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说脑洞还是韩国厉害,全员恶人却拍成顶级情欲片

一部电影,三个视角,三场骗局,所有人都是“双面卡牌”。

要说脑洞还是韩国厉害,全员恶人却拍成顶级情欲片(脑洞)

没有什么是真的,所有人都为自己的欲望编织谎言。

要说脑洞还是韩国厉害,全员恶人却拍成顶级情欲片(脑洞)

这部电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罗生门式骗局。

要说脑洞还是韩国厉害,全员恶人却拍成顶级情欲片(脑洞)

和泉秀子是继承了巨额遗产的日本贵族孤女。所有人都觊觎她的财产。

要说脑洞还是韩国厉害,全员恶人却拍成顶级情欲片(脑洞)

她的姨父将秀子圈养在一座宅院中。一旦秀子成年,他就将娶她为妻,以此来侵吞她的钱财。

要说脑洞还是韩国厉害,全员恶人却拍成顶级情欲片(脑洞)

01“女仆”南淑姬——对自由的欲望

要说脑洞还是韩国厉害,全员恶人却拍成顶级情欲片(脑洞)

玉珠是穷苦人家的女儿,为了维持生计不得不来到府上,担任秀子小姐的女仆。

要说脑洞还是韩国厉害,全员恶人却拍成顶级情欲片(脑洞)

她不识字,性情粗鄙,还因为不合群而被府上其他的女仆欺辱。

要说脑洞还是韩国厉害,全员恶人却拍成顶级情欲片(脑洞)

但是,在这部电影中,每一个人都是“双面卡牌”,真实隐藏在虚假之后。

要说脑洞还是韩国厉害,全员恶人却拍成顶级情欲片(脑洞)

玉珠真名南淑姬,从小在贼窝长大,母亲因为偷窃被人勒死,她是那一带最著名的“扒手”。

要说脑洞还是韩国厉害,全员恶人却拍成顶级情欲片(脑洞)

她和伯爵勾结,心怀鬼胎,企图诱拐秀子小姐,将其骗婚后关进精神病院并侵吞她的财产。

要说脑洞还是韩国厉害,全员恶人却拍成顶级情欲片(脑洞)

南淑姬最大的愿望就是:弄到一笔足够的钱,然后逃离这个国家。自由,是她内心最深层次的欲望。

要说脑洞还是韩国厉害,全员恶人却拍成顶级情欲片(脑洞)

她为了自由,愿意牺牲掉一切,包括人性中的善。

要说脑洞还是韩国厉害,全员恶人却拍成顶级情欲片(脑洞)

小姐秀子自小被养在深闺,天性单纯,却有着一副惑人的美人皮。

要说脑洞还是韩国厉害,全员恶人却拍成顶级情欲片(脑洞)

淑姬第一次见到秀子,就为她的美貌倾倒。

要说脑洞还是韩国厉害,全员恶人却拍成顶级情欲片(脑洞)

“该死,他早该告诉我她是一位美人。”

要说脑洞还是韩国厉害,全员恶人却拍成顶级情欲片(脑洞)

秀子不仅美丽,而且心地善良,她看见淑姬被其他女仆扔掉了鞋子,就主动将自己的鞋子送给淑姬。

要说脑洞还是韩国厉害,全员恶人却拍成顶级情欲片(脑洞)

淑姬在相处中逐渐对单纯美丽的秀子动心,但为了自由,她依然一步一步带着秀子走向陷阱:

要说脑洞还是韩国厉害,全员恶人却拍成顶级情欲片(脑洞)

“小姐一看到伯爵就会脸红。”、“小姐拥有伯爵那么体贴的人真是幸福。”、“小姐一定是爱上伯爵了。”

要说脑洞还是韩国厉害,全员恶人却拍成顶级情欲片(脑洞)

电影的第一部分采用淑姬的视角,讲述了秀子在淑姬的引诱下,一步步走进陷阱,最终踏上和伯爵私奔的道路。

要说脑洞还是韩国厉害,全员恶人却拍成顶级情欲片(脑洞)

在这个部分里,有一场情欲戏让我印象深刻:

要说脑洞还是韩国厉害,全员恶人却拍成顶级情欲片(脑洞)

秀子躺在床上,蜷缩着身体说:“我害怕,你可不可以告诉我,男人他想要什么?”

要说脑洞还是韩国厉害,全员恶人却拍成顶级情欲片(脑洞)

淑姬忍不住吻住秀子的唇,一遍又一遍舔舐。

要说脑洞还是韩国厉害,全员恶人却拍成顶级情欲片(脑洞)

她告诫自己:我就教她一招,教完就去睡觉,绝不再搭理她。

要说脑洞还是韩国厉害,全员恶人却拍成顶级情欲片(脑洞)

但在情色交织间,淑姬彻底失控——她彻底爱上了秀子。

一个拙劣的骗子在骗人的时候,把自己也搭了进去。

一边是可观的财富,无尽的自由;一边是内心所爱和隐隐作痛的良心,淑姬徘徊在二者之间。

但骗局依然在进行,背叛悄无声息。

第一部分结尾来一个惊人反转:秀子伙同伯爵,反将淑姬送进精神病院,秀子成功逃出生天。

02“小姐”和泉秀子——对逃离的渴望

这部电影的人物塑造很有意思,人物本身就是一个骗局,第一部分所展示的每个角色在第二部分才真正褪下面纱。

秀子表面上是不谙世事的贵族小姐,但她其实是心狠手辣的人精。她亲手策划了这场骗局。

“找个失踪也没人在乎的女孩来当女仆,有点蠢笨的更好,让她以我的名字送入疯人院。”

