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头造型,搭配杀人于无形的“系簧枪”,安东·齐格突破了一般银幕杀手的固有形象,严格来说,他根本不算是一个职业杀手,他并不为了金钱而去杀人,和雇主达成某种交易。

如何理解《老无所依》里的经典蘑菇头杀手?

他是一个游离在人间的恶魔。

如何理解《老无所依》里的经典蘑菇头杀手?

《老无所依》整部电影中,他就杀了不下十个人。其杀人原因是电影史上一直被争论的议题。有的人他不得不杀,但有的人他其实没有必要杀,杀了反而会让自己的利益受损。那为什么还要杀?

如何理解《老无所依》里的经典蘑菇头杀手?

有几个可能。

如何理解《老无所依》里的经典蘑菇头杀手?

一是他觉得自己受到屈辱,很生气很不爽;

二是他觉得自己一个人就能够完成任务。

三是他有着一套行事原则,违背他原则的人等于犯了死罪;

先说第一种,他受到屈辱了吗?

似乎是有的。

《老无所依》讲述一个叫莫斯的大叔捡到钱,钱的失主(墨西哥毒贩)找了安东·齐格去追杀,之后老警察介入调查事件的故事。

安东·齐格本来是受雇去拿回这笔钱,然而毫无根据的,他没有按雇主的意思来,而是选择用自己的方式,从莫斯手中抢过这笔钱。雇主一看情况不对,估计是认为安东·齐格要独吞,于是感觉找了其他人去找莫斯算账。安东·齐格知道有其他人“抢生意”的时候显得有些吃惊,之后他愤怒地找到了幕后雇主,说找其他人来“帮忙”的做法很愚蠢。这相当于是质疑自己能力不足,不能完成任务,形同一种侮辱。

紧接着“有我就够了”这句台词,验证了第二种可能性,他确实是觉得自己一个人就能够完成任务,不需要任何人帮忙,更不用给他指指点点。所以在掌握需要的信息之后,一切与行动有关的人员,就可以退出了。他未必是想独吞,只是不希望有其他人影响他的工作,而人的生死在他看来并不那么重要,才导致了他和雇主之间的“误会”。

认识他的杀手同行卡森·威尔斯也说,只要你碍事,他就会杀死你。

安东·齐格的想法大概是,行,这事我帮你搞定,另外你那没用的手下也帮你解决了,不用感谢我。雇主的想法是,你TM把我人给杀了我还能相信你?

第三种则要考虑到面对卡森·威尔斯,以及莫斯的妻子的时候,安东·齐格为什么要杀,或者不杀。他分别和卡森·威尔斯,莫斯妻子之间的对话都十分有趣。他对卡森·威尔斯说,“如果你遵循的规则,把你带到这里,那你的规则又有什么用?”意思是说,你的那一套行事方式不管用。我按我的方式来,不需要你来干涉。卡森·威尔斯自认为很了解安东·齐格,他认为安东是一个有自己原则的人,金钱和毒品什么其实都不怎么在乎。他应该是觉得,安东只要拿到那笔钱就行了,但显然没有意识到,安东自尊心极强,任何人的“帮助”都是侮辱。至于安东到底有没有原则的问题,还需要结合他与莫斯妻子的对谈。

如果要说他有原则,那么这个原则就是自己说过事,就必须要办到,就像他答应帮雇主拿回钱,就一定要拿到。他说过要杀莫斯的妻子,所以就来“信守承诺”了。只是,在关键时刻,安东却再次掏出一枚决定生死的硬币,他把决定权交到了“命运”的手上。那他的原则岂不是要被打破了?只能说他打从心底里认可莫斯妻子的一番话,莫斯并不是自私地想要自保而不“救”妻子。他并不是完全不讲道理的人,既然杀死莫斯妻子道理上讲不通,又不能违背自己的“承诺”,他做不了决定,那只好交给硬币,也就是命运来做决定。

“安东·齐格只相信命运。”饰演安东的演员哈维尔·巴登这样形容他的角色。看来,相比“原则”,安东·齐格更遵从命运。

“我不能替你猜,这不公平。”

这句台词显示出了安东对命运的敬畏之心。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命运,他无权干涉,所以只能他不能替别人“决定”自己的命运。他认识到生命的渺小,按照“命运的指示”行事,而命运又是有些虚无缥缈的,不能确定的,所以他给《老无所依》带来了一种扣人心弦的悬念感。其他人根本无法按正常逻辑来推测,他杀还是不杀。因为命运根本无法百分之百地准确,预测对于安东·齐格的“命运论”,莫斯妻子给出了不同的看法。

“硬币不能定我生死,你才能。”

她认为决定命运的是人本身,把自己的生死交给一块硬币,太扯了。这与安东的价值观完全相违背。按照安东的逻辑,莫斯妻子的态度就等于不愿意面对自己的命运。人总是想让别人认可自己的想法,那么面对莫斯妻子的反驳,安东只能让她见识见识,什么叫做命运的惩罚。科恩兄弟形容安东·齐格是个谜一样的角色,他没有出生背景,没有具体的来历。

他是一个无法被彻底理解的恶魔,游离在人间,漠视秩序与人情,有着极强的自信和自尊,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只是恶魔再怎么强大,也逃不过“命运”两个字,《老无所依》的黑色结局就展示了命运的无常。

可怕的安东·齐格也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他不相信人们常说“人定胜天”,于是在上天决定捉弄他的时候,他只能选择接受。

没有任何抱怨,反倒是有些狼狈不堪。

是的,连恶魔也不能够胜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