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老电影《牧马人》最近火了这个情况?

“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地见牛羊。”伴随着男声吟唱的敕勒歌,在2019年末。一部80年代初的经典老电影《牧马人》突然爆火。在各大网络社交平台,无数网友刷起了这部电影。尤其是在抖音,《牧马人》的剪辑视频更是层出不穷。有网友说,我硬是在抖音上把这部电影给追完了。明明刷过了几十次,但每次还是会不由自主的看完。连90后00后说看完一个片段后就欲罢不能了,把旧电影翻出来膜拜了一遍。他们称之为“一次灵魂的洗礼”,并且强烈建议在影院重新上映一遍。除了被电影中纯洁质朴的爱情与所打动,更让当年朱时茂的颜值给惊到了。

那句再也忘不掉的经典台词流行了起来。“老许,你要老婆不要,只要你开金口,我等会就给你送过来。”这句台词被网友称为,2019年度最感人台词。无数单身青年评论说:“等着好心人送来这样的老婆来”。“得妻如此,夫复何求”。这个梦想中的老婆就是女主李秀芝,一个质朴温婉,端庄大方的女子。而她的扮演者是80年初,万千影迷心中的梦中情人丛珊。一度被称为“最理想妻子”。可能连她自己都想不到,37年后,自己会秒杀当世美女们,又被独宠一番。

人们在怀念那个时代,虽然贫穷但是相互扶持热心帮助,而现在这个年代物质丰富却人情淡薄,而且感情已经不在那么稳定,人也不会念旧那么重情

电影牧马人简介,谁知道啊?(回答好加分,加到满意为止)

看电影果然也是看缘分的。

记得小的时候和父母一起看《牧马人》,影片结束爸妈都很感慨。我对他们说我也很喜欢,他们笑笑问我原因,我却说不上来。此后这部电影便在俺的心中找到了一处安静的角落,安家了。

上大学时开始猛看电影,也有一段时间对我们自己拍的片子极度抵触和反感,有些崇洋媚外。那时我的好兄弟班长大人递给我一本小说-《平凡的世界》,他告诉我是因为这本书来到西安上大学,觉得我会喜欢。他的那本书做满了笔记,几乎快要散架。百万字的小说,我几乎是一口气读完,是的,我能读懂它,里面记述的一切,几乎就发生在我的身边,它唤醒了那个叫做根的东西,我开始真切的感受这片生我养我的土地。

好像话题说得有些大了,其实也就是从那时开始认真的对待我们自己的文化,我们的电影。当然,第一个想起的便是《牧马人》。

遗憾的是,想看却没有机会,电视台不重播,更没有DVD,只好去看小说。张贤亮的《灵与肉》,文字朴实,笔调温暖。许灵均,秀芝,郭蹁子,一个个熟悉亲切的面容浮现眼前,久久不曾褪去。

网络发达的一大好处就是,比较容易找到同好。就在前几天,我在配音网上看帖,突然看到有人亲传《牧马人》,当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能下载啊!”。我猜想,楼主多半是当年用录像机从电视机里录下来,现在又自己转制好发上来与大家分享,真是有心人。

下好电影,挑个安静的时间,关掉电话,伴随着那首《敕勒川》,双眼模糊了...

以现在的经历和心境再看这部电影,真是思绪万千,无处下笔。有一点可以确定,非常佩服当时小说到剧本改编,他们抓住了小说的神,抓住了故事的灵魂。那些质朴的人,那美丽的草原,那褪色的画面...写着写着,思绪又飞出了窗外。

至于影片中关于个人和国家命运的那些对白,现在或许在很多人看来早已不合时宜了吧,可那确实是一代人的集体记忆。

曾经有个朋友问我有没有喜欢的国产电影,我说朱时茂的《牧马人》和潘虹的《人到中年》是心中最爱。朋友听罢问道:“朱时茂还演过电影,哥们不是演小品的吗?!”我笑笑回答,人家还演的相当不错呢。至于当时只有十八岁的丛珊饰演秀芝一角,形象气质都十分符合剧中人物,这个可爱的“海陆空司令”也成了人们心中对丛珊最美好的回忆。当然,影片一半的成功来自那些质朴的牧民,大字不识几个的郭蹁子,为人忠厚的董大叔...正是这些平凡的人撑起了这部电影,撑起了许灵均的天空。

