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短的qq昵称情侣甜过蜂蜜-可爱点

可爱点小编整理的一些qq昵称情侣,就让我们爱得顺其自然,共同承担所有苦乐酸甜。颠一样的蓝森疯一样的吕纸初空折耳猫伏月垂耳兔魔法少女岳云鹏元气少女郭德纲云层小卖铺.海底烧烤店.北有凉城雨落伊人棱角少年甜心少女输给喜欢败给认真我敲可爱呐你可爱个屁小熊走丢了.小熊在这里.

简短的qq昵称情侣甜过蜂蜜-可爱点

简短的qq昵称情侣甜过蜂蜜-可爱点

养猪的小可耐小可耐养的猪我敲可爱不许敲自己扎进月亮怀里.躲进星星梦里.有人来了快跑你跑反了憨憨银河供电不足星星蓄能完毕抱紧奶瓶子扶稳婴儿车蜂蜜柚子茶的偏爱仲夏萤火森的爱恋

两个虎牙尖尖两个酒窝甜甜香蕉是我的不呐呐土豆是我的马铃薯揽星辰入梦.携山河破梦.小猪沉塘噗通白茶乌龙.橘子汽水.猪呢?我在这!以上分享的qq昵称情侣怎么样?爱是一种遇见,不能等待,也不能准备。

闲散王爷强宠废柴妃:我是你夫君,你不应该衣不解带地伺候我?

简短的qq昵称情侣甜过蜂蜜-可爱点

伊人懒洋洋地抬起眼,一边用衣袖擦掉嘴角边的糕点残屑,一边漫不经心地问:“你说谁啊?”

“贺兰雪,当今圣上的弟弟,被世人称为逍遥王的那位。”伊琳摇着妹妹的肩膀,兴奋道:“天朝第一帅哥。”

“厄……”伊人歪头想了想,圆溜溜的眼睛又眨了一眨,问:“那他有钱吗?”

“废话,当然有钱。”伊琳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望了一眼伊人,撅嘴道:“不过,也许没有我们伊家有钱。”

“哎。”伊人深有同感,从躺椅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衣襟上的残屑,又环视了一圈伊家花园的奇石异兽,点头道:“其实我倒不介意一辈子留在家里。地主啊,真正的地主啊。”

伊家是天朝最大的商家,茶盐丝绸,什么赚钱便垄断什么,说它富可敌国,绝对绝对不过分。

那天,当伊人从车祸现场穿越到这座美轮美奂的府邸时,她几乎以为自己到了瑶池仙宫。

当她意识到自己是这座仙宫的二小姐时,伊人更是喜不自胜。

——终于,终于,可以正大光明地好吃懒做了!

伊人在穿越前是一个地道的宅女,靠给别人画插图糊口,除非地震或者缺粮,基本不出门,平均一天睡眠时间长达十五个小时。

这样生活本是与世无争,与社会相安无事,可是耳边总有朋友亲戚提醒她振作啊,努力啊,就算冲不上比尔盖茨,好歹也混成个比尔盖茨的夫人什么的……

其实对于第二个选项,伊人倒是没意见的。

可是,谈恋爱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远不如睡觉那么简单。

伊人几乎有点怀念古代的包办婚姻了,不用挑选,也不用算计,多简单啊。

本着这个念头,当自己的不知道是七大姨还是八大姑说出介绍一个‘可以结婚’的男人时,伊人决定速战速决,找个男人摆脱唠叨。

于是,她出门了……

于是,她被车撞了……

于是,她穿越了……

伊人在穿越过来的第二天都接受了这个事实,而且,她很坦然地,心安理得地,接受了这位,据说从小就是傻子的二小姐的地位。

反正照照镜子,长相也没有多大变。

回头想想,虽然前世的自己已经过世,但是与社会一直没有什么互动,估计也不会引起蝴蝶效应什么的。

只是想起父母,伊人略略伤心了一点:他们再也不用指望自己有一个嫁给比尔盖茨的女儿了。

不过——反正前世还有一个堪称青年才俊的哥哥,伊人倒也不太担心。

至于这一世呢?

