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潮》:两位金马最佳女配,把内地女性关系勾画得疼痛无比

郝蕾,金燕玲,加上一个人小鬼大的曲隽希 ,在《春潮》的故事里相遇,又是典型的三个女人一台戏。

《春潮》:两位金马最佳女配,把内地女性关系勾画得疼痛无比

《春潮》:两位金马最佳女配,把内地女性关系勾画得疼痛无比

《春潮》:两位金马最佳女配,把内地女性关系勾画得疼痛无比

《春潮》:两位金马最佳女配,把内地女性关系勾画得疼痛无比

虽然《春潮》的叙事主体是郝蕾扮演的中年女性郭建新,而真正将主题扣题并且深化的还是老年女性的代表纪明岚。而金燕玲作为整个剧情冲突的泉眼,将纪明岚那种外表与内心的分割与纠缠,表现得细致入微又接地气到现实。虽然大多数时间在香港成长和生活,金燕玲却把一个经历过那不堪的时代的女性演得入骨入髓。

《春潮》:两位金马最佳女配,把内地女性关系勾画得疼痛无比

《春潮》:两位金马最佳女配,把内地女性关系勾画得疼痛无比

《春潮》:两位金马最佳女配,把内地女性关系勾画得疼痛无比

《春潮》:两位金马最佳女配,把内地女性关系勾画得疼痛无比

说到底毕竟实力在,金燕玲混迹香港内地几十年,四座香港金像奖最佳女配角,获奖作品分别为1986年关锦鹏的作品《地下情》,给周润发、蔡琴做配;

《春潮》:两位金马最佳女配,把内地女性关系勾画得疼痛无比

《春潮》:两位金马最佳女配,把内地女性关系勾画得疼痛无比

《春潮》:两位金马最佳女配,把内地女性关系勾画得疼痛无比

《春潮》:两位金马最佳女配,把内地女性关系勾画得疼痛无比

1987年的《人民英雄》,为狄龙、梁家辉、梁朝伟做配;

《春潮》:两位金马最佳女配,把内地女性关系勾画得疼痛无比

《春潮》:两位金马最佳女配,把内地女性关系勾画得疼痛无比

《春潮》:两位金马最佳女配,把内地女性关系勾画得疼痛无比

《春潮》:两位金马最佳女配,把内地女性关系勾画得疼痛无比

2015年的《踏雪寻梅》,为郭富城、春夏做配;

《春潮》:两位金马最佳女配,把内地女性关系勾画得疼痛无比

《春潮》:两位金马最佳女配,把内地女性关系勾画得疼痛无比

《春潮》:两位金马最佳女配,把内地女性关系勾画得疼痛无比

《春潮》:两位金马最佳女配,把内地女性关系勾画得疼痛无比

以及2016年的《一念无明》为曾志伟余文乐做配),

《春潮》:两位金马最佳女配,把内地女性关系勾画得疼痛无比

《春潮》:两位金马最佳女配,把内地女性关系勾画得疼痛无比

《春潮》:两位金马最佳女配,把内地女性关系勾画得疼痛无比

《春潮》:两位金马最佳女配,把内地女性关系勾画得疼痛无比

两座金马奖最佳女配角奖(比较久远的1994年《独立时代》和比较近期的2016年《一念无明》),多达十余次的双金奖项提名,就是她不显山不露水的功勋奖章。

《春潮》:两位金马最佳女配,把内地女性关系勾画得疼痛无比

《春潮》:两位金马最佳女配,把内地女性关系勾画得疼痛无比

《春潮》:两位金马最佳女配,把内地女性关系勾画得疼痛无比

《春潮》:两位金马最佳女配,把内地女性关系勾画得疼痛无比

而作为女儿的扮演者,郝蕾也是个不遑多让的人物。虽然观众记得郝蕾在电视剧里演技好气场足,却估计很少有观众记得,她其实凭借《第四张画》里面的表演,于2010年就已经拿到了金马奖最佳女配的殊荣。

《春潮》:两位金马最佳女配,把内地女性关系勾画得疼痛无比

而热衷于八卦绯闻的观众,仅仅关心她生命里擦身而过的三个前任——前夫刘烨,前夫李光洁,前男友邓超。这三位,都是和郝蕾有过交集的,在当前算是内地演艺圈有名有姓的人物。

观众迄今能够记住的,估计还是《少年天子》里面前期骄纵后期疯癫的静妃;

