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欲纠缠,人性善恶,女性悲苦,全都在这部电影里

情欲纠缠,人性善恶,女性悲苦,全都在这部电影里

情欲纠缠,人性善恶,女性悲苦,全都在这部电影里

作者|电影十三姨

情欲纠缠,人性善恶,女性悲苦,全都在这部电影里

90年代是中国电影的一段辉煌时期,同时也是张艺谋的创作黄金时期。

情欲纠缠,人性善恶,女性悲苦,全都在这部电影里

这一时期,张艺谋的作品更倾向于通过对特定时代人们生活状态的再现,挖掘群体的心理和思想,完成对时代的反思和解构,也是在这一时期,他成为了唯一一位能在十年内囊括威尼斯电影节所有主要奖项的导演。

情欲纠缠,人性善恶,女性悲苦,全都在这部电影里

情欲纠缠,人性善恶,女性悲苦,全都在这部电影里

其中的《大红灯笼高高挂》就是张艺谋90年代电影的代表作品之一,也有人评论说是张艺谋个人影像风格最强烈、最鲜明的一部电影。

情欲纠缠,人性善恶,女性悲苦,全都在这部电影里

情欲纠缠,人性善恶,女性悲苦,全都在这部电影里

影片的时代背景是在民国初年,大学刚读半年的颂莲(巩俐 饰)因家中变故被母亲逼迫着嫁进陈家大院,成为了陈家老爷的第四房姨太。

情欲纠缠,人性善恶,女性悲苦,全都在这部电影里

情欲纠缠,人性善恶,女性悲苦,全都在这部电影里

按照陈府的规矩,陈老爷在哪房姨太太处过夜,这位姨太太门前就会高高挂起一个大红灯笼;但若犯了错事得罪老爷,就会被“封灯”——即用黑布套包上红灯笼高高挂起,以表示不再受恩宠。

情欲纠缠,人性善恶,女性悲苦,全都在这部电影里

情欲纠缠,人性善恶,女性悲苦,全都在这部电影里

年轻漂亮的颂莲,刚进入陈府,因为“新人”身份,她得到了老爷最多宠幸,但也因此被卷入了其它三位姨太太的明争暗斗之中,连梦想成妾的丫鬟雁儿也对她充满敌意。

情欲纠缠,人性善恶,女性悲苦,全都在这部电影里

因为性格刚烈,经常吃亏。逐渐失宠的颂莲为夺势假装怀孕,赢得了整个陈家上上下下的“尊重”,使自己门前挂起了日夜不熄的“长明灯”。

情欲纠缠,人性善恶,女性悲苦,全都在这部电影里

但雁儿为她洗衣服时发现了“见红”的真相,并将此事密告给二姨太,事发后颂莲被封灯,也失去了所谓的尊重。

情欲纠缠,人性善恶,女性悲苦,全都在这部电影里

情欲纠缠,人性善恶,女性悲苦,全都在这部电影里

但颂莲抓到了雁儿在房间私自点红灯笼的把柄,将此事揭发了出来。

情欲纠缠,人性善恶,女性悲苦,全都在这部电影里

雁儿始终不肯认错,只能接受惩罚,最终死去。

情欲纠缠,人性善恶,女性悲苦,全都在这部电影里

情欲纠缠,人性善恶,女性悲苦,全都在这部电影里

雁儿的死令颂莲精神恍惚、日渐消沉,经常借酒浇愁。一次酒醉后,她无意中说破了三姨太与高医生私通的秘密,被二姨太听到,立刻带人去抓三姨太。

情欲纠缠,人性善恶,女性悲苦,全都在这部电影里

东窗事发后,三姨太被活活吊死在陈府的角楼小屋中。

情欲纠缠,人性善恶,女性悲苦,全都在这部电影里

颂莲也因此精神崩溃,成了疯子,整日穿着自己的学生服在院子里晃荡。

情欲纠缠,人性善恶,女性悲苦,全都在这部电影里

影片的最后,一阵鞭炮声迎来了五太太的过门,到此则又是一个轮回。

情欲纠缠,人性善恶,女性悲苦,全都在这部电影里

情欲纠缠,人性善恶,女性悲苦,全都在这部电影里

封建大家庭里又多了个女性勾心斗角,就像影片里的四个章节“夏,秋,冬,夏”一样,开始于夏,结束于夏,周而复始,唯独没有春天。

正如在这座深宅老院里存活的女人们,日复一日勾心斗角,却永远也等不到春天的降临。

1.巩俐的悲影片整体使用暗色调,在无边无际的灰色之中,唯一算得上亮色的便是姨太太们的服饰,以及那代表自己在府中地位的红灯笼。

他们争奇斗艳、不择手段,只是为了使自己的生活好过一些。

在这其中也体现了在张艺谋影片中一个最明显的特点:女性身上敢于同现实或命运奋力抗争的精神。

本片的女主颂莲便是这样的一位狂野,叛逆,敢于反抗的女性形象。

读过书的她对爱情有着自己的坚守,但父亲去世后,为了钱她选择了做姨太太。

这是她对封建礼教的第一次妥协,也暗示着她终将被封建礼教所吞噬。

她有自己的傲骨,拒绝迎亲,所以和抬轿的人擦肩而过,穿着一身学生装就一个人跑去了陈家。

新婚期间,在三姨太多次半夜叫走老爷后,颂莲也没有选择隐忍,而是直接对老爷甩脸子。

大清早去找在顶楼唱戏的三姨太理论,说话也毫不客气,站在那儿一个丁字步、两只胳膊交叉在胸前,雄赳赳的气势一下子就出来了。

但这所高墙紧闭的宅子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的,它能够在无形之中同化一个人,在不知不觉中消磨人的意志,进而把一个活生生的、有思想的人变成封建束缚下的傀儡。