伊人又往嘴里塞了一块糕点,然后眨眼看着面前的‘姐姐’。

天朝大美女,伊家的心肝宝贝,伊琳。

伊琳是美女,伊人承认。

这样的美女,放在前世,绝对是站在镁光灯下,让世人瞻仰的那种——而且是纯天然的那种美女,皮肤柔滑,五官精致,娇媚入骨,而且家世显赫。

据说,伊家的那个大奸商老爹,成天指望着能将这位国色天香的大女儿送入皇宫,以后母仪天下,让伊家的生意更发扬光大,而且,也能光耀伊家的门楣。

所以,虽然从伊琳及笄起,各地的王孙贵族就将伊家的门槛踏碎了一条又一条,伊琳依旧不为所动,一心一意等着三年一次的大选之日。

如今,伊琳十八岁了,再过几月,就是皇帝大选之日了。

可就在这时,皇帝的弟弟,天朝第一没出息没能耐没事做的闲散王爷贺兰雪,竟然纡尊降贵,向伊家求亲来。

伊家虽是大族,是富人,可再怎么说,也不过是一商人。

在天朝,商人的地位一向不高。皇亲贵族,于他们,便如天上的星月,是用来瞻仰的。

他们自然不敢像拒绝其它人一样拒绝贺兰雪的求亲,可是自己的宝贝女儿,好不容易等了三年,就是为了等这个入宫的机会,又岂能白白地给了皇帝的弟弟呢?

如果是其它王爷,那也是一件美事,只是这贺兰雪?

伊老太爷摸着将军肚郁闷:这贺兰雪就是一个绣花枕头,大草包嘛。

以后,指望他为自己办点事,那是根本指望不上的。

贺兰雪是先皇的第三个儿子,当然,先皇只有三个儿子——我知道是废话,大家可无视,咳咳。

第一个儿子贺兰淳,当上了皇帝,就是当今的天朝淳帝。

第二个儿子贺兰钦,当上了大将军,手握天下兵权,常年驻守在野,也是一跺脚天地摇的人物。

可是这贺兰雪嘛……

除了平日里找些怀才不遇的秀才们吟吟诗,喝喝酒,狎狎妓,实在没有什么可称道的地方。

——不,唯一值得称道的地方,便是他的容貌。

据说容若光月,风光月霁。

只是,一个男人长漂亮了又有何用?难道不吃不喝成天对着他YY不成?

伊老太爷很郁闷。

可是拒绝又不行。

于是,伊老太爷在郁闷到极致的时候,灵机一动,想起了自己的另一个女儿。

贺兰雪只是向伊家求亲,并没有指定说要哪个女儿啊。

除了伊琳,自己不是还有一个女儿吗?

那个女儿,便是从小生下时便傻头傻脑,成天除了吃,就是睡的,伊家二小姐,伊人了。

他将劝说任务交给了伊琳,伊琳也终于第一次好声好气地向自己的白痴妹妹说话。

在伊人穿越过来的第十天,她一边啃着冰雪糕,一边听着自己名义上的姐姐,连哄带骗地劝说自己嫁过去的事。

伊人今年十六岁,比伊琳小两岁。

十六岁的伊人,一直生长在这美轮美奂的宅院里,从来没有出去过。

原因很简单,她是傻子,真正的傻子。

打出生起,就很少开口说话,或者动手做事——不过她是千金小姐。自然也不用做事。

她每天唯一的事情,便是搬个椅子在长廊上看树上的毛毛虫爬过,树叶落了,毛毛虫慢慢长大,变成了蛹,又变成了蝴蝶,蝴蝶飞走了,伊家二小姐睡着了。

前世的伊人穿越过来的时候,这世的伊小姐却在睡梦中过世。

这一世,她无所贡献,也无所伤害,自自然然,呼吸一般活了十六年。

伊人在她的躯壳里醒来的时候,她的唇角兀自挂着笑容,轻柔纯美,如柳絮落地,尘埃不见。

灵魂换了,甚至——没有人发现异常。

她是一个被遗忘的人。

伊人醒来的时候,只期望自己继续被遗忘。

可是事与愿违,不过才过了短短十天猪一般的日子,平静就此被打破。

她倾国倾城的姐姐,开始游说她替自己嫁人了。

伊人倒也不觉得什么,如果一直养在娘家,在这样的封建社会,一定会被人指责的,嫁人可以一劳永逸。

何况,姐姐说的那个人,条件似乎不差。

有钱,闲散,不在任何权力中心,几乎是完美选择。

伊人一边思忖,一边继续懒洋洋地笑。

“小妹,怎样?”伊琳瞪着那双异常美丽的眼睛,巴巴地望着她。

伊人很白痴地点点头,又继续塞了一个冰雪糕进口,点头道:“好啊。”

伊琳眉开眼笑,伸手揉了揉伊人圆乎乎的脸,道:“以后当了王妃,可要记得姐姐哦。”

伊人笑眯眯。想:还不是因为你想当皇妃,否则哪里会将我推过去?