在姨母逃跑失败被姨父杀死后,秀子成为了姨父巴结高官的艳情朗诵会花旦,专门为高官们朗诵艳词。

第二部分以秀子的视角,重新讲了一遍故事,在复述中揭开了每个角色真正的底牌和一场更加完整的骗局。

伯爵不是伯爵,他是潜伏多年的骗子。

姨父表面上是政府传译员,实际上是艳情插画小说家。

就连管家也不是管家,而是被姨父抛弃的前妻。

真正的骗局是假伯爵和秀子约定,只要他能带她逃出姨父的控制,事成以后,财产平分。猎手和猎物彻底颠倒。

骗中骗,局中局,这是典型的“罗生门”式叙事方式。

事件当事人各执一词,分别按照对自己有利的方式进行表述证明或编织谎言,最终使得事实真相扑朔迷离,难以水落石出。

第一部分是由女仆编织的一场骗局,影片带着观众以女仆的视角编织谎言,如果观众一路跟着情节发展,那就会错过真正的骗局。

螳螂扑蝉,黄雀在后。只是这部电影比较特别,蝉和黄雀都是一个人。

秀子无疑是一个更加高明的骗子,她真正引导着这场骗局。

从一开始她就装作弱小无助的贵族孤女来博取淑姬的同情。

她向淑姬展露自己的苦楚,故意透露自己被姨父迫害,送淑姬鞋子是因为要展示自己的财富,吊着淑姬不让猎物逃跑。

她亲手喂大淑姬的欲望,再让淑姬“背叛”她。

在淑姬“背叛”她的那一刻,她就可以真正地逃离姨父的囚笼。用淑姬的自由换取自己的自由。

但千算万算,就是算漏了人心。爱是不能被计划的,也是无法隐藏的。

淑姬忍不住爱上秀子,秀子亦控制不了自己的心。

说到底,拙劣的猎手变成猎物,高明的猎手又被猎物迷倒,全部归于一个情字。

03上帝视角——明显疲软的情节

骗中骗,局中局,局后还有局。

前两个部分通过淑姬和秀子两个不同的视角展现了两场骗局。第二个骗局藏在第一个骗局之后,第三场在第二场破灭后。

两个视角最终交织于一点,由上帝视角收束全片,采用分——总的模式。

假伯爵说和秀子谈一场“生意”,却在这场生意中迷失掉自己的真心。

秀子和淑姬将计就计借假伯爵之手逃走,再将假伯爵藏身之处泄露给姨父,让他们“狗咬狗”。

最终以假伯爵和姨父同归于尽,秀子和淑姬成功出逃作为结局。

这样的结局圆满是圆满,但却不够震撼人心。

第三部分与其说是在讲故事,不如说是导演在炫技。故事在第二部分结尾已经很明晰,接下来的发展都是水到渠成的事。

所以第三部分重点是怎么将这个已经定下来的结局拍得更加耐人寻味。

但很明显导演朴赞郁失手了。

行走江湖多年的假伯爵很轻易地就被秀子放倒。

剧中作为大BOSS出现的变态姨父仅仅是用来展示各种血腥手段的工具人。

秀子和淑姬之间更深层次的羁绊只是以结尾一场情事草草结束。

冲突呢?高潮呢?更深层次的女权主义思想呢?

看完以后我就感觉:山珍海味、满汉全席地吃了一路,结局就给我塞一个巨无霸汉堡?就这?

朴赞郁导演一贯擅长暴力美学,第三部分也一样,看完就记得暴力血腥了。

04更多的议论

总的来说,这部电影是技巧大于情感,美学价值掩盖精神内核。

导演朴赞郁在戛纳自称这是一部女权主义的电影,女同戏份只是外表,内核则更加复杂得多。

但我还真觉得这部女权电影它不够女权。

戏中最让我深刻的画面应该是秀子和淑姬坦白后,两人合谋借假伯爵之手逃离院子的桥段。

秀子带着淑姬来到姨父的书房,向她展示了那些情色书籍。淑姬暴怒之下将书房砸了,一棍敲碎了象征男性生殖器的蛇身雕像。

然后两人逃走,导演给了一个广袤无垠的田野镜头,象征两人获得自由。

这里可以说是全片女权主义最鲜明的显露,女性基本上是靠自己的力量逃出了男性统治。

但是后面的情节却不然。

秀子借假伯爵的力量逃出姨父之手,又借姨父之手处置假伯爵,最后假伯爵拉着姨父同归于尽。

请问:女性的力量体现在哪里?

导演在片中把男性设置成色厉内荏的性无能,无限地嘲弄着男权。

以无能软弱男权来衬托女性角色的果敢有力,但这些批判都显得局限和无力。因为这恰恰表明:只有在男权如电影中那般软弱无能的情况下,女性才能从男性压迫中解放。

淑姬在书房砸碎了蛇头,寓示着女性摧毁了男权束缚,但这并无法从根本上改变社会权力分配和财富分配关系。

她们只是在充足的财富基础上,从原有的环境逃到另一个新的环境,短暂地开始所谓的新生。

就好像电影里这栋房子,日本建筑依附在英国建筑下,好像一个还没断奶的婴儿。

《小姐》这部电影元素繁杂,情欲、金钱、权力、人性、女权都在不同层度上涉及到。

影片中三种视角转换、一再反转的情节更是吊足了观众胃口。

而导演朴赞郁对美学极致的苛求,最终打造出如欧洲古典油画般浓墨重彩的视觉盛宴。

可以说,《小姐》虽然不是一部封神之作,但却十分值得反复品鉴。

我是朝歌,一个会讲故事的娱乐博主,非常感谢你读完了我的文章,如果你可以给我点个赞就太好了!欢迎关注我,我将持续带来更多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