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玫瑰与白玫瑰》:男子对情妇和妻子的态度,差别大,很现实

《红玫瑰与白玫瑰》:男子对情妇和妻子的态度,差别大,很现实

《红玫瑰与白玫瑰》:男子对情妇和妻子的态度,差别大,很现实

《红玫瑰与白玫瑰》:男子对情妇和妻子的态度,差别大,很现实

文|公子逸

《红玫瑰与白玫瑰》:男子对情妇和妻子的态度,差别大,很现实

张爱玲写婚姻,总是一针见血的。

《红玫瑰与白玫瑰》:男子对情妇和妻子的态度,差别大,很现实

在《红玫瑰与白玫瑰》里,很有意思的一个点,是振保对妻子和情妇的态度。

《红玫瑰与白玫瑰》:男子对情妇和妻子的态度,差别大,很现实

情妇娇蕊为了他,要离婚,一心一意要嫁给他,但是振保却躲了,不仅躲了,还躲的彻底,躲的狠心。那时候的娇蕊每天在振保的床前哭,那抓着振保的手,那样有力。

《红玫瑰与白玫瑰》:男子对情妇和妻子的态度,差别大,很现实

但是,振保的心里却在想:“我不需要力量,力量我自己有。”

《红玫瑰与白玫瑰》:男子对情妇和妻子的态度,差别大,很现实

娇蕊是她的红玫瑰,是他的朱砂痣,可是他对娇蕊的态度是抛弃,是从未想过要跟娇蕊有什么结局。

《红玫瑰与白玫瑰》:男子对情妇和妻子的态度,差别大,很现实

妻子烟鹂,是振保不够喜欢的,他觉得她乏味,觉得她蠢笨,可是即使烟鹂跟那个丑陋的裁缝在一起了,他依旧没有选择抛弃她,而是选择了原谅,选择了重新做一个“好”人。

振保对娇蕊和烟鹂的态度,差距如此之大,这到底是为什么?

抛弃娇蕊,是为“利”。‍振保跟娇蕊在一起的时候,演尽了情深,两个人一起逞能,一起看电影,一起你侬我侬。

娇蕊也曾经提过要把他们的事情告诉她的丈夫,她觉得她和振保两个人真心相爱,应该得到成全。那时候的振保,虽然迟疑,虽然从未想过要跟娇蕊有什么结果,但是却觉得事情还可以控制,于是他未曾反对娇蕊的话,还安抚娇蕊,为娇蕊出谋划策。

可等到娇蕊真的做了这件事,振保一下子就跑出了屋子。他觉得事情已经不是他能控制住的了,他觉得更为麻烦的是:

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根本就觉得没有辩论的需要,一切都是极其明白清楚,他们彼此相爱,而且应当爱下去。没有她在跟前,他才有机会想出诸般反对的理由。像现在,他就疑心自己做了傻瓜,入了圈套。她爱的是悌米孙,却故意的把湿布衫套在他头上,只说为了他和她丈夫闹离婚,如果社会不答应,毁的就是他的前途。

振保跟娇蕊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制造的爱情的假象,让振保觉得,他就是该跟娇蕊在一起的。娇蕊为了跟他在一起,选择离婚,也是可歌可颂的。

因为,那代表了娇蕊对他的情义,对他的痴恋。

可是,当振保一个人的时候,当他面对现实的时候,爱情的假象被打破了。对于振保而言,最重要的不是爱情,并且他马上意识到,他和娇蕊之间是没有爱情的。

是娇蕊骗了他,要利用他。因为在他的心里,娇蕊就不是一个好妻子的人选,她不仅跟自己在一起过,也跟别的男人在一起过。

他可以跟她恋爱,但是绝不会跟她结婚。

当振保把这段爱情,从想象中拆解出来,他发现,娇蕊从来不是他现实里想要的妻子。

既然没有爱,那么他和娇蕊之间,就只剩下了利益的关系。

娇蕊没有闹离婚的时候,振保是有利可图的,有一个如此有魅力的女人爱他,丰富了他的生活,让他觉得自己是那样优秀,至少比娇蕊爱过的其他男人要优秀。

可等到娇蕊要闹离婚的时候,他又不想为了这个女人毁了自己的前途。

他只想占便宜,却从未想过要负责任。

对于振保来说,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自己的前途,娇蕊是完全可以被抛弃的。她的丈夫又不是他,她喜欢的男人又不止他一个,凭什么他要当这个冤大头。

