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推荐几部: 《空军一号》总统的专机被劫持,一群杀手围着总统杀,结果却被总统一个人全干掉了。这总统曾经在CIA(中央情报局)供职,杀人很有手段。我的评分7.3 《杀手13》杀手13刺杀了总统,全美国的人都在追捕他,杀手组织也在为了毁灭证据而追杀他。可是到了影片的最后,他居然受到了新总统的嘉奖,想知道为什么吗?看了就知道了。我的评分7.5 《怒火攻心》一个黑社会的杀手,被人用毒药谋杀了。到毒发身亡的时间还有1小时,他就用这一小时的时间,去找谋杀他的人,为自己报仇。这部电影非常火爆,绝对让人在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里保持高水平的肾上腺素分泌。我的评分7.9 《非常人贩2》我只推荐“非常人贩”系列的第二部,为什么呢?吕克贝松导演(也就是《这个杀手不太冷》那个导演),什么水平不用我细说了。我的评分8.4 《重重危机123》CIA训练出来的特工,失去记忆之后,反过来和CIA做对,CIA派去“清除”他的人也是和他同一级别的特工,所以他每次都是非常危险的险胜。“重重危机”一共三部,都不错,建议按顺序看下来。 《飓风营救》男主角是退役的总统府保安人员,女儿去欧洲旅游时被人贩子拐卖了,男主角二话没说,一个人冲入人贩子的老窝,把人贩集团一网打尽,然后再救出女儿。想知道一个人怎么能做到这些?因为他比007还强。我的评分8.2 《刺客联盟》刺客联盟里最老牌,最强悍的杀手被一个叛变的刺客干掉了,现在对方正在一个个地清除刺客联盟里的人。为了对抗强敌,联盟决定启用新人,原最强杀手的儿子,被一步步训练成更强的杀手,去和敌人进行一场巅峰对决。可是对决之后却惊讶地发现,自己落入了一个天大的阴谋之中……这些刺客们用手枪的特殊技术,也是这部戏的一大看点。我的评分,8.6 《不可饶恕》经典西部片,两项奥斯卡大奖。想看杀人的话你要有点耐心,因为男主角已经有11年没杀过人了。他在妻子的影响下潜心向善,戒酒戒杀。这次因为生活所迫,所以去当赏金杀手,去杀两个牛仔。影片最后,他和当地那个很鸟的警长对决的场面,绝对是经典中的经典。我还曾给这部电影写过影评,题目叫《满面愁容的杀手》。看这部片子的时候,注意男主角对酒的态度,和仔细看片头和片尾的两段字幕,相信你会很感动的。我的评分9.4

变态杀手电影巡礼

  在世界电影的海洋中,生活着一种独特的人群。他们几十年如一日地在黑暗、残暴和血腥的洞穴里,把恐惧和死亡的气息传播四方。这一群人中大多数的下场很惨,其死法亦五花八门(被简单地一枪爆头已经是难得的恩典),然而仍默默无闻地履行着取悦观众的责任。银幕铺到哪里,他们就走到哪里,尽忠职守,无怨无悔。这就是变态杀手。

  谁是变态杀手

  变态杀手不是普通的谋杀犯,他们的罪行往往不具备谋财、寻仇、争权、情杀等通常意义上的犯罪动机。对于一些心理型的变态杀手而言,杀害生命的过程,对其自身即具有无穷的乐趣和快感。谋杀不是实现目标的手段而纯粹是目标本身。因此,同样是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的影片中,《领带凶杀案》中的“领带狂魔”是变态杀手,而《爱德华大夫》中的精神病院院长就不是;同样是凯文.斯帕西扮演的角色中,《七宗罪》里的“约翰.杜”是变态杀手,而《普通嫌疑犯》里的凯萨.苏珊就不是。

  此外还有一类狂躁型变态杀手,他们只因为微小的原因便滥开杀戒,且手段极其残忍,往往涉及无辜。典型的例子便是港片《人肉叉烧包》中黄秋生扮演的餐馆伙计王志恒。他只因赌博时的小口角便先后残杀十条人命,而黄秋生本人亦凭此角色荣登香港电影金像奖影帝宝座。当时有媒体将其与《沉默的羔羊》而获得奥斯卡最佳男主角桂冠的安东尼.霍普金斯相提并论,堪称一时瑜亮。

  需要说明的是:在心理型变态杀手、狂躁型变态杀手和普通杀人犯之间并没有明显的界限。为了追求画面的刺激性和角色的多层次,影片中的心理型变态杀手也往往表现得非常狂暴(《天生杀人狂》),而普通杀人犯更经常会具有不同程度的心理疾患(《绿里》)。

  而影片变态杀手的种族分布也很有意思。除了早期的种族歧视影片外,当今西方电影中的变态杀手几乎是清一色的白人。这倒并非是为了追求什么“政治正确”,现实案例统计的结果本就如此。变态杀手的嫌犯要到白人中去找,这已经是犯罪心理学的一条重要原则。