当有人再问起她为什么没读完大学时,她也不再像当初刚入院时回答的那样:“家父去世了供不起”。

而变成了:“念书有什么用,还不是老爷身上的一件衣裳。”

是呀,还不过是老爷身上的一件衣裳。

在这所宅院中,老爷是天,是地,只有点了灯才能受到尊重,只有点了灯才有选择菜谱的权利,为了生存,任何人都要对老爷马首是瞻。

但在这个过程中,每个人也慢慢失去了自我。

应了颂莲在被捶脚时二嫂说的那句:“习惯了就好了”,颂莲从开始的懵懂无知,到后来开始听着其他姨太的捶脚声,幻想成自己,也开始和其他姨太们明争暗斗,甚至为了赢得老爷的关注还谎称怀孕。

直到一切被揭发,从长明灯到封灯,从喜庆张扬的红到死灰般沉寂的黑。

短短几分钟内便发生了转变,几个空镜头中满是蒙上黑布的灯笼与窗户。

那一块块黑罩布无情地尘封了颂莲最后的一丝希望,并将之冰封于 “黑色恐怖”之下。

生机不复存在,地位不复存在,一个女人的悲惨命运就也在这明暗的色彩转换中被表现得淋漓尽致。这是老爷的冷酷无情,是太太们之间的相互算计,是那个时代女人们的悲哀,也是颂莲的悲鸣。

就像颂莲在被封灯时说的那句:

“点灯,灭灯,封灯,我是无所谓了!我就是不明白,在这个院里人算个什么东西?像狗,像猫,像耗子,什么都像,就是不像人”。

是啊,人算什么?为了争夺那个所谓的“灯笼”,在那个像极了牢笼的大院里,连受过教育的她,个性都在逐渐扭曲和变形。她们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逃脱这个牢笼,也无法摆脱这封建社会残酷的制度。

2.张艺谋的喜 《大红灯笼高高挂》作为一部典型刻画“一夫多妻制”的封建家庭内部互相斗争的人生景象及相应的生存原则的电影,在上映之初,并没有在国内引起过大的轰动。

原因是国内不少人认为,张艺谋为了迎合西方国家的审美,而丑化了中国传统文化,以揭短的方式来向外国展示中国历史文化。

但在国外却获奖无数,银狮奖、最佳外语片、最佳故事片、最佳摄影等等等等,张艺谋拿到了手软,这无疑是可喜可贺的。

无可厚非的是,张艺谋将中国文化带到了世界面前,为中国电影在世界电影中争得了关注和发展空间。

而独特的电影镜头语言更是得到了世界的认可,镜头色彩、远近结合、框式构图、对称构图,在彰显电影美感的同时也处处显着限制与封闭。

在这部影片中,红、黑、白三种颜色在影片中被运用的恰当自如。

红色,本是喜庆、吉利,而在这里却成了一种束缚和压迫,穿了红嫁衣就必须一辈子呆在陈家宅子,而女人们争抢也不过是为了一盏“红灯笼”。

黑色,本是最低调、最安全的颜色,在这里却成为了“打入冷宫”的黑色恐怖标志。

而白色,那么纯洁、干净无比的颜色,在这里却成为了死亡的舞台,上演着世态的炎凉。

正如著名摄影师斯托拉罗曾说的那样:“色彩是电影语言的一部分,我们使用色彩表达不同的情感和感受,就像应用光和影象征生与死的冲突一样。”

而张艺谋正是将这种色彩运用到了极致。

与此同时,电影中远景和近景的使用,同样也值得玩味。

远景拉大空间与人的对比,空间的大与人物的小夸张到极致。

当老爷发现颂莲是假怀孕时。

当雁儿死后,两个老婆婆的对话时。

当颂莲目睹三太太被吊死大喊“杀人啊杀人啊”时。

这些远景镜头的共同特点是没有给当事人特写镜头,我们无法看到他们的反应,也无法获知细节:老爷有多么震怒,婆子们八卦时的神情,三太太是如何挣扎然后被杀死,颂莲有多么害怕才会疯掉……

这样镜头更为无情,但是客观性也更强,在淡化人物情绪的同时,表达的却是一个时代的悲剧。

近景将被摄主体的细部和人物细微的情感变化一一展现在观众眼前。

比如影片开始时,母亲作为强迫颂莲嫁人的重要角色却没有出镜,镜头里只有颂莲一人面无表情应付着继母。

当颂莲一个人坐在死去的三太太房里时,脸上的麻木清晰可见。

当新婚之夜,老爷命令颂莲把灯举起来时,镜头里并没有灯,只有颂莲脸上表情的微妙变化。

在这些近景的镜头外,几乎都有其他人物的语言、动作、神态,但是镜头中只专注于颂莲的反应,这能让观众更好的代入这个角色,理解她的种种心情,增强故事的悲剧色彩。

影片的结尾既富有震撼力又让人深思。夜幕里古老的四合院在红灯笼的映照下显得诡异、封闭,不正像是一个牢笼么?疯了的颂莲则在这牢笼里不断的游走,镜头不断后移,颂莲愈发的渺小乃至不见,这不正是象征着她们永远无法逃离这种命运的悲剧吗?而普天之下当然不止这一个牢笼,也当然不止这一个受困之人。

当红灯笼高高挂起之时,她们的宿命就早已定下了。

(图片源于网络,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