他把娇蕊推了出去,他对着娇蕊说,你不是爱我吗,你爱我,就要为了我想,就不该让你的丈夫找到我的头上。

完全全全的抛弃了,把所有的后续事务,都推给了娇蕊,然后把自己撇的干干净净。

这就是振保对于娇蕊的态度,不涉及利益,或者自己占利的时候,自然是享受的,而一旦涉及到了自己的利益,首先想到的就是,不被拖累,完全抛弃,最好水过无痕,雁过无声。

不抛弃烟‍鹂,是为“名”。振保和烟鹂的婚姻,是一地鸡毛的。

振保厌恶烟鹂,振保的母亲也看不上自己的儿媳妇烟鹂。而烟鹂对于婚姻,始终是不热烈的,不积极的。

他们的婚姻,貌合神离。

振保从烟鹂身上没有得到爱情,没有得到温存,甚至是没有得到安静。更让振保难堪的是,他的妻子烟鹂背叛了他,在他们的家里,跟一个裁缝在一起了。

可即使烟鹂如此不好,如此让他失望,厌恶,痛恨,可是振保却依旧选择了继续这婚姻,永远不抛弃烟鹂。

为什么呢?

因为他娶烟鹂本来就不是为了爱的。他娶烟鹂是为了让他表面上看起来有一个体面的妻子,有一个完整的家,让他自己看起来更加完美的。

他可以对烟鹂厌恶至极,但是他不能毁掉他辛苦建立的这一切“美好”。

他可以不爱烟鹂,但是他需要烟鹂这样的摆设。

当烟鹂在外人面前,历数他的荒唐时,他马上在外人面前变成了一个好人,一个合格的丈夫,一个合格的父亲,一个成功的男人。

当然,他对着烟鹂的时候,依旧是冷漠的,厌恶的,愤怒的。

可是,他不会抛弃烟鹂,他会拿钱回家,他会好好经营自己的家。他会始终在外人面前,维持他最“合理想”的形象。

至于烟鹂,一个摆设,一个附属,是不需要考虑的。她只要摆在那里,能充门面就可以了。

只要烟鹂还可以充门面,能维持他完美家庭的一个假象,那么振保就不会抛弃她。

振保从未想过要娶娇蕊,也从未想过要抛弃烟鹂。对于情妇和妻子,振保其实从头到尾,都是极其拎得清的。他要名,要利,至于这两个女人,或者是更多女人,不过是他最微不足道的点缀。

很残酷的一个现实是:现实里也有振保这种男人,对于他们而言,爱情在“得不到”的路上,而婚姻则是摆设。‍‍‍‍小时候看琼瑶剧,从头到尾都是轰轰烈烈的爱情。只要有爱情,三观不重要,女人的独立成长不重要,甚至是失去了一条腿都不重要。

最重要的是爱情。

可只有长大了才明白,爱情没那么重要,爱情也不是一个人生命的全部意义。那些没有爱就不能活的男人和女人,大多存在于小说里,而不存在于现实里。

在现实里,大多数男人不会把爱情当成全部,也不会把婚姻当成全部。爱情和婚姻,只不过是他们人生中的一部分而已。而在现实里,一旦女人把爱情和婚姻当成了全部,也大多以悲剧收场。

振保不爱烟鹂,也不爱娇蕊,他人生的理想,从头到尾都是当一个好人,做一个别人眼里最“合理想”的人。他可以恋爱,可以结婚,但是恋爱和结婚,都不是他活着的全部意义,建立一个他能做主的王国才是。

恋爱对于他来说,是经历,是得不到的白月光,朱砂痣。而婚姻,对于他是摆设,是饭黏子,是蚊子血。

他抛弃娇蕊是为了利,也是为自己,他留住烟鹂,是为了名,也是为了他自己。

面子、父母、名、利、自己等很多个元素汇成了男人的考虑,而这诸多的元素,彻底分轻了“爱”这个字的分量,也最终形成了振保对于情人和妻子这天差地别的态度。

娇蕊吸引了他,烟鹂引不起他的兴趣,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最终能得到什么。

很现实。

但这才是现实。

更为残酷的是,他得到了他想要的,还会去念念不忘,那些被他抛弃的。

朱砂痣,再给他一次机会,也会是被他抛弃的朱砂痣。而饭黏子,再让他选择一次,他还是会黏在身上。

其实,对于振保这类男人而言,“得不到”的才是爱情,而得到的婚姻,因为得到了,于是完全可以成为摆设。

多讽刺。

论文笔之尖酸刻薄,张爱玲实在是个中翘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