1979年改革开放以后,出国热开始暗流汹涌起来。最早出国的包括两部分人,第一是公派出国留学进修的科学家、学者、研究人员和教授;第二是一些有海外关系的普通百姓,他们大多是靠海外亲友提供经济担保,然后以继承财产或是自费留学的名目跨出了国门。当时中国物质生活相当匮乏,与海外差距极大。文革时期,国门紧锁,老百姓对老外怎么过日子毫无所知,自然能够安贫若素,胸无旁骛。可一旦国门洞开,物质与精神的双重诱惑就如同洪水猛兽一般蜂拥到人们面前。

很多人在文革中受了不少痛苦和委屈,难免对国家有些怨言,一旦走出国门,便不愿意再回头。对此,邓爷爷曾大声疾呼,要正确对待历史遗留问题,要放下包袱,解放思想,要团结一致向前看!可有人不是这个问题,他们纯粹是难敌物的诱惑,觉得外国人放个屁都是香的,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圆。举例说吧,上海有个女演员(恕我不便透露姓名),人长得漂亮,戏演得也不错,原本有机会大红大紫,可自己偏偏不争气,跑到涉外宾馆与老外睡觉,让公安逮了个正着。不但弄得自己身败名裂,还让社会舆论对那些通过种种途径与老外打交道的人产生了误解。

于是,在正统舆论中,海外关系与出国热便被与是否爱国的政治倾向扯到了一起。当时流行的一句话是:“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以此来勉励那些有机会放眼向洋的人们,不要忘了身后贫穷落后的祖国!这个大概就是张贤亮写小说《灵与肉》的历史背景之一。上影的文学编辑看了这部小说,联想到《天云山传奇》的空前成功,便决意说服张贤亮对小说进行电影改编。

没想到张贤亮死也不肯,他对编辑说,你们可以找人来改,我没意见。可我决不改自己的作品。没办法,上影只好求助于河南著名作家李准。李准是爽快人,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他来到上海,住在上影招待所里。谢晋来看老朋友,久不见面,两人少不了推杯换盏喝个痛快。一南一北两人都是大嗓门,性格豪爽外向,酒过三巡,兴致盎然,动静也就不知不觉大了起来。服务员被他俩的惊天动地给吓坏了,以为他们喝多了打起架来。

李准这边写着,谢晋那边开始选演员。八一厂的朱时茂不知道怎么得到了消息,便写信给谢晋毛遂自荐,谢晋调出老茂演过的片子一看,觉得演技卖相都过得去,就拍板用他了。对于女演员,谢晋有点发愁。剧情提示说,李秀芝刚刚逃荒到敕勒川的时候,只有16、7岁,还未成年,而上影自己的演员不是年龄偏大就是太过洋气,不适合演这个一身土疙瘩气的川妹子。考虑到这一点,谢晋决定这次启用新人。

他们来到中戏表演班,让所有学生都来做小品。年纪轻轻的丛珊刚一出场,便被谢晋收入法眼。用他自己的话说,我不是看中丛珊的演技,而是看中了她的眼神。那时候丛珊年纪尚小,见了生人眼里总有一丝躲不过的羞涩和惶恐,显得无比青涩和单纯。大概这就是谢晋心目中李秀芝应该有的神态吧。进入剧组以后,有一场与朱时茂亲热的戏,谢晋要求丛珊把头扎到朱时茂怀里,撒娇地蹭上几下。可排练时丛珊怎么演也不到位,几次下来,老爷子不高兴了,冲着丛珊大发雷霆:“怎么搞的,这么简单的动作也做不来?”。小丫头片子当场就给吓哭了,指着朱时茂的前胸呜呜地狡辩说:“他那里有好多毛!”