《我的兄弟叫顺溜》里面豪爽质朴的顺溜的姐姐……这些想起来都有些久远的角色。

其实,她在《亲爱的》里面,是黄渤那个想让儿子被拐卖整件事过去的老婆鲁晓娟

在娄烨的《浮城迷事》里,是秦昊的妻子陆洁,关系到整个案件的最关键人物;

是许鞍华《黄金时代》里写出《太阳照在桑干河上》的革命女作家丁玲;

更是女版《中国合伙人》之《梦想合伙人》里面三朵金花之一;

这几年曾经因为家庭生活和身体原因逐渐淡出观众视线的她,用《春潮》这一出旗鼓相当的对手戏,彰显了自己其实在中生代里,也是不可小觑的一个存在。

三个女人一台戏,一个屋檐下不见血腥的撕扯绞杀

《春潮》是一部讲述三代女性在同一屋檐下,互相隐忍,失语,对抗,爆发的原生家庭故事。纪明岚,郭建波,郭婉婷,三个年纪各异,但是血脉相承的女性,生活在一个不算宽敞的老式公寓里。每天经历着吵吵闹闹,不断撕扯从未想过和好的生活。

他们,是一个时代的映射,也是几千年来中国女性乃至普通居民生活少不了的总结。

作为叙事主体,郝蕾饰演的母亲郭建波,是最现代的人物,一位纪实报刊新闻主编。人到中年,经历过家庭生活的伤痛,又因为职业原因,看尽人间世过多的负面和复杂。所以情感不轻易外露,平时一直用一心扑向工作的劲头,来掩盖母亲带给自己的控制和崩溃,但因为太过于在意维持自己外在的平稳,又要时刻保持与母亲的斗争,全副身心被占据了,为此忽略了自己女儿的成长,对女儿那明显的向着姥姥都行为学习的苗头无可奈何。

金燕玲饰演的姥姥纪明岚,是一个时代的特殊产物。和那个时代走过来的其他人一样——她好面子,嘴碎话多,外表维持着乐于助人的优良公众形象,但私底下却对生活自怨自艾,那些在人前的热心肠就变成了对于私生活里,每一个在她控制范围里的人的高标准严要求。

其实说起来,她的热心是热衷于控制的初级阶段,而骨子里的控制欲从来都是背后的私心——通过细枝末节的不断强调,来彰显自己的绝对正确,进而将亲人的行为规划成她想要的,那种极端强横的控制欲。

而家里最小的郭婉婷,看起来年少无知和最为柔弱,于是乎变成了家中自然的调和剂。可随着年纪的增长,阅历和心智的开发,她逐渐理解了母亲和姥姥之间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撕扯,于是原本无忧无虑的她,发现了家庭的周遭与不堪,需要面对成长中必不可少的焦虑与迷茫。

这样,在现实生活里,因为缺失男性空间,由三位女性构成的失衡家庭,面临着自己必然的不正常的家庭结构,而且在导演平实而接地气的纪实镜头下,让我们看到了整个中国万千原生家庭的母女关系,乃至隔代关系间的矛盾和摩擦。

它用三个女性的家庭结构,展现了大部分传统家庭的女性沟通问题。

几十年的博弈,终于毁了三代女性的生活

《春潮》里面母女祖孙三代人都相处模式,个人会很自然又很莫名的想到几年前也是同一屋檐下三个女人不断撕扯绞杀的另一部作品,集合了惠英红,文淇和吴可熙,最终拿下当年金马奖最佳影片,最佳女主,最佳女配(同时让当时16岁就手握金马奖的文淇声名大噪)的《血观音》。

女性的情谊是韧性而多变的,在怎样的土壤会开出千奇百怪的花朵,结出甘苦不一的果实。在台湾那片讲求利益和权势相互交换的地界,棠家三代女人用最温柔光鲜的外表,做着最不择手段的事情,所为的仅仅是保持住三个孤独的女人不被那个社会所吞噬。

为了保存自己,逼到绝路,牺牲自己骨血相连的亲人都是等闲。

而《春潮》毕竟是身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虽然有一段时间的行为偏颇,但是归根结底,没有棠家祖孙三代那样逼迫的生存环境,所以,纪明岚,郭建新,郭婉婷这祖孙母女三代人,面对的是更加细碎和内敛的生活折磨。

因为社会环境的不同,所以这三代女人,没有《血观音》那样高深莫测的相互试探,她们就像每一个内地最传统的家庭一样,在琐碎的日常生活里,时刻进行着各自理念的冲突,争夺着家庭实际上控制权的归属,看似不经意的小细节背后却完全是一种相互攻防相当的撕扯。

