也许还能保住自己的名声和前途。

娇蕊到了此刻方才知道振保的绝情,于是收住了眼泪转身离去。而振保却想起了多年前自己拒绝玫瑰的那一幕。

普通人的人生,拼尽全力无非也就是桃花扇,一头撞上去,用零星血迹勾勒出一枝妖冶的桃花。

而振保的扇子,无论何时,都是雪白的,笔酣墨饱,只等他下笔。

离开了娇蕊的振保又变成了一个十足的好人,不久,他就搬出了王家。在媒人的介绍下,认识了一个性子沉静的旧式女人——烟鹂。

烟鹂是属于那种寡淡如水的女人,没有接受过新式教育,也不懂文学政治,唯一的好处就是沉静踏实。

跟振保一样,烟鹂也是个公认的好人,一个身家清白的好人娶了另一个好人,这段婚姻无论在谁的眼里都是天作之合,都是可以作为道德上的模范存在的。

他们不负众望的结婚了,振保也十分满意这桩婚姻,因为烟鹂的老实令人放心,她不像娇蕊富于攻击力,魅惑的就像一团掌握不了的火。

无论如何,娶了这样的一个女人,怎么看都是稳妥的、划算的,就好比是振保的光明坦途中一朵添彩的鲜花,或者是,使他道德更加美满的镶金的花边。

只是在不为人知的地方,他们的日子却全然不是为外人想的那个样子。

烟鹂有许多坏习惯,她喜欢将手帕洗干净,然后一张张地贴在厕所的瓷砖上。

因为肠胃不好,于是便仗着自己的病扭捏作态,她小气而且庸俗,说话就像古井传来的回声,啰嗦又重复。

最令振保感觉无趣的是,她对于床事的冷淡,振保感觉自己好像踏进了婚姻的坟墓。

然而在外人眼里,那还是一段美满的婚姻。

又过了几年,烟鹂为振保生下一个孩子,可是两人却越发无话,关系降到了冰点。

振保尤为深恨的便是烟鹂的温声细语,无论何时都是淡淡的样子,就像是一具行走的通人气的尸体。

这天,振保的弟弟笃保上门了,此时的他已经看不出过去青涩的样子,来到这繁华的城市,他终究还是学了坏。

这次上门他是为了找哥哥拿钱,言谈之中,他提起自己又看到王世洪的太太娇蕊了,不过如今她已经是另一个人的太太了,而且老了,老的俗艳。

而振保听了却觉得,哪怕是老了呢,那也还是活着的,他甚至在镜子中不断的练习再次看到她时的场景。

这天,振保出门,突然天降大雨,他想着回去拿伞,却不小心撞见妻子烟鹂和裁缝鬼鬼祟祟的样子。

看到这个情况,振保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只是让他想不通的是,怎么会是他呢?一个裁缝。想到这,振保就觉得荒唐,烟鹂怎么会看得上这样一个男的,不仅难看还有一点驼背。

至此之后,振保也开始在外面公开玩女人,而且逐渐到了隐瞒不住的程度,而烟鹂又是替自己的丈夫解释辩解,又是不停地向周围的人倾吐生活的辛酸。

她终于活成了旁人眼中的怨妇,然而无论如何,她都不愿意承认振保的变化是和自己有关系的。

振保和烟鹂的婚姻就像一袭华美的袍子,上面却爬满了恼人的虱子。

振保的脾气也一日更甚一日,渐渐地更大了起来,经常把家里搅得天翻地覆。

他想不明白,当初是出于理性的判断,两个女人之中他选择了烟鹂,然而却依旧将日子过成了这般凄凉破败的模样。

如今虽然内里苦,但面上的光还是得要的。在弟弟的婚礼上,他依旧说着最光明正大、冠冕堂皇的漂亮话,仿佛他内心当真便是如此想的似的。

某天,在列车上,振保终于偶遇了娇蕊。

老了,老得多了,振保在心里如是不断地评价着娇蕊的魅力,就像一颗不大新鲜的果子,美依然是美的,不过已经不如当初那般摄人心魄。

美丽一旦褪色,它的内里也渐渐地露了出来,此时的娇蕊跟一般的女人没有什么两样。然而即使振保有诸多挑剔,他对她也是怀念的。

两人谈论着分开之后的种种,窗外,冰凉的雨丝滴在玻璃上,雾似的朦胧。

娇蕊此时已经有孩子了,没有更多余话可说,她便下了车。振保却流下了一滴眼泪。

这场雨中的邂逅转瞬即逝,而这却并不是他想要的,想象中的再别重逢应该是娇蕊哭泣着,回忆着他俩的从前,或许还有当年对他的埋怨。

然而,什么都没有。

倒是振保戚戚然,失落了很久。

不过,到了第二天的时候,振保决定洗心革面,从此他又变成了一个十足十的好人......

这是上映于1994年的国产电影《红玫瑰白玫瑰》中的故事,改编自张爱玲的同名短篇小说。

张爱玲的小说里绝少描写超人般的英雄,关于性格色彩的塑造,她一向崇尚桃红配柳绿这种不大彻底的搭配,笔下的男男女女都是沾染了俗世烟火的凡人。

而这部作品尤其因为那一番红白玫瑰切准的解析而成为经典,它很好的道出了这世间有些男人的心态,这些男人少有真正懂得爱情的,他们对于红白玫瑰的挑剔心思,以及情势逆转的不同喜好,本质上来自于他们的贪婪以及自私。

而振保则是这一类男人中尤其自以为是的那一个,他自恃接受过新式教育,因此在内心中时时刻刻打着精细的算盘,他惯常为自己找借口,其实只是对自己的懦弱以及对情欲的放纵。

他同娇蕊的这段感情,后者尤为真挚,而他却并不甚懂,本质上是个极端利己的人,一次又一次越过伦理和道德,事后再妄图遮掩。

享受了越轨的快乐,最后又希望粉饰太平假做无事发生,他自以为能够跳脱出这一切,其实还是跟普通男人一样,掉进了红白玫瑰的爱情怪圈里。

而红白玫瑰的本质,白月光、饭黏子,朱砂痣、蚊子血,无论怎样,白有白的淡雅,红有红的娇俏,也许她们没这么完美,但是各自开放。

红的哪怕化作溅血桃花扇,那也曾是轰轰烈烈的爱过;而白的若是难以忍受“窗前白月光”,要做出墙的红杏,或许也并不是不能理解。

而振保的婚姻悲剧,或许看起来并不值得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