不过,罢了罢了,利用就利用吧,反正,她也不损失什么。

于是,婚事就这样定了。

伊家仿佛第一次发现自己还有一个养在深闺的二小姐,那个华贵却冷清的院落顿时被打扮起来,红红的灯笼挂了起来,伊人被几个命妇翻来覆去地折腾,凤披霞冠地打扮起来。

婚事敲定,三日后过门。

逍遥府下了聘书,媒婆做足了礼仪。

一时间,逍遥王迎娶一商家女的消息传得满城皆知,只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不过是我们心血来潮的逍遥王的另一个玩笑而已。

谁让那个伊琳这么难娶?

再说了,逍遥王府上,早已有一个正妃,三个侧妃,爱妾更是无数了。

这样大张旗鼓地娶伊家女子,无非就是摆摆排场吧。

喜宴上,大家笑得心照不宣。

伊人出嫁那会,天气很好,阳光灿烂。

伊人掀起轿帘,望着天上那轮红艳艳的太阳,眨了眨眼,然后,打了个呵欠。

帘子被放了下来,清风吹来,拂起一角,隐约看到里面的新娘子一前一后的摇晃着,不知道是不是轿子太颠的缘故。

就这样大张旗鼓、招摇过市来到了逍遥王府。

喜轿停下,一旁的喜娘上前向守在府前的贺兰雪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

贺兰雪挑挑眉,算作回礼。

喜娘于是退了下去,只是头迟迟不肯低下,依旧痴痴愣愣地望着贺兰雪。

站在贺兰雪身后的侍卫早就发现了喜娘的异样,却也没有加以阻止。

哎,能怎么阻止呢?

满街人都是这样。

侍卫叹口气,也歪着头打量起自家的王爷来。

一身喜服的贺兰雪明艳得如三月盛午的阳光。

唇红齿白,气宇轩昂,临风而立,则满城满国的男人女人,只有掩面羞愧的份。

若是女子,则少了英气,若是男子,便失了妩媚。

那种绝艳,竟是男男女女,皆是不及。

按伊人以后的说法:丫丫就是一不男不女的主。

现在,他走下台阶来。

穿过扎着大红绸缎的石狮子。

径直走向他的新娘——当然,已经不知道是第几个新娘了。

走近,贺兰雪斜眼瞟去,看见了做势要晕的喜娘。

邪魅的唇角只是一勾,倾城倾国的笑容让漫天的阳光黯了黯。

看热闹的人群里,簌簌地倒了一群,又被后面涌上来的人踩到了脚底。

——据统计,每次贺兰雪现身,都会死伤数十人,而一身喜服的贺兰雪,更是杀伤力无穷,那天更是尸骨成堆,凄风苦雨,惊天地泣鬼神,形同屠城——当然,那是后话。

现在的情况是,贺兰雪终于停在了轿子前。

高大修长的身躯在烈日下投下一个长长的影子,随着轿帘的摇曳而晃动不已。

帘子后,新娘隐约的身形含羞带怯,犹抱琵琶半遮面。

“世人皆知伊家小姐绝色,万金难求一见,今日大喜,不如让世人都来瞻仰一下王妃的美色?”贺兰雪声音清润悦耳,如山涧清泉,更如过林之风。

轿子里的人,却是静静的,一派大家闺秀的风范。

贺兰雪蹙眉。

微欠身子,伸手去捋轿帘,手还未探到帘子,便顿到了半空中。

似乎,似乎……

眉头愈加紧缩,不知道锁碎了多少少女的心。

贺兰雪顿着的手,迟迟不肯往下。

大家只道他怜香惜玉,温文从容,也不催促,都屏息相待,等着看伊家小姐的绝世容貌。

贺兰雪的手指拢了拢,决定摆脱方才的错觉。

方才他似乎听到了轻微的鼾声——绝对应该是错觉!

试问,天下有哪个女人会在大婚时睡觉,更何况,还是跟他贺兰雪成亲!