影片开机在即,没想到又遇到了麻烦。据说上海电影局有位主要领导对这个题材持有非议,不同意开拍这部表现“老右”的影片。有一天,上影厂党委书记丁一到北京电影局开会,碰到文化部副部长陈荒煤。陈好意对丁一说:“听说你们又要拍一部右派的片子?《天云山》的苦头还没吃够啊?上面领导不喜欢这种题材,你们还是要加小心!”丁一一时被说得六神无主,只好赶回上海来商量对策。陈的话,到底算是对影片的正式意见,还是随口说说?如果是前者,陈并没看过剧本,按规定,没看过剧本是不能随便发表意见的。那就是后者?

为了慎重起见,徐桑楚老厂长让时任上影总技师的韩尚义给陈荒煤打电话探探口风。结果没找到陈,只给陈的秘书留了口信。意思是,如果陈对影片有进一步指示,可直接电话通知上影;如果没有电话来,就视为同意拍摄,剧组就不再请示。结果等了一个礼拜,陈并无电话打来。于是,厂里决定,按时开机。

剧组一班人马奔赴宁夏,来到祁连山下的外景地山丹军马场。转眼一个月过去,一切顺利,人们悬起的心慢慢落了地。可天有不测风云,剧组这边拍摄正在快马加鞭,上海总部却忽然后院起火。前面说的上海电影局那位领导,见上影不顾他的反对,执意开机拍摄,心里有气,便向上海市委写了一份报告,说上影不顾文化部领导意见,坚持拍摄右派电影。时任上海市委宣传部部长陈昕看了报告后没有表态,说这个事情你们电影系统自己看着办,市里面不便过问。

听了这话,电影局那位领导开始有持无恐起来,勒令丁一代表上影到电影局做检讨。丁一抗命不从,说现在是厂长负责制,开不开拍我这个党委书记说了又不算,干嘛让我来顶这个缸?双方僵持不下。消息传开,剧组创作人员的家属先乱了阵脚,纷纷发电报到宁夏外景地,让剧组里的家人多加小心。这种情况下,剧组自然乱了方寸,一时间人心浮动、惶惶不可终日,那还有心思拍电影。谢晋控制不住,只好叫了暂停。

上海这边正是激战尤酣的时候。刚从外地赶回来的老厂长徐桑楚,立马出来收拾残局。他约了张骏祥、丁一和其他几个厂领导,到市委向陈昕做申诉。陈昕说,你们什么意见?几人一致表示没有问题,可以继续往下拍。陈昕回答:“既然你们定了,那就拍吧。”厂长还是放心不下,继续请示说,部长是不是看一下剧本?陈昕也没反对,让他们留下剧本,回家去等消息。

就这样过了三天,到第三天晚上,陈昕一个电话打到徐桑楚家里,干净利落嘎嘣脆,就一句话:“剧本看过了,很好,拍吧!”事后徐桑楚才被告知,剧本最后到了时任中共上海市委书记汪道涵手上,汪领导看完剧本,给予了肯定。这才给徐桑楚一行吃了定心丸,又马不停蹄地赶往宁夏外景地,将市领导对剧本的态度向剧组人员做了传达。原本以为剧组人员会很高兴,可折腾了半天,谢晋他们连高兴的劲儿也没有了。谢晋愤愤地说:什么时候中国人这种政治过敏症才能算是一个头?听到一点风声,自己就议论纷纷,先乱了阵脚,这种风气再继续下去怎么得了?……。

影片拍摄完成后,为了保险起见,徐桑楚厂长特意从上海市委请了四百多位处级以上干部参加审片。上到市委书记、市长、下到部长、处长,把个锦江小礼堂塞得满满当当。影片放映完后,经过一段短暂的沉默,全场忽然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坐在中间的复旦大学校长苏步青教授,激动得高声大喊道:“好戏啊!真是一部好戏!好久没看到这么好的戏了!”宣传部一位干部兴奋地拉着徐桑楚说:“这个片子一定要报今年的金鸡百花奖,肯定能把大奖拿回来!”