她们其实也在时刻的战斗着,只不过没有棠家三代人那种杀人不见血的残忍,在流血的前一步,这三代人保持住了最后的底线。

可是,那种杀人不见血的不断刺痛,软刀子割肉的持久折磨,并不比一般刑罚来得轻松。

地狱,并非是眼前的苦难,而是无爱的将来

《春潮》里面三代人,呈现的是一种平民化的绞杀与折磨。她们虽然没有像棠家三代人把日子过成了锦绣丛里的无间地狱,可是那种万里冰封的僵持,在日常生活里更加蚀骨铭心。

因为她们都生活里没有男性阳刚力量的加入,所以,三个女人呈现的是一种阴湿至极的水一样的状态。

纪明岚为了凸显自己在家里都重要性,成天在家里骂骂咧咧。而且,为了唤起女儿和外孙女的注意,她用了最擅长的正反正的搬弄是非,一个理论,好的坏的两个方面,她一个人对着两个小辈,用两种因人而异的姿态,好话歹话都说到。

但是,不论怎么说,她那种从技巧里面透出的为自己获取伦理优势的目的,使得她所有伎俩在女儿和外孙女都面前都带着谎言的性质。

所以两个小辈就形成了自己各自的应对机制。虽然纪明岚天天吵吵嚷嚷,在女儿郭建波这里都是静若寒潭的沉默以对。不论纪明岚为了展现自己主张而把郭建波个人意识如何扭曲,人格如何贬低,最后面对的都是郭建波的沉默以对。

这样对于任何挑衅都冷暴力处理的行为,反而更凸显母女关系已经到了濒临崩塌的地步。郭建波那种反应,让观众不由自主地去思考,之前母女间要经历了多少这种扭曲与歪曲事实的交锋,才形成我们现在看到静默如同废墟的波澜不兴。

而有些时候,这样都时候关系到郭婉婷的人生大方向或者其他对这个家庭有重大影响的场合,情况就换成了郭建波对着纪明岚的歇斯底里的劝说甚至争吵。而往往越是关系越大的场合和事件,反而平时芝麻绿豆都要争个排头兵的纪明岚,表现出一副云淡风轻、事不关己的漠然。

而在这种小事争强好胜,大事视而不见的气氛灌输下,郭建波没法控制自己对女儿郭婉婷教导的主权。而郭婉婷作为整个家庭的未来,肉眼可见的变成了两个大人的对立面——她并不完全赞同母亲都那些据理力争,但是对于姥姥喋喋不休的争夺主权的行为也嗤之以鼻。

大多数她是个懵懂的存在,但是,随着整体年纪的成长,她看是有了自己独有的见解,只可惜因为纪明岚的教导方式,她也越来越多的流露出那种喋喋不休和油滑贫嘴的趋势。

而这种趋势,在郭建波看来,是一种堕落。

一种老旧生活方式的消亡,会成为新生的契机

不过一切在纪明岚一场中风之后,成为了这个家庭垮塌又新生的契机。为了彰显郝蕾的控场能力,编剧在这里给了她接近十分钟的独白时间,用一个女儿对于母亲的愤恨,娓娓道来当年纪明岚如何将一个正常家庭弄得四分五裂的始末。那种迎合时代的狂热与膜拜,迎合社会潮流献祭自己配偶和家庭的做法,使得原本可以其乐融融的关系几十年了不可能修复。

郭建波从父亲被母亲举报的那一刻就想着推翻母亲了,可是,纪明岚这么多年能量太强,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威,喋喋不休颠倒是非的维持着自己在家里的地位。使得郭建波完全无心去构建自己的新的生活,郭建波甚至潜意识里有“即使自己有好日子也会被母亲搅黄”的焦虑。而唯一可以让她唤醒自己生活的契机,竟然是母亲的彻底退场。

所以,最后,随着纪明岚无法再对这个家施加影响了,郭建波的生命突然有了冰封多年之后突然的化冻痕迹。而郭婉婷晦暗压抑的童年,突然有了大江奔流的可能。

我们不能说纪明岚顺应时代的举措是不是一种错误,但是,她所坚信的行为,限制了自己女儿和女儿的女儿的人生轨迹,就应该做出相应的修正,或者把这种理论淘汰。

本来可以奔腾流淌的江河,你何苦要想方设法都限制他们的流动?春潮汹涌的姿态,难道不是最好看的生机勃勃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