消除疑虑后,贺兰雪当机立断,姿势利落优雅地掀开了轿帘——

在贺兰雪目瞪口呆的时候,伊人正梦到了前世的哈根达斯。

那五彩缤纷的雪糕球啊,巧克力的、草莓的、香蕉的、咖啡的……乖乖,全身都被冰淇淋给包围了……

伊人口水流了一地。

很多年后,当贺兰雪搂着伊人,站在京都最高的地方时,他笑言,道:“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睡得那么沉,那么安详,让我……”

“怎样?”伊人回搂着他的腰,迷迷糊糊地问。

“想揍人。”贺兰雪失笑道:“从一开始,你就是一个能让人失控的人啊。”

伊人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道:“没办法,轿子这样晃啊晃的,不睡觉实在对不起四个轿夫啊。”更何况,梦里还有哈根达斯呢。

贺兰雪宠溺地笑笑,不再言说。

不过大婚之时,确实——想揍人呢。

贺兰雪憋足了全力,才没有当场发飙。

他还不想自毁形象。

可面前的那个小女子,一张圆嘟嘟的小脸耷拉下来,眼睫轻颤,呼噜打得不亦乐呼,更可恶的是,她的睡像还极其不雅,那口水,几乎滴到了红艳艳的新娘袍上。

贺兰雪一阵恶寒: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倾城大美女?

京都的人都怎么了?就这点的审美观?

他忍了很久,终于在所有人被惊得鸦雀无声的情况下,轻柔地将手放在了伊人肩膀上,浅言道:“伊小姐,已经到了。”

伊人这才悚然惊醒,迷蒙的双眼,还没有从五彩缤纷的哈根达斯那里回神,便撞到了一副更精彩绝伦的画面。

应该说,精彩绝伦的脸。

她怔了很久,方问:“你是贺兰雪?”

贺兰雪望着她,星眸微敛,面上却云淡风轻。

伊人心花怒放。

原以为只是随便找个靠山,没想到靠山还挺帅,算是附加的奖品吧。

“不好意思。”她快手抹掉嘴角的口水,又整了整衣角,肃颜道:“我准备好了,可以拜堂了。”

那种游戏轻忽的语气,让贺兰雪又是一怔。

然后,终于有了怒气。

伊家不过是一商家,轿子里的女子,分明不是传言中那个倾国倾城的伊家小姐,而且,她竟然如此儿戏地对待与王爷的姻亲。

贺兰雪很不爽。

“你真的是伊小姐,伊琳?”忍住性子,贺兰雪低声问。

那双慵懒魅人的凤眸,也在问话的时候,蓦地犀利起来。

只是这种犀利,只有伊人一人看到。

伊人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噤,初见时被美色迷惑出来的好感消失无踪。

这个男人很危险,她心里警醒了一下。

“我是伊家小姐,可是不是伊琳。我是伊琳的妹妹,伊人。”调整好心态,她朗声回答。

这种情况,伊人不是没有想到过,自从知道自己替姐姐出嫁,她就知道有这一关要过。

所以,在贺兰雪形如利剑的注视下,伊人堪称冷静。

何况,这才是她所求的。

最好这个王爷因此不待见她,将她打入朝思暮想的冷宫,放任她偷懒睡大觉,皆大欢喜。

“伊人?”贺兰雪蹙眉思索,记忆里似乎没有这个名字。

难道区区一个商家,也敢诓骗皇亲不成?

伊人也不催他,好整以暇地等他反应过来。

站在贺兰雪身后的一个机灵点的侍卫,早已经悄悄退出,跑去查户籍了。

跑去查询的侍卫,在贺兰雪扶着伊人走下喜轿时,赶了回来。

他附耳向贺兰雪汇报了情况,贺兰雪脸上隐藏的愠色更重,却碍于场面,迟迟没有发挥出来。

于是,进府。

于是,关门——

是的,关门。新人一走进王爷府,管家便将那两扇朱红色的大门合上,将那些看热闹的路人全部拦在了外面。

大门吱呀合上的时候,贺兰雪甩开了扶住伊人的手。

伊人被他的力道一带,一下子没站稳,跌在了地上,结结实实地摔了一个狗啃泥。

头上的珠翠哗啦啦地摔在了地上,衣上沾满灰尘,极其狼狈。

伊人吭也没吭一声,自己扎手扎脚地爬起来。

贺兰雪有点吃惊地望了她一眼,可是瞥到她笨手笨脚的样子,又是一阵嫌恶。

他并没有道歉。

两人正沉默着,从屋里早已传来了一阵喧哗嬉闹声,路人虽然被关在了外面,府里却还有其他嘉宾。

只是这些宾客,并不是朝廷命官,而多是京都里的纨绔子弟,贵族混混以及所谓的风雅名士而已。

见到这一幕,那群幸灾乐祸等着看戏的嘉宾自然不肯放过,一个个地围了上来,端着酒壶,打趣贺兰雪道:“王爷,虽然娶错了妹妹,可也是一个小美人,王爷还是怜香惜玉得好”

又有人说:“赶明儿再向伊家下聘书,姐妹俩都娶了,不是甚好?”