后来,老厂长跟谢晋一商量,决定今年还是先不报了。因为上影已经报上去的《喜盈门》正是82年金鸡百花的得奖大热门,《牧马人》再上去,怕出现上影作品自相残杀的局面。事实证明,当时的这个判断是正确的,这年百花奖最佳影片正是《喜盈门》。而《牧马人》推迟了一年申报,也夺得1983年百花奖最佳影片和最佳男配角(牛犇)两个重量级奖项。

1980年,旅居美国的华侨企业家许景由在女秘书宋蕉英的陪同下回国旅游,并寻找失散多年的儿子许灵均。经过中国旅行社的帮助,许灵均从西北的敕勒川牧场赶到北京饭店,同父亲许景由见面了。由于封建婚姻,许景由与妻子一直不和,后来丢下妻儿离家出走。在许景由走后的第4天,许灵均的母亲就病故了。从此,他孤苦伶仃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30年过去了,许景由为没尽父责,深感内疚,他决心把儿子带回美国,继承遗产。这时,许灵均想起了贤惠能干的妻子秀芝和活泼可爱的儿子清清。他们一家人是那么的亲热、和睦,他怎能离开妻儿去国外呢?夜晚,许景由向儿子倾吐思念之情,许灵均也向父亲倾诉自己的坎坷经历:1957年,他被打成“右派”,来到西北牧场劳动。那时,他感到孤独、绝望,曾想结束自己的生命。可是,他还是活下来了。是大自然纯净了他的思想,是劳动陶治了他的感情,是质朴、善良的牧区人民温暖了他的心。他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在牧场的那些岁月。他解除劳教后,因无家可归,被留在牧场放牧。老牧民董大爷给他钉上门帘子挡冷风;董大娘送来了热腾腾的面条。十年动乱中,郭子等牧民想方设法保护他免遭横祸。在他们之中,他找到了父亲和母亲,找到了温暖和希望,找到了勇气和力量。 “文革”中,从四川逃荒到敕勒川牧场的农村姑娘李秀芝,举目无亲,无处安身。善良的郭子将她带到许灵均的小破屋里。秀芝不嫌许灵均是“右派”,许灵均感激秀芝对他的信任。秀芝把他破旧的小屋,收拾得焕然一新,并养起了鸡、鸭、鸽,成了“海陆空”司令。不久,他们又有了儿子清清,为这个幸福的家庭又增添了新的欢乐。粉碎“四人帮”后,许灵均错划的“右派”得到改正,他又走上讲台,把知识奉献给牧场的后代,“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这首民歌在祁连山麓回响,也在身处北京饭店的许灵均的心中回响。他又想起离别的前夜,妻子的无限信赖和深刻理解,使他激动万分。他不能离开祖国,这里有他的亲情、他的爱、他的根。许景由不再勉强儿子跟他走了,他嘱托儿子在大陆为他买场墓地,死后他想葬在祖国。送走了父亲,许灵均又踏上了他用汗水浸过的土地,又回到患难与共的亲友中间,回到了相濡以沫的妻子身边。 1980年,华侨企业家许景由回国,见到了失散多年的儿子许灵均。许景由为30年未尽父责深感内疚,他决心把儿子带回美国,继承遗产,但许灵均舍不得妻子秀芝和儿子清清。1957年,许灵均被打成“右派”,来到西北牧场劳动改造,牧区人民关心使他坚强的生活了下来,获得了勇气和力量。“文革”时,从四川逃荒而来的农村姑娘李秀芝与许灵均相识,两个人建立起一个贫穷但却幸福的小家。“四人帮”粉碎后,许灵均得到平反,走上讲台,将自己的知识传授给牧场的后代。“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民歌在许灵均的心中回响,他想起信赖和理解他的妻子,确定自己不能离开祖国。许景由不再勉强儿子,并嘱托儿子在大陆为他买块墓地,在他死后葬在祖国。许灵均送走了父亲,又重新回到那片撒下汗水的土地,回到亲友和妻子身边。 1980年,华侨企业家许景由回国,见到了失散多年的儿子许灵均。许景由为30年未尽父责深感内疚,他决心把儿子带回美国,继承遗产,但许灵均舍不得妻子秀芝和儿子清清。