  变态杀手很少拥有家庭。像《得州链锯杀人狂》那样祖孙三代的杀人家庭实属凤毛麟角。他们大多离群索居。偶尔会有一两个女人走进他们的生活,而他们自己也往往就死在这些女人的手里(《吸血情圣》、《继父III》)。

  变态杀手的下场

  除了《沉默的羔羊》和《上帝之手》等少数几部影片外,电影里的变态杀手极少能够笑到字幕升起的那一刻。许多人甚至在警察出现之前就死于非命。《阿姆斯特丹的水鬼》里的水下杀手在绝望中用鱼枪自杀;《得州链锯杀人狂》中的胎记杀手被高速行驶的卡车撞飞;而前面所说的《搭车人》则被愤怒的车主一枪毙命。

  如果是一部悬疑影片,那么片中大部分的时间都会被用来表现侦破一方和杀手之间的斗智斗勇。当杀手的身份被揭露出来的时候,故事基本上也就结束了,然后杀手们会以最快的速度退场———有时候甚至会违反正常的生活逻辑。《沉默的羔羊》中的“剥皮者比尔”和警探史达琳在暗室中对峙的时候,他有充足的时间和从容戴上夜视仪,却忘记了打开手枪的保险。

  找到这些人其实非常容易。他们通常是一些生活在不正常的环境里,因而留有严重心理病患的人,翻查他们的档案记录就可以顺藤摸瓜。不过心理上的变态往往也为他们提供了良好的伪装。尤其是《精神病患者》和《尸肉屠宰》中的人格分裂症患者,他们在正常状态下根本记不起自己曾经做过什么可怕的事情。这种情况在2003年影片《致命ID》中达到顶峰。男主角一个人拥有11种角色人格。当接受警察询问的时候,那个代表变态杀手的角色人格就很谨慎地把自己隐藏在潜意识深处。因此在大多数的情况下,变态杀手的命运是终结在做案现场,或者发现尸体的时刻的。警方很少能够得到他们的口供。

  所有这些其实都只说明一个问题:在社会的追剿面前,电影里的变态杀手极少会选择逃亡。即使逃了,他们往往也要再固执地回去寻找自己的谋杀目标(《来自地狱》),或者主持侦破的警探(《红龙》),结果当然是自投罗网。

  除了吴镇宇在《逆我者死》中昙花一现地出现在报纸头条上之外,更极少有变态杀手被悬赏通缉。大部分通缉令是针对普通歹徒的,在好莱坞的旧式西部片中,通缉的金额最多只有5000美元。如果这个数字突然暴涨到3万美元(按今天的汇率计算相当于25万人民币),那么就连最矜持的人也会为之疯狂。

  他们其实早就是囚犯了,电影里的结局,不过是胶片上的仪式而已。银幕变暗,灯光亮起,我们最后回头看上一眼,然后离席。

  如何防范变态杀手

  杀人其实是件很难的事情。变态杀手们是特殊的一类人,他们的生活中有很多非常态的表现,如果注意观察也许就能够发现蛛丝马迹,避免遭到伤害。

  比如多数变态杀手都会独自居住,这样他们才可以有条不紊地进行一切罪恶勾当。汽车也是变态杀手必备的工具之一。它能够帮助杀手迅速离开做案现场,而且经常用来运送受害者及其尸体。《沉默的羔羊》和《上帝之手》中的变态杀手更将这一工具发扬光大。他们假装向车上搬运沉重的物体或机械出现故障,借此骗取路人的帮助。看了这两部电影,我们应该记住:在无人的环境中,不可以轻易答应那些看起来可怜的陌生人的任何要求。至于那些没有汽车的杀手,大多像美国经典恐怖片《搭车人》中的主角一样,先是打扮成过路人搭一辆车,然后把原来车主赶跑,自己开着车去恣意杀戮。所以如果你开车,那务必锁好副驾驶的门,也别在没人的路上“招手停”。

  前西德电视连续剧《老干探》中就有一个成功逃脱变态杀手魔掌的范例。那个专门劫杀单身女人的凶徒在很长时间里都逍遥法外,但是最后却栽在了一个小姑娘的手里。原因很简单:那个姑娘是学校里的短跑冠军,百米赛能够跑进12秒。

  不要过低估计了变态杀手的知识和教育程度。这个群落中学位最高的大概堪数《沉默的羔羊》系列中的汉尼拔.莱克特尔医生,大部分人都只是普通的旅馆店主(《精神病患者》)、卡车司机(《红龙》)或者无业游民(《入侵脑细胞》)。大概是由于残酷的生存淘洗,许多变态杀手不得不从少年时代就开始为日后的事业预做准备,并且因此放弃了在正常教育领域内继续深造的打算。然而无论如何,他们不会蠢到缺乏基本的地理常识,尤其是对于自己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