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斯特·伯哈姆已经活不到一年了,而现在似乎还看不出什么迹象……

他的家住在平静的市郊,他有一个美丽的妻子卡罗琳和一个未成年的女儿珍妮。但是,他的家庭并不象外人看到的那么幸福。他的妻子事业有成,已经拥有了一个自己的房地产公司,而他自己在工作中却没有取得任何的成就,他为一家广告公司已经干了整整14年,他对自己的工作感到厌倦,因为他讨厌那些他不得不巴结的顾客以及公司里自以为是的老板。他相信他的妻子一定认为他是一个失败者,因为他们已经有好几年没有碰过对方了。卡罗琳把自己的精力都花在了事业上,她看起来是一个自信的事业女性的形象,然而她的感情却在渴望着抚慰。女儿珍妮憎恨自己的父母,因为她感到他们几乎从未真正注意过她,于是她整日围着女友安吉拉转,而一天她发现她的新邻居里奇曾正在用摄像机身偷拍她,这使她每天的生活开始充满刺激。

终于有一天,当莱斯特遇上了刚做完中学篮球赛拉拉队的珍妮和安吉拉时,他立刻被安吉拉的美丽深深地打动,心中的那种久已死去的感觉好像又重新的复燃了。从此莱斯特的生活开始发生变化:他勇敢的面对老板辞退了工作,他开始注意自己的形象,他还在里奇那里买回一些上等的大麻吸食,已过中年的他落入了一个未成年少女的爱情陷阱。与此同时,卡罗琳对莱斯特变化也产生了反应,她开始与房地产商“国王”私通,事态逐渐地向着十分有趣却无法预料的方向发展,直到有一天妻子卡罗琳举起枪口,对准了莱斯特。

最后飞舞的塑料袋,正如《阿甘正传》羽毛舞动出人生的平凡和美妙,这个塑料袋似乎诉说着人生的无助和无奈。

简单的说就是:中年危机+同性恋+黑色幽默

  这是一部获得包括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导演等5项奥斯卡奖的重量级影片。这是一部中国观众比较难看懂的影片。正如片名,这部片子太“美国”了。片中描述的美国中产家庭和中年危机的问题,在国内五到十年内不会成为主流。但对于老美而言,本片所讲的故事好像就发生在邻居家,或者干脆就在说自己。类似题材的影片不少,但像本片这样用黑色幽默处理得不多,再加上史派西等人出色的表演以及几乎完美的画面,得奖也就不足为奇了。不过说实话,片中的人物在我眼中没有一个正常的,从头到尾我都是在看戏,而不是生活,或许要了解北美文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吧。

  父亲莱斯特(凯文·史派西):本片的核心人物。整部影片就是他以一个已经死了的人的口气倒叙开场的。在妻子女儿眼中是个不折不扣的失败者,深陷中年危机,偶然的机会“看”上了女儿的女友安吉拉,决定改变自己。于是有了他生命中最后一年种种疯狂的举动,辞职去快餐店打工,向邻居的儿子买毒品,锻炼,买跑车等等。最终因为毒品交易被邻居误解而丧命。演技已臻化境的史派西演来不温不火,得心应手,这样的角色,这样的演员,如同把球交给小禁区右上角无人防守的巴蒂斯图塔,想不进都难。他本来就特别适合面部表情变化小但是思想活动特丰富而且还带点儿喜剧味儿的角色,这次更是凭借本片完成了大满贯(奥斯卡和金球奖最佳男主角最佳男配角)。莱斯特这个角色有两个地方引起我的注意:一是后来他终于如愿以偿,解开了安吉拉的衣服,但当整部影片都“性”不离口的安吉拉突然哭起来,说自己是第一次的时候,他马上停下来,拿过一件毛衣给安吉拉披上,然后安慰她,这时在他眼里全是父亲般的目光。再就是当安吉拉问他还好么,他愣了愣,说已经很久没有人这么问过他了,我突然觉得他内心有一种很深的悲哀,深得连他自己都看不到。

  母亲卡洛琳也好不到哪去,工作不顺心,偷着哭,扇自己的耳光,到最后和竞争对手私通,甚至想杀了亲夫,我们很难想象如果她先邻居一步进门,莱斯特会死在谁的手上。值得注意的是她到射击场打枪缓解压力,画面淡出时给的是远景,从伸出来的手臂看全都是西服革履的中产白领,这神来之笔有点睛之妙。

  女儿简用莱斯特的话说是典型的十几岁正值青春期的高中生,愤怒,不安等等,她和父母的关系很差,根本没有沟通。发现自己被邻居的儿子偷拍很是气愤,在进一步的了解中爱上了这个曾有过两年精神治疗的“小哥”,最后毫不犹豫的要和他私奔去纽约,如果不是父亲意外身亡,说不定纽约又多了位小太妹。

  女儿的女友安吉拉也够有讽刺意味的了,当她最后告诉莱斯特自己从来没试过时,我差点儿从沙发上掉下来。一开始她就满嘴春话,整天就向简吹嘘自己如何如何的有经验如何如何的不在乎,其实事关人与动物的本质区别,谁又能真的不在乎呢。不断的挑逗莱斯特,引得这位老兄以她为幻想对象天天做春梦(梦中的片断绝对惊艳,成了本片招牌式的画面,估计多年后本片被人提起,大家想到最多的还是这样的画面)

  本片每个人物都很有代表性,而安吉拉所代表的正是美国部分青少年,在极度物质化的社会里迷失了自我,这不全是他们自己的责任,他们大多出身中下层社会,很多东西不是自己所能决定的,希望国内的孩子们不要步这些人的后尘。