1957年,许灵均被打成“右派”,来到西北牧场劳动改造,牧区人民关心使他坚强的生活了下来,获得了勇气和力量。“文革”时,从四川逃荒而来的农村姑娘李秀芝与许灵均相识,两个人建立起一个贫穷但却幸福的小家。“四人帮”粉碎后,许灵均得到平反,走上讲台,将自己的知识传授给牧场的后代。“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民歌在许灵均的心中回响,他想起信赖和理解他的妻子,确定自己不能离开祖国。许景由不再勉强儿子,并嘱托儿子在大陆为他买块墓地,在他死后葬在祖国。许灵均送走了父亲,又重新回到那片撒下汗水的土地,回到亲友和妻子身边。观后感谢晋的电影牧马人改编自张贤亮的小说《灵与肉》。今天重读,又被70,80年代的那种价值观撞了一下腰。很熟悉很亲切。我曾经觉得自己有老房子情节,因为十岁以前住过苏联援华时盖的那种部队大院的房子,两层,灰砖斜顶,没有阳台,窗户狭长,房顶很高。厨房很大。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直到现在路过这种家属区会有一种心顿时安静下来的感觉。还会刻意多呆一会,偶而也会梦到全家搬回去住了。仔细想想这种情结中房子可能只是载体,应该是是对那时候的生活方式的一种眷恋,因为当时太小,眷恋的那种生活方式到底是什么我也说不清楚。十几岁的时候,早晨起来跑步,路过家属区里一干休所,里面是独栋的老房子,看到了一个穿红毛衣梳着齐耳短发的女孩子在院子里晾衣服。霞光照在她脸上,很恬静,眼神纯洁,当时就被震撼了。工作以后就没再见过这样的眼神牧马人情节很简单,小说也不长。讲一个在西北牧马的牧民突然接到失散多年的父亲的邀请去美国继承庞大的财产,因为舍不得这方水土和妻儿,最终回来的故事。故事有三个主题思想,一:强调劳动换来金钱,和不劳而获的金钱的区别。里面从珊有一句台词(对她儿子说的):“钱只有自己挣来的花得才有意思,花得才心里安逸。我买盐的时候,我知道这是我卖鸡蛋得来的钱;我买辣子的时候,我知道这是我割稻子得来的钱;我给你买本本的时候,我知道这是我加班打场得来的钱……”二:强调社会地位改变对爱情的影响。从珊(对他丈夫)说:“你是右派的时候,在我眼里你是我男人,你平反了还是我男人,你要去美国坐汽车住洋楼你还是我男人。”三:强调知识差距无法改变爱情。当男主人公父亲的女秘书,一个留美的美女问男主人公,怎么和他不识字的老婆交流的时候,男主人公说:“人是高级动物,知识带来的差距本来就很小,况且经历也是一种知识。”当然这种精神内涵是在当时特定的历史环境下被推崇的,现在看来有点过,但是如果稍稍吸收一点的话也许会有助于在功利时代保持心态的平和。1:劳动获得报酬,即使是微薄的,我们不说骄傲,但最起码也并不可耻。2:婚姻就是一个共同体,应该抱着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心态,从吃不饱饭的牧民到美国亿万富的差距不敢说,但最起码赚点小钱掌点小权出点小名的时候就先别急着换老婆(老公)了。3:别老觉得婚姻需要什么事业上的共同语言,只要对生活的态度是一致的就行,在家里还原的都是最本真的自我,一个男人一个女人。你说的话她(他)不懂又怎么样,那就说点能懂的,只会说别人听不懂的话那才叫有病呢。写这篇文章的时候MSN上一个做记者的女孩子跟我聊天,我问她如果你可以向上帝提一个要求,希望他把你的男人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你才满意呢?她说,我提要求的话就让上帝改变我了,要么永远美貌,要么长生不老,这样想要什么样的男人都有!回答得很绝,但其实就我对她的了解,应该在内心深处也是对纯洁的爱情有幻想的,只是遇不到所以才关闭了心。回头看看,谁不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