还有人道:“看到伊琳是铁了心要入宫,王爷也别抢了,就留给皇帝陛下吧”

……

贺兰雪在这一堆风言风语里,脸色愈沉,也不管伊人了,径直走到大厅道:“算了,反正也是一场玩闹,我们继续喝酒,来人,把王妃们都叫出来,陪本王的客人喝酒。大家要无醉不归,不要为此事扫兴。”

“王爷不扫兴就行。”大家一哄而散,都往大厅拥去。

一路上,贺兰雪已经扯掉了身上的红色喜服,里面只穿了一件银灰色的紧身素服,更显得明媚耀眼,玉身长立。

大家的注意力很快转移到已经开始豪饮痛喝的贺兰雪身上,伊人被孤零零地留在原处,旁边只留了一位从伊府陪嫁过来的小丫鬟。

就这小丫鬟,目光也胶着在远处贺兰雪的身上,根本顾不上自家小姐。

伊人也不想阻止别人发花痴,自己拍了拍衣襟,然后很有主人翁精神地、自发地寻找新房的所在了

这一看不打紧,直看得她目瞪口呆、咋舌不已。

怎么一个小小的王爷府,也修造得如皇宫一样,比起美轮美奂的伊家,实则有过之而无不及。

亭台楼阁,曲径通幽,文竹阵阵,奇石嶙峋。

纵然景致繁多,却不显得琐碎,反而秀气贵雅,柔和了苏杭那一带的水汽氤氲,又不乏北方建筑的大气实用。

在这样一个地方寻找一个小小的新房?

伊人觉得让自己一个人找到新房无异于做梦。

她开始怀念前世的住房,丫丫全球首富,也没有这样奢侈过。

不就是一座房子么?至于么?

伊人观察了一番,终于决定自己亲自探索,不防远处一个小角门里冲出一群红衣绿裳的美妇人来,还未等伊人反应过来,她们已经风驰电掣地跃过她身边,冲到了大厅里,全部莺莺燕燕地围着贺兰雪,殷殷劝酒,勤勤布菜,个个都顶得上花楼最专业的姑娘。

而周围等着伺候的丫鬟们,则口口声声,景王妃、丽王妃地关照着。

那就是逍遥府的诸位王妃?

伊人无语了一会,更加坚定自己要去冷宫的志向。

转过身,她正准备自己从那角门里走出去,刚迈步,不知怎么,又‘噗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原来是系着的腰带在方才松了,缠成双层的裙摆落了下来,伊人一个不小心,踩到了裙摆上。

这个突变,终于将身边那个发花痴的小丫头的魂儿给唤了回来,小丫头连忙弯下腰,想将自家二小姐扶起来,伊人已经试着自己爬起身了。

她还没习惯被别人伺候着。

爬到中途,一只修长好看的手伸到了伊人面前,然后,便是一个温润若水的声音,在伊人耳边,蜻蜓点水一般响起。

“你还好吧?”

伊人抬起头,这一次,她没有被惊艳到。

映入眼帘的容颜并没有贺兰雪那般美得天绝人寰,可是极清秀,看着……很舒服,非常舒服。

伊人的心动了动,有种被什么东西熨帖的感觉,那种暖暖的,冬日喝热茶的感觉,丝丝潜来。

她的脸色有点发红,也顾不上手心上的污泥,毫不客气地攀上那只漂亮的手。

那人微微一笑,握紧她,将她拉了起来。

站起来后,伊人仍然没有松手,只是望着来人。

无端端地,她想起黄金分割点。

从前上学,老师解释什么叫做黄金分割点时,会简易地说:就是那种看着很舒服的分割,完美,无所挑剔。

她一直以为老师的解释过于抽象。可现在,她信了。

世上真的有黄金组合之说,至少面前的男人,真的,无可挑剔——即使称不上多么英俊,总而言之就是无可挑剔。

那人又是笑笑,笑若春风,也不急着抽回自己的手。

“裴若尘!”里面却传来了贺兰雪已然有了醉意的呼声,男子的视线跃过伊人,朝里面望去。

“本王的大喜之日,你怎么才来?”贺兰雪在里面拍着桌子叫嚷道:“怎么,不急着看美人吗?”