  帅气的邻家大男孩里奇是个“小哥”,之所以加引号,因为从表面上他绝对是个“听话”的好孩子,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每天穿得整整齐齐,利用业余时间打工,赚来的钱也没用在邪道上,全买了摄影器材,爱好拍摄所有美丽的东西,这也是本片片名的由来,而他对美丽的解释也成了本片的内核之一,但实际上他做的全是小哥的事,还是特能作的那种。不光自己吸毒,而且贩卖各种毒品,打工只是掩饰,靠贩毒竟已有4万美元的存款,曾因为吸毒被父亲暴打后送去接受精神治疗两年,出院后更加隐蔽,一直到最后父亲都没发现,在和莱斯特交易时反被父亲误会,以为他为了钱向莱斯特提供同性性服务,最终出事。唉,有道是兔子不吃窝边草,偷拍人家女儿倒罢了,还给人家爸爸提供毒品,这个可以对着风中的塑料袋拍十多分钟,而且还能拍出美感来的小伙子,也是高手。

  邻居父亲弗兰克的扮演者克里斯·库珀(Chris Cooper)我倒是想说几句。他在中国基本没名气,但是我注意这个演员有段时间了。最早看他表演是在电影十月的天空(October Sky)里,同本片一样,也饰演一位过于严厉的父亲,呵呵,个人感觉他的外形挺适合这类角色的,后来在不少电影中见过他演反派配角儿,又在一些电视剧里见过他,感觉作为一个二线演员来说,他是那种踏踏实实的工兵型。后来他凭借02年的影片改编剧本(Adaption)获得03年奥斯卡和金球奖的最佳男配角奖,也算是好莱坞对他比较公正的评价。

  出演过的比较出名的片子:

  改编剧本(Adaption 2002)

  谍影重重(又译波尼的身份,好看,The Bourne Identity 2002)

  爱国者(The Patriot 2000)

  一个头两个大(Me, Myself & Irene 2000)

  美国美人(American Beauty 1999)

  十月的天空(October Sky 1999)

  马语者(The Horse Whisperer 1998)

  杀戮时刻(A Time to Kill 1996)

  个人认为他在本片中所扮演的有些神经质的退役海军父亲是比较出彩的一个,对孩子一种变态的爱(竟然让儿子叫他“sir”)导致了结尾的枪杀。雨夜遥望对面邻居家车库莱斯特和自己儿子交易,误以为儿子在为莱斯特提供性服务,退到黑暗中的那一幕,儿子骗他说自己确实和莱斯特做了什么时,他愤怒的举起双拳,咒骂着,低吼着,眼神却如此的无助,充满失望和恐惧,像是受了伤的野兽,以及后来自己抛弃尊严,去找莱斯特,试图“替换”儿子是痛苦却坚忍的表情,都可圈可点,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其他的角色也没几个正常的,弗兰克的妻子芭芭拉被生活折磨得麻木不仁甚至出现幻听,但是最后儿子离家时,嘱咐儿子带上雨衣,还是让我为之一叹。至于另外的两个都叫吉姆的同性恋邻居,还有那个卡洛琳的竞争对手兼情夫都离正常有点儿远。

  最后说几句题外话,我感觉本片中人和人之间是空的,那些本来应该用爱来填充的最亲近的关系,都在日复一日的生活中不断的被疏远、恶化。每一个人都是如此的孤独,人们到底是怎么了。再没有人去留意那些生活中不经意的美丽,那种空灵的美丽。要把生活人化,而不是人被生活化。里奇在影片结束时从莱斯特死后的眼神中看到了令人惊叹的美丽,那双眼睛究竟看到了什么,如此的平静,如此的安然,带着欣慰,带着微笑。导演让死后的莱斯特自己告诉我们,他看到了小时候女儿欢快的模样,他看到了热恋中妻子甜美的微笑。哦,这些被岁月和我们自己合伙埋葬的记忆,才是这世上我们所能拥有的最简单却又最纯粹的美丽。反思自己,是否在现实生活中也让这样的美丽轻易溜走了呢。

  又,我对中文译名颇不认同。“美人”翻译得不好,看过片子的人都知道“beauty”在片中绝不仅仅指美人,而是泛指生命中那些美好的东西,用这个名字很容易把人们的思维局限到女儿女友身上,这样把影片表面化,不好。而香港的翻译“美丽有罪”更是莫名其妙,简直不知所云,直接与影片原意相反,如果这样译也算黑色幽默,我宁可没有幽默感。不过倒是很符合香港那个眼球比地球还重要的城市的风格。记得女儿的男友里奇在给简放自己拍的录像时,说着世界有太多的美丽,多到拍不下来(… so much beauty in the world, I cann’t take it)。所以我给出的名字是(有严重的模仿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轻之嫌,呵呵,^-^)

class Point(object): def __init__(self,x=0,y=0): self._x=x self._y=y @property def x(self): return self._x @x.setter def x(self, value): self._x = value @property def y(self): return self._y @y.setter def y(self, value): self._y = value def distance(p1,p2): return((p1.x-p2.x)**2+(p1.y-p2.y)**2)**0.5 def isnearby(self,p): return((self.x-p2.x)**2+(self.y-p2.y)**2)**0.5 def __str__(self): return '('+str(self.x)+','+str(self.y)+')'#测试p1=Point() #不写x,y默认为0print(str(p1))print(p1.x,p1.y)p1.x=3p1.y=4print(str(p1))p2=Point(4,5)print(Point.distance(p1,p2)) #p1,p2两点间距离print(p1.isnearby(p2)) #p1到p2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