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姓女孩起名这些名字超好听还带解释?

比如桃夭、灼华、南乔、永思、方思、采薇、其薇、成悦、简兮、静姝、燕婉、淇奥、舜华、舜英、子矜子佩、嗣音、清扬、同泽桃夭、灼华,来源于《桃夭》,是一首贺新娘的诗。诗人看见春天柔嫩的柳枝和鲜艳的桃花,联想到新娘的年轻貌美,“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夭夭是茂盛的样子,灼灼是鲜艳的样子,都是形容花朵娇艳的。宜室宜家的女孩子哦!南乔、永思、方思来源于《汉广》,是一首情诗,单相思的樵夫对着广阔的汉水抒发对女郎的相思。“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汉有游女,不可求思。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第一句是起兴,南乔象征美好的女子。思在这里是语助词,就是游泳、摆渡的意思,本意是“汉水宽广,女郎在彼岸,不能游过去,也不能乘舟过去”,在这里改为永思,纯粹觉得好听而已,方思也变为思念的意思了。采薇是一首写一位被遣戍边的兵士从出征到回家的诗歌,薇菜成为了像菊花一样的象征,是风骨的象征。采薇中,“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一句被称为《三百篇》中最佳诗句之一,但是并没有想到非常适合做名字的,所以挑了采薇。其薇来源于《草虫》“陟彼南山,言采其薇。”也是薇菜。这是女子思恋心上人的诗,非常有生活气息的,俏皮可爱又很热烈的诗。成悦就是著名的“邶风”里的《击鼓》篇。“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本意是战士间生死相照的情义,现在引申为生死不渝的爱情。本来是“说定好了”的意思,改为悦字,更适合女孩子,而且有欢乐的含义了。《简兮》全诗四章,第一章写卫国宫廷举行大型舞蹈,交待了舞名、时间、地点和领舞者的位置,第二章写舞师武舞时的雄壮勇猛,突出他高大魁梧的身躯和威武健美的舞姿,第三章写他文舞时的雍容优雅、风度翩翩。舞师的多才多艺使得这位女子赞美有加,心生爱慕。第四章是这位女性情感发展的高潮,倾诉了她对舞师的深切慕悦和刻骨相思。旧说《简兮》讽刺卫君不能任贤授能、使贤者居于伶官,现在多认为是卫国宫廷女子(贵族妇女或一般侍女)赞美、爱慕舞师的诗歌。静姝就是“静女其姝”,娴静秀气的女子。燕婉出自《新台》,诗歌本意是讽刺卫宣公强占儿媳的丑陋……我觉得这诗格调比较低……燕,安;婉,顺。指夫妇和好。《淇奥》赞美德才兼并备、宽和幽默的君子,充分展示了男子真正的美在于气质品格,才华修养,表达永远难以忘怀的情感。舜华、舜英,都指的是木槿花,来自《有女同车》,“有女同车,颜如舜华。将翱将翔,佩玉琼琚。彼美孟姜,洵美且都。有女同行,颜如舜英。将翱将翔,佩玉将将。彼美孟姜,德音不忘。”形容女子貌美可人。子矜子佩是男孩子……一时疏忽……嗣音来自《子衿》“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意为“传音讯”。表达爱恋与思念的。清扬出自《野有蔓草》,“野有蔓草,零露瀼瀼。有美一人,婉如清扬。”也是形容女子貌美可人。同泽这个我也不知道适不适合了,出自诗经的秦风《无衣》,全文“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本来是形容战士间同仇敌忾保家卫国,但“同袍”是汉服复兴者之间的互称,而且泽本意是汗衣……当时看诗经的时候还想到了好多好多的名字来着,现在一时半会儿记不得了,感兴趣可以追问。

杜姓起名,求寓意好的女孩名字?

比如桃夭、灼华、南乔、永思、方思、采薇、其薇、成悦、简兮、静姝、燕婉、淇奥、舜华、舜英、子矜子佩、嗣音、清扬、同泽桃夭、灼华,来源于《桃夭》,是一首贺新娘的诗。诗人看见春天柔嫩的柳枝和鲜艳的桃花,联想到新娘的年轻貌美,“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夭夭是茂盛的样子,灼灼是鲜艳的样子,都是形容花朵娇艳的。宜室宜家的女孩子哦!南乔、永思、方思来源于《汉广》,是一首情诗,单相思的樵夫对着广阔的汉水抒发对女郎的相思。“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汉有游女,不可求思。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第一句是起兴,南乔象征美好的女子。思在这里是语助词,就是游泳、摆渡的意思,本意是“汉水宽广,女郎在彼岸,不能游过去,也不能乘舟过去”,在这里改为永思,纯粹觉得好听而已,方思也变为思念的意思了。采薇是一首写一位被遣戍边的兵士从出征到回家的诗歌,薇菜成为了像菊花一样的象征,是风骨的象征。采薇中,“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一句被称为《三百篇》中最佳诗句之一,但是并没有想到非常适合做名字的,所以挑了采薇。其薇来源于《草虫》“陟彼南山,言采其薇。”也是薇菜。这是女子思恋心上人的诗,非常有生活气息的,俏皮可爱又很热烈的诗。成悦就是著名的“邶风”里的《击鼓》篇。“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本意是战士间生死相照的情义,现在引申为生死不渝的爱情。本来是“说定好了”的意思,改为悦字,更适合女孩子,而且有欢乐的含义了。《简兮》全诗四章,第一章写卫国宫廷举行大型舞蹈,交待了舞名、时间、地点和领舞者的位置,第二章写舞师武舞时的雄壮勇猛,突出他高大魁梧的身躯和威武健美的舞姿,第三章写他文舞时的雍容优雅、风度翩翩。舞师的多才多艺使得这位女子赞美有加,心生爱慕。第四章是这位女性情感发展的高潮,倾诉了她对舞师的深切慕悦和刻骨相思。旧说《简兮》讽刺卫君不能任贤授能、使贤者居于伶官,现在多认为是卫国宫廷女子(贵族妇女或一般侍女)赞美、爱慕舞师的诗歌。静姝就是“静女其姝”,娴静秀气的女子。燕婉出自《新台》,诗歌本意是讽刺卫宣公强占儿媳的丑陋……我觉得这诗格调比较低……燕,安;婉,顺。指夫妇和好。《淇奥》赞美德才兼并备、宽和幽默的君子,充分展示了男子真正的美在于气质品格,才华修养,表达永远难以忘怀的情感。舜华、舜英,都指的是木槿花,来自《有女同车》,“有女同车,颜如舜华。将翱将翔,佩玉琼琚。彼美孟姜,洵美且都。有女同行,颜如舜英。将翱将翔,佩玉将将。彼美孟姜,德音不忘。”形容女子貌美可人。子矜子佩是男孩子……一时疏忽……嗣音来自《子衿》“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意为“传音讯”。表达爱恋与思念的。清扬出自《野有蔓草》,“野有蔓草,零露瀼瀼。有美一人,婉如清扬。”也是形容女子貌美可人。同泽这个我也不知道适不适合了,出自诗经的秦风《无衣》,全文“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本来是形容战士间同仇敌忾保家卫国,但“同袍”是汉服复兴者之间的互称,而且泽本意是汗衣……当时看诗经的时候还想到了好多好多的名字来着,现在一时半会儿记不得了,感兴趣可以追问。