男子,裴若尘回以一笑,终于不着痕迹地抽回手,问:“这位可是新娘子?”

“错了!”贺兰雪无不郁闷地说:“是新娘子的妹妹,哎,我说,还不找人将新王妃带进去,站在那里吓到我的贵客了。”

“王爷也别这么说,这位王妃虽然没有诸王妃这样沉鱼落雁的容貌,但是圆润可爱,也是一风格啊。”有人安慰道。

贺兰雪撇撇嘴,一副混账纨绔样,“本王最不会欣赏这种风格,刘兄若是有意,借去便是。”

“这哪行,上次向王爷借的吴王妃,刘某还没归还呢。”

“这有何妨,不还也可,女人而已。”贺兰雪弯唇笑笑,欺霜赛雪的容颜倒让在座的诸位王妃,全部黯然失色了。

旁人痴痴愣愣地看着他,不由得想:也难怪,自己都长得这般妖孽了,又有什么美人能入得了你的眼?

那边很不堪地打趣着,裴若尘倒是不为所动,很礼貌地行了一礼,轻声道:“裴若尘见过王妃。”

伊人受宠若惊地点点头。

裴若尘也不再说什么,又欠了欠身,方朝喜宴的方向走去。

在他离开的时候,伊人闻到一股沁人的墨香,真所谓,心旷神怡啊。

直至裴若尘走出老远,伊人还停在原地发呆。

贺兰雪远远地看见了,虽然猜不出什么情况,却没来由得一阵心烦,挥挥手道:“怎么还不来人,送新王妃回房!”

王爷有催,自然走出两名侍女,客客气气地请伊人从角门出了前厅,往后院新收拾出来的新房走去。

虽然没有敲锣打鼓拜天地,伊人也不觉得什么,乐得清闲。

等不知道转了多少弯,穿过多少亭子,终于来到后院最深处的、所谓的新房前,伊人早已累得够呛。

也顾不上考究那房间装修得是否高档了,她大剌剌地推门走了进去,取了头饰,脱了繁琐地外套,便要往婚床上爬。

将伊人引进来的那两名侍女慌忙拉住她,道:“王妃,还是等王爷回来了再……”

“他也没让我等他啊。”伊人眨眼,挺无辜地说。

侍女语塞,一时答不上话来。

“安啦。”伊人见她们为难,也很贴心地安慰道:“你们就说不知道,在外面等着就是,我要睡了。”说完,她挺无害地笑了笑,然后踢掉靴子,呼啦啦地爬上榻,继续方才未尽的梦。

五彩缤纷的哈根达斯……

伊人很快地沉入了梦乡,可是梦里的,却并不是哈根达斯。而是一张,看着极舒服极舒服的脸,浅笑嫣然,温润如玉。

这一场梦不知持续了多久,伊人糊糊涂涂地听到外面簌簌的一阵跪地声,似乎有人在请安,说什么‘王爷吉祥’。

王爷?

她短路了半刻,终于意识到今天已经嫁为他人妇的事实。

今晚,正是洞房之夜。

桌上红烛垂泪,已将燃尽。

伊人睁开眼,透过微开的窗户,望着外面清冷的夜色,无星无月,夜黑风高,正是杀人放火时。

王爷来干什么?

难道不是直接打入冷宫?在打入冷宫之前,还要将她折磨一番不成?

伊人倒没有什么太强的贞观,何况那人又是她名义上的夫君。

作为以后安享富贵闲散生活的代价,她还是能忍的。

不过,能免还是免吧,毕竟,那个什么,还是很累人的说……

伊人正一心打着自己的小九九,那稳稳当当的脚步声,已经停在了房门口。

时间已不容她多想了,先熄灯再说。

她一骨碌爬了起来,摸索着想去熄灯,桌离床铺尚远,她伸手够啊够,还未够到桌脚,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

伊人被惊了一跳,重心不稳,半边身子跌了下来,倒挂在了床上。

这是她,一天中,第三次摔跤了。

伊人很郁闷。

大门前,冷眼看着房内景色的贺兰雪,同样郁闷。

方才探子说,伊家的二小姐是一个天生傻子,原先还不信,可是看见眼前狼狈的景致。

他已信了九成。

又傻又胖。

贺兰雪上当受骗的感觉越发浓重,直想转身就走。

也许过来看一眼她,这个决定本身就是错误的!

两人一上一下,面面相觑,再次陷入僵持。

由于篇幅限制,点我头像私信“ 闲散王爷 